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休书
    现实就像一根根拔不掉的刺,深深刺进苏筱筱的身心,她已经记不清被伤多少次,她只知道此时此刻她早已心死,她所有的痛所有的苦只能独自往自己心理面咽,没有人了解她的苦,对于别的关心她也说不出什么,只知道很苦,很苦。

     一声雷鸣,将她的思绪拉回了现实,鱼儿已经被惊的四处散开,试图能找到自己的藏身之所。但却只能躲在荷叶之下,偶尔露出点点摆动的鱼尾,竟是另一种风景。

     “真羡慕”看了许久最终只能说出了这几个字,心里却充满苦涩,连鱼儿都有藏身之所,而现在她落魄的似乎连唯一的温暖之地都快被人掠夺而去。

     她很少哭,因为她的泪总是流在心里,她认为那是坚强,她不愿将自己的脆弱展现在别人面前,即便是成枫翊她也不愿他看见她柔弱的一面,所以在他面前她从来不曾流泪,哪怕连哽咽都不曾有过,如今成枫翊这般对她,她都不曾对他流过一滴泪,她知道其实她心里在滴血。这一刻她不想忍,不想伪装,不想再故作坚强,只想将所有的烦恼,所有的伤都用这泪水流出去,让泪水流进池里与水融和,让鱼分担她所有的苦。

     雨不留情面的落下,然而却表达了她此刻忧郁的心声,她没有躲,任由雨水落在她身上,为洗掉她满身心的伤痕。

     原本以为她还可以在这里独享一会儿这短暂的清静,却不想连这点心愿都得不到满足,眼睁睁的看着由远而近的浑身充满诱惑的身影,她便知道此刻怕是平静不了了。

     顾倾媚扭动这身躯一步一步的朝苏筱筱那边走去,没有行礼,就这么立在她身旁,打量了一会儿眼前的人儿,露出轻蔑般轻笑“哟!这不是王妃吗,妾身差点没人出来呢,这是怎么了,被雨淋成这样也不知道躲躲,看来这刺激受的不轻呢?”

     讽刺嘲讽的话对苏筱筱已没有任何作用,她仿佛没听见她的话般,仍旧盯着被雨水打着而晃动水波的池子。

     看着自己被无视的顾倾媚心里自是不乐意的,咬咬牙,毫不掩饰般露出阴险的表情,因为这个时候没人会注意到她的任何表情与行为,为了安全起见顾倾媚还是对身边的人命令到“你们都下去吧,本夫人想好好跟王妃聊聊。”

     “王妃还真是好雅兴,被这么大的雨淋着还能坐怀不乱,全思域国恐怕只有王妃一人吧。”说完仍旧用嘲讽的表情看着苏筱筱,见她完全没有理自己的意思,顾倾媚有些恼,这人就这么无视自己,好歹自己也是成枫翊的宠妃虽然是侧但她知道,要不了多久她就会代替了眼前之人的位置,现在王爷心里只有她,也许诺了她正妃的位置。

     用极轻柔的声音在苏筱筱的耳边低语“你知道为什么你现在会这样吗?你知道为什么你的东西会一点一点的落在我的手里吗?你知道你为什么留不住他的心吗?”说完便盯着苏筱筱的脸上,不错过她的任何表情,当看到她露出点点惊讶与不解的表情时,顾倾媚的嘴角划过一丝浅浅与得意般的笑意,看来她还是在乎的,只要提到他,她的表情就会显得不自然,只要她还在乎那么她的计划便成功了一半。

     苏筱筱本不想理顾倾媚,就是她夺走了她的一切,一步步逼着自己走向绝路,但听到她说的那些话时,心就算再平静如水也起了一丝涟漪,看了一眼顾倾媚便转过脸继续看着水里的东西,良久便吐出一句“为什么?”

     顾倾媚笑了,笑声很大,却被雨声淹没在空气中,仿佛那不是她的笑,但的的确确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甚是骇人,“想知道?我以为你会不感兴趣,其实呢也不是不能告诉你,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便告诉你一切。”

     依旧淡然的表情,不再理顾倾媚,她知道她的条件恐怕没那么简单。

     “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也没看苏筱筱是什么表情便直接从身上拿出一张纸,放在苏筱筱面前,当然是用伞遮住了,避免被雨淋湿,要知道这个东西可是她好不容易才让成枫翊写下的,她怎么可能让它出任何以外。

     淡漠的看了一眼,放在眼前的东西,待看清纸上的字时,眼眸不由的放大,连身子都有些发抖,她不敢相信顾倾媚手里拿着的竟然是休书,那休书二字在苏筱筱眼里是那么刺眼,那么屈辱,她怎么也不会想到成枫翊连休书都要这个女人拿来,这对她来说该是多大的羞辱,就算心在淡漠,遇到这样的事又怎能平静的了。

     被雨淋湿的衣物,便能清晰的看清楚苏筱筱此刻该是多么的愤怒,捏紧的手示意着她的忍耐,这时的她真的有种想要撕碎面前之人的嘴脸,但最终她还是忍了下去,因为她明白,如果她做了什么,那么他觉得不会原谅她,还有就算她没做什么,指不定这个女人也能做点什么事出来,想到这些苏筱筱便硬生生的将自己的怒气压了下去。冷冷的说了句,“我不会签,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顾倾媚快速收回手中的休书,乐呵的说“签不签随你,让你签字只不过是想让你走的明白清楚些,没想到你这么不识抬举,反正到时候王爷也会亲自给你,真到那个时候只怕你不收也不行。”其实顾倾媚想让她签字,这样她就能离开成枫翊了,毕竟成枫翊跟苏筱筱的夫妻关系是皇上下的圣旨是不能轻易改变,除非双方签字才算有效,不然就单单一封休书又何须一定要苏筱筱签字才可,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一口拒绝了,心里虽气,可却不恼,因为要这个女人签字的方法有很多种,这只不过是其中一种罢了。

     苏筱筱没有理会她刻薄的语言,仍旧目不转睛的盯着池里的东西,此刻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有多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让眼泪溢出。其实从发现他背叛自己到把那个女人娶回府再到之后发生的种种事情,她就知道迟早会有那么一天,只不过这一天似乎来的太快,快的让她措手不及。

     ------题外话------

     兄弟姐妹们一定要支持啊,多投票票,筱筱一定会高兴死的,憨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