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相信自己
    顾倾媚将她不语,以为她在思考,要不要签这个字,片刻后,见苏筱筱仍旧没有任何反应,原本压下去的怒火再次燃了起来。顾倾媚就讨厌她那自视清高的模样,好像谁都应该随着她的意思,顺从她那只是过去的事了,而现在所有人该顺从的人是她顾倾媚。

     想到这些心里不免有些幸灾乐祸,看着苏筱筱“你不知道吧,王爷跟你还没成亲之前,我与王爷就已经情投意合了,王爷要不是顾及你丞相府的势力,又怎么会愿意娶你,待你那么好也仅因为你是丞相之女罢了,你还真以为王爷会喜欢上你这样的傻女,他做这一切不过是利用你罢了,而你却什么都不知道,说来,丞相府现在的状况也少不了你的功劳,丞相有你这样的女儿还真是悲哀。”

     苏筱筱脸上仍旧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眉在不经意间向上抬了抬,便再无其他,“你们对我爹做了什么?”

     依然幸灾乐祸的表情“哼,想知道?告诉你也不妨。先声明不是我们把你爹怎么样了,而是他自己管不住自己贪财的心,偷了皇宫的一件稀世珍宝,而恰巧被皇上抓住了而已。皇上可是念在是九王妃的份上才没牵扯于你,不然你认为你还能这么安然的坐在这里。”想想还真是可恨,皇上居然不怪罪与她,原本是等着要看她落魄的样子的,没想到到头来却落空了,不过结果也好,至少丞相那老头不会在与王爷做对了,说来也真是生气,王爷明明是丞相的女婿,却总是与王爷争锋相对。

     泪终究是止不住的溢了出来,和雨水混合在一起,根本分不清在她脸上的是泪是水,心终究还是疼得,只因为那个女人提到了她爹爹,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成枫翊和顾倾媚两人的计划,爹爹的为人她最清楚不过,丞相府里不缺钱,而且爹爹平常经常接济穷苦人家,又怎么会贪婪别人的东西,再说只要爹爹想要他有什么东西得不到,而且方法也多的很,为什么偏要用偷的,用最差的方法,光想想都觉得不可能,爹爹一直都以简朴自居,也一再告诫哥哥姐姐们做人要诚信,要光明磊落,他自己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要她相信爹爹会偷东西,她死都不信。

     也不知道爹爹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在牢里好不好,冷不冷,吃的好不好,会不会怪她,怨她,其实她知道牢里肯定不好,虽然不曾见过,可也能想象的到,顾倾媚说爹爹出事的事和她有一定的关系,只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她却想不到。都是她不好,做错了事,却还自知。

     她知道这件事恐怕已成定局了,不然顾倾媚也不会告诉她,让她知道只不过是想刺激她而已,看她笑话而已,她又何必让她如愿以偿。

     雨淋的她有些冷意,可她却完全不在乎,她心乱如麻,表面却什么也看不出来,经过这些事她早已学会了伪装,学会了淡然。除了她在乎的人,其它人对她来说,做什么事,说什么话,都毫无意义而言。

     果然顾倾媚看着没有任何表情的苏筱筱,再次开始了讥讽与轻蔑的话语“看来你还真是无情,父亲都这样了,居然还能无动于衷,丞相真是悲哀的很。”顾倾媚还想说着什么,却被苏筱筱的一句“你很烦”打断了她接下来要说的话,愣了片刻。但随即又像没事人一眼看着苏筱筱“我啊,就是要你烦,就是要你知道,能像我这样一次说那么多话的感觉有多好,不过还真是期待能有随心所遇的说话那天,不过我想恐怕永远也不会有那么一天。”说完便哈哈大笑了起来。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她就是想看苏筱筱被这么大的雨淋着到什么时候,看她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光是想想她晕倒后的模样,顾倾媚都觉得心里异常的愉悦。

     “唉,也难怪你抓不住成枫翊的心,就你这呆愣的模样和惜话如金的性格,你也抓不住他的心,要不妹妹我就委屈点教你两招,保证一招见效,二招就让他对你疼爱有加。”

     “谢谢,不用了”原本苏筱筱是不想回答她的,只怕不回答她,不知道又会说出什么话来,她不想听,因为顾倾媚真的很烦。

     现在就算一再忍着怒火不发的顾倾媚,也仍不住要爆发,因为她的安然,让顾倾媚有种被忽视,被轻蔑的感觉,连个笨蛋都说服不了,光想到这些,她以后还怎么在下人面前立威,表情突然变得有些狰狞,声音也打了不少,但在雨水的冲洗下,也就勉强比之前听的更加清晰些而已。

     双手叉腰愤愤不平的看着身前的人狠狠的说道,“你还不知道吧,这池子在建造时便是为我建造的,因为我说我想要一个这样的池子,所以他就吩咐人造了这里,包括这里的一切刚开始都是为我建造的,只不过是以你的名义而已,因为我当时无名无份,所以只好说是为你,这样王爷及建造了这些东西,又获得了你的放心与信赖,何乐而不为。说到底这一切都怨你,原本王爷就打算将我娶进府的,要不是你哭着闹着说要嫁给王爷,你爹也不会去求圣旨,所以今天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你等着把很快,你所有的一切包括丞相府的一切都会是我的,你的一切一切都会归我所有。我会像夺走这里的一切般夺走丞相府的一切,你就等着看好戏吧。”说完便哈哈大笑了起来,待看着终于有些反应的苏筱筱,她才满心欢喜的离开。

     没有人的时刻,她永远不会那么平静,直直的看着顾倾媚离开的背影,眼里的恨意仿佛腰间前面的人撕碎般。

     她恨顾倾媚恨成枫翊更恨自己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听顾倾媚说的很快,那是不是以为这她的目的还没达到,既然没达到那是不是以为着她还有机会想办法,想到这里不免有些心急,“对!想办法。”她的好好想想。

     想到这些她不禁觉得自己好失败,在出事之后竟然没有一个可以帮忙的人,没想到自己竟然如此不堪,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朋友,曾经她信任的人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背叛她,成了她丈夫的侧妃,光想想就觉得讽刺,而自己居然连一句不平的话都说不出来。

     既然没人可以相信,那么就靠自己好了,她就不相信自己如此无能什么事都做不了。

     ------题外话------

     字太少了没人看吗?有点难过啊,不过还是坚持吧,付出总不能这么快就放弃了吧,友友们帮帮忙啊…。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