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战,烈血嚎猪
    “人与妖兽最大的区别,便在于人类得享于上苍赐予的:智慧!”

     “根据那本书中记载的几例,人类与妖兽间的遭遇之战。除非是两者之间的实力,存在绝对无法跨越的鸿沟。此外,多数的例子中记载,都是人类以弱胜强为终。”

     “而他们依仗的,往往便是妖兽所不具备的战斗智慧!”

     看着距离自己只有五米距离,那只刚刚从灌木丛中窜,两根血一般妖艳的獠牙,在月光的映衬下,正闪动着点点寒星的烈血嚎猪。

     想通了这些,心中已然有了计算的他,一抹jīng光从其的眼中闪过。

     然后,池轩突然将右脚朝着一旁的地面,微微地挪开了一寸,落在了从道路两旁生长高大的老树枝干上,飘落在地面之上的一片落叶之上。

     “啪!”

     一道细如针落般的声响,轻轻地在夜sè山岭之上荡起,传入到了正瞪大着血红sè的双眼,死死盯住被其视之为猎物的池轩的烈血嚎猪狭小的耳中。

     “吼!”

     一道宛如虎咆狮吟般的咆哮声,从烈血嚎猪猛然张开,里面长满了一颗颗尖锐森寒利齿的血盆大口之中发出。空气之中顿时荡起了一圈复一圈的声波涟漪,打破了这片深沉幽暗的夜林之寂。

     尔后,池轩便看到这只烈血嚎猪,猛地扬起它那对粗壮结实的宛如块块磐石筑成的后蹄,狠狠地朝着地面一蹬。在一片尘土激昂起落之间,烈血嚎猪那三米多长的身体,如同一辆战车般,顶着嘴角旁那对如长枪般泛动着点点寒芒的獠牙,朝着对面的池轩轰然撞去。

     对面,早在烈血嚎猪发出那道震耳yù聋般的咆哮声的同时。池轩也已经横着身体,朝着道路右侧那片树身修长,冠首叶繁的杨树林,三步并两的窜了进去。

     所以,当对面的烈血嚎猪低昂着脑袋,顶着一对血一般妖艳的獠牙,迈开粗壮地四蹄

     ,朝着他冲去之时。已经窜进树林之中,正左突右钻的池轩,已然将两者之间的距离,拉开到了十米之外。

     可惜的是,池轩进入的这片树林中生长的树木,多为落叶乔木系的山杨树。同时也是在青峦山上,唯一的一片后天移植栽种的山杨林。

     据说是十年前来到青澜城任职的雷城主,因为其女喜爱山杨之故。才在三年前将漫山皆是矮木灌丛的青峦峰,愣是圈出了一片面积足有千米长宽的山杨林。花费大量人力物力,将原本生长的矮木灌丛移去,换上了山杨树种。

     此刻池轩跑进的这片树林,正是那片三年前才刚刚种下的山杨树林。因为种植年限的缘故,这片杨树里的山杨,此时多数都为四米来高的树身,树身圆径则约在g rén大腿粗细。

     而身长在三米开外,浑身皮肉结实的宛如磐石般,又顶着一对足有手臂粗细狭长獠牙的烈血嚎猪。面对着它甩开四蹄之后,全力奔袭之下,那宛如战车般横冲直撞,犹如攻城炮锤一般的破坏力。

     这些在栽种之时,树与树间的距离,保持在约有三步宽的山杨林。能够起到的唯一作用,仅仅就是在两者接触之际,对其造成瞬息的一滞之后。

     然后,便在烈血嚎猪强悍的破坏力下,如摧枯拉朽般,在其所过之处,纷纷树折干断,留下一地狼藉遍野,残枝落叶纷飞。

     前方,正左突右钻的在山杨林中迅速穿行奔走的池轩。听着从自己身后,那不断响起的爆裂声。即便不用回头,他也能够想象到,在宛如战车一般全力冲撞下的烈血嚎猪,能够在自己的身后那片山杨树间,造成何等狼藉的场景。

