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烈焰飞针
    第十章烈焰飞针

     “不过,虽然战斗的进程,一直在我的算计、控制之中。但是,这烈血嚎猪的实力,的确不愧为相当于练气九重境实力的一阶巅峰妖兽。”

     “我已经提前将体内灵力运转到右手之上,然后挡在了小腹之前,来抵御它这一撞之力。可即便如此,我还是感觉到自己的小腹处,至少有两根肋骨被其撞断。”

     “现在,虽然将青铜匕首刺入烈血嚎猪体内。可是要等我涂在匕刃上蕴含的毒素生效,至少还要三分钟时间!”

     “所以,接下来的战斗目的。便是在因为受伤,而陷入暴怒之中的烈血嚎猪攻击之下,坚持三分钟时间。”

     背靠在山杨树前,注意到对面那只烈血嚎猪的后蹄,正在不断的后蹬,扬起片片砂石这一情景的池轩。悄无声息地,缓缓将原本按在小腹处的右手移开,右手上的五指关节,微微颤动着,伸缩着,目光一动不动的,紧紧盯住对面的烈血嚎猪身上。

     吼!!!

     一道从烈血嚎猪咧开着的狰狞大口之中,发出的咆哮声,将它与池轩间这短暂的平和打破。

     只见浑身赤红如焰的烈血嚎猪,猛地将其粗壮而强健的后蹄,狠狠地朝着地面一蹬。在地面之上,随着尘起飞扬的枯叶黄沙飞舞中。烈血嚎猪那道三米多长的身体,宛如一道点**sè的火焰烈车般,势如破竹般的朝着背倚着树身站着的池轩撞去。

     “好快!!!”

     虽然,早就从轩晨留下的记忆中了解到,受伤之后的妖兽,往往能够爆发出比之完好状态还要更加强大的战力。所以,池轩才会在一匕将其重创之后,非但没有半丝的怠懈,反而更加jǐng惕的注意的烈血嚎猪的反应。

     但是,只有身临其中之中,他才深切的体会到为何轩晨的记忆中,会说受伤之后的妖兽,要比未曾受伤的妖兽更强三分。

     就如此刻,这只背脊右侧的腹背处,依然插着那柄木匕的烈血嚎猪。此刻朝着他冲撞而来的速度,既然比其它刚刚还未受伤前,还要为之快上三分。

     而池轩,却因为在刚刚烈血嚎猪的一撞之下,身体受创,导致他的闪避力也随之下降。

     此消彼伏之下,相较池轩而言。烈血嚎猪此次朝着自己奔袭而来的速度,要比之前快至少一半以上。

     所以,当烈血嚎猪那对闪烁着点点寒芒的獠牙,已然来到距其不足一尺之处,径直的冲着他的胸膛腹部刺去之时,他明白自己已经避无可避。

     然而,若是真的避无可避,那么以烈血嚎猪那对犀利的獠牙之力,自然是难免一场开膛破肚之景。

     “避不开,那就不用去避!”

     明白自身处境的池轩,眼中顿时有一抹厉sè闪过!

     这一刻,池轩做出的选择,仅仅是将其下身右脚迅速朝后退出一步,左脚关节内曲,紧挨着身后树身的身体随之朝前倾去,整个人如长弓之形站定。

     尔后,垂落在身体胯部两侧的双手,如鹰爪般握定,目光如隼般的落在朝着自己冲来的烈血嚎猪身上。

     下一秒,就在他刚刚俯身屈膝,身如长弓之形站定的下一秒。

     顶着一对赤红sè獠牙的烈血嚎猪,也已经冲到了池轩的跟前。那对森寒锐利的獠牙,只需在一瞬的功夫,便能将眼前的池轩贯穿。

     锐利森寒的血红sè獠牙,心跳越发快捷的胸膛心房,两者之间的间距,仅仅剩下不足一尺距离而已。

     隔着身上穿着的青sè外衫的池轩,依然可以感觉到那对距离自己还有不到一尺间隔的血红sè獠牙之上,吞吐而出的寒意。

     下一秒,池轩果真感受到了从烈血嚎猪这对血红sè的獠牙之上,涌入自己体内的透骨之寒。

     因为,就在那对血红sè的獠牙,朝着他胸膛心房撞去的一瞬。池轩那双一直垂放在胯部两侧的双手,也已闪电般的速度朝前探出,落下。

     然后,在锐利的獠牙尖端,与其胸膛心房间隔不过寸厘之际,五指如扣般的死死握住了烈血嚎猪那对赤红如血般的獠牙。

     与此同时,一股足有千钧之劲般沉重的冲击力,从他握住烈血嚎猪獠牙中,涌入到他的双手之中。

     这股力量之强,瞬间便将池轩双手的虎口崩裂,殷红的鲜血随之淌落下来。而覆盖住池轩双手之上的衣袖,自其袖口而上蔓延至肩膀处,也随之纷纷崩裂开来,化作一块块片缕残布四溅横飞。