     即便如此,他却始终保证着自己在山杨林中穿行的身体,没有出现丝毫的停滞,始终保持同一频率移动着。

     始终让自己的心神,沉寂在一片不受外界干扰的冷静中。在脑海之中,则是在不断分析,计划着,自己接下来的一举一动。

     “以我在林中奔走的速度,加上我现在所处的位置,只需要三分钟时间便能跑出这片山杨林。而在山杨林后,则是一片种植着诸多灌木林植株的矮木丛。”

     “然而,一旦进入矮木丛中,仅凭矮木丛中生长的那些灌木类植株。对于体型庞大,躯体坚实的烈血嚎猪而言,根本就起不到任何拖延它速度的作用。”

     “所以,一旦进入那片矮木丛中,以烈血嚎猪的速度。它必然能够在片刻之间,将我好不容易以山杨林为阻,与它拉开的距离抵消。”

     “届时,一旦在矮木丛中被其追上。在那片矮木丛中,本就实力不如烈血嚎猪的我,又无法占据相应的地势之力,恐怕就真正的死路一条了。”

     “所以,那片矮木灌丛,对我而言乃是一处绝不能进的必死之地!”

     想通这点的池轩,原本正迅速穿梭在林间的身体,突然猛地一滞,停下了脚步。

     然后,朝后转过身去,目光凝重的落在了距离自己十多米外。那只浑身赤红如血,体躯庞大,正瞪大着血红sè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池轩。犹如一辆战车般在林间摧枯拉朽般,横冲直撞的朝着他奔袭而来的烈血嚎猪身上。

     “如此一来,这片山杨林便是此刻的我,唯一能够选择的决战之地!”

     转过身来,选择直面烈血嚎猪的池轩。他明白,此刻的自己,可以说是前路已绝。若还想争那一线生机,那便只有依靠自己自身的本事了。

     所以,转过身来的池轩,凝重的目光仅仅在烈血嚎猪的身上微微一滞之后。

     体内蓄气境五重天的灵力,便已然全力运转开来。一股温润如玉般的暖流,从池轩小腹处的丹田气海之中升起,分化出一缕缕如潺潺流水般,绵延不绝的灵力,涌向了池轩身体百骸四肢各处。

     尔后,右脚脚跟随之抬起,将身体重心倾注在绷紧的五根脚趾之上,脚前跟紧紧的抵在地面之上。

     下一个呼吸间,他便将踮起的脚后跟,势若千钧般的落下,踏在了地面之上。在其右脚落下之处,落叶枯枝,黄沙烁石顿时随之崩飞开来。与此同时,一股从地面上反馈而回的劲力,随之通过池轩踩着地面的右脚,涌入到他的身体之中。

     感受到这股地劲涌入体内的池轩,上身腰腹猛地一扭。将这股涌入体内的劲力,与在他体内流转开来的自身灵力一起牵引到了其右手肩肘之上。

     下身双脚随之迅速的踏出几步,在那道融合了自身灵力的地劲被带到他右手肩肘处的瞬间。那只早已攥紧握成拳状的右手,连续朝着身体移动到的几颗山杨树前,右拳视若雷霆般的连续砸出了数十下。

     五道淡淡的金光,迅速从池轩的右拳之上闪过,然后......

     咔嚓,咔嚓,咔嚓........

     一道道由树木缓缓折断,分离之时的摩擦之声,在池轩耳旁响起。与此同时,一股强烈的酸麻感,也随之将他的整只右手覆盖麻痹。

     “果然,不管什么样的情况下,力的相互作用始终存在。”

     目光落在对面,那只在池轩出拳砸向山杨树时,已经从二十多米之外,奔袭到距离池轩还有十米左右距离的烈血嚎猪。右手手背上,沾满了猩红sè的鲜血和青褐sè的树皮混搅之sè的池轩,嘴唇微微一动,轻声念道:

     “三,二,一。”

     咔嚓..

     轰.........

     半空之中,一道道黑影从池轩眼前从上而下接连划过,砸向了已经来到池轩身前仅有三米远的烈血嚎猪身上,响起一道剧烈的轰鸣声来。

     前方,池轩目光所至之处,则是十数颗树身上截折断,仅剩一截下身的山杨树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