     随后,池轩暴露在空气之中的双臂皮肤上,一根根青sè的经络,就如同深埋在地底之下的老树盘虬纠缠的树根一般,密密麻麻的浮现在皮肤表层之上,仿佛随时要破皮而出一般朝外凸出着。

     池轩原本呈弓形站定的身体,在他的双手握住烈血嚎猪獠牙的同时,便被那股涌入双手的巨力击退。背脊重重的撞在了身后靠着的那颗山杨树树身之上,一道道左右纵横交错的裂痕,迅速在其身后的那颗山杨树树身之上蔓延开来。

     而他那双紧紧抵在地面之上的双脚,则是随之朝下地面,陷入了足有三寸之地。

     池轩原本苍白的双颊上,也随之涌去了一抹异样的红cháo。随后,一口难以抑制的鲜血,随之从他的口中喷出。

     “噗!”

     即便如此,嘴角挂着血渍的池轩,仿佛感受不到从自己后背处,不断涌入体内的那股烧灼感一般。

     已经淌满了自己鲜血的双手,依然死死的握住烈血嚎猪那对赤红如血般的獠牙。眼神瞳孔之中,充满了一种疯狂之sè的盯着对面的烈血嚎猪。

     在其苍白的面孔上,一根根暴凸的青筋,盘踞在其前额之上。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不断地从其鬓角,额端滑落。

     “咳、咳!!”

     又是一阵刻意压抑着的咳嗽,不可避免的从池轩口中发出,与其相随的是一道从他抿紧的双唇间,缓缓淌出的鲜血。

     就在这时,似乎这才注意到自己的獠牙,并未将眼前这个将自己刺伤的可恶猎物洞穿的烈血嚎猪。血红sè的双瞳之中,闪过一抹在目光紧盯着它的池轩看来,代表着危险含义的光芒。

     然后,池轩便看到站在自己面前,被自己将其獠牙紧紧抓住的烈血嚎猪。在其从脖颈处开始,沿着背脊蔓延至尾臀骨处,那片宛如钢针般直立的赤红sè鬃毛上。突然齐齐亮起红光,在其背脊之上练成一片,化作一道燃烧烈焰,划破了这片山杨林的漆黑寂静。

     “烈焰飞针,一阶妖兽烈血嚎猪唯一具备的妖术,相当于练气士施展出的攻伐之术。是将烈血嚎猪储存在其体内妖核之中的妖力,汇集到在其背脊上的赤红sè鬃毛之上,化作一片具有穿石洞钢之力,并内蕴烈焰之能的烈焰飞针。”

     在注意到烈血嚎猪背脊之上的那片赤红sè鬃毛,齐齐亮起红芒的同时。池轩的脑后之中,也随之浮现出来自于轩晨过去的记忆,关于烈血嚎猪的烈焰飞针记载。

     妖兽,之所以要以妖为名,而区别与野兽。其中最大的原因,便是因为在妖兽体内存在着一枚储存着妖力的妖核。而妖核对妖兽而言,就如同练气士之与体内气丸的关系。

     练气士通过修炼,壮大体内的气丸,最终达到将修为提升的目的。而妖兽,同样是通过修炼体内的妖核,达到朝着更高阶进化的目的。

     而储存在妖核之中的妖力,就等于蓄存在练气士气丸之中的灵力一般。灵力的存在,是能够让练气士施展出强大的攻伐之术。而妖力的存在,自然也是为了让妖兽,释放出其天生就具备的妖术。

     虽然早就从轩晨的记忆中,了解到烈焰飞针的这一妖术,池轩也一直在小心防范着烈血嚎猪随时可能释放出的这一妖术。只是出乎他意料的是,烈血嚎猪出于对战斗的本能,既然会让它选择在这种情况下释放出烈焰飞针。

     即便如此,他还是在烈血嚎猪的背脊上,如烈焰般燃起的鬃毛,练成一片火焰的同时。池轩那紧握着烈血嚎猪一对獠牙的双手,随之松开。

     然后,配合着他下身那只踩在地面之上的左脚,猛地踮起脚跟,身体重心紧随其后,顺着他刚刚抬起,又猛地落下的左脚脚跟下压的动作。

     原本刚刚松开,两只掌心紧贴着烈血嚎猪獠牙的双手。借着下半身动作,从地面之下涌起的这股反震之力,狠狠地按在了烈血嚎猪的一对獠牙之上。

     顿时将正瞪着一双血红sè瞳孔,死死盯住眼前池轩的烈血嚎猪,硕大的脑海压得随之朝下一沉。而他的身体,则借力一跃而起,窜到了半空之中。

     与此同时,一根根粗细宛如钢针,组成一片绵绵火雨之态般的烈焰飞针。正好从烈血嚎猪的背脊之上,由下而上朝着身体刚刚跃上半空的池轩,迎面飞shè而去。

     今天有事,更新完了。见谅见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