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十四章 城卫军至
    青澜城,这是一座存在已有数百年历史,全城皆由唯滨海域独产的青澜石筑成的小型城池!

     青澜城全城占地,自南朝北,从东到西,长宽纵横约三百里地。按照其东南西北之方位,

     被整齐有致的切割成:东西南北四大城区。

     而受命于滨海域域主府,统管着青澜城的城主府便坐落在青澜城的东城区域之中。而剩余的三大城区,则分别坐落着在青澜城传承数百年的三大旺族:西城李家,南城莫家,北城余家。

     其中,在青澜城城东占地十数里的城主府南侧,是一片蔓延十数里的宽阔校场,以及一顶顶沿着校场西面,连成一片的青sè大帐。

     城卫营,青澜城城卫军驻扎之地!

     城卫军,这是一支由城主府出资组建,人员从其所属城池之中的居民中抽调,数量大约在千人左右,受命于青澜城城主的军队。

     城卫军内,共设有十名百人小统领,两名副统领,以及一名总统领。而想要成为城卫军统领者,其修为最低需达到御气境的炼气师方可。

     城卫军的职责,除了每rì要抽调出一定数量的城卫军,负责沿青澜城巡逻,管理青澜城的rì常运转,居民安生外。

     城卫军们更多的存在,则是作为城主府的私军,负责专门处理城主府的一应事宜。包括为居住在城主府内的那些贵人们,处理一些他们不想看到的,或是不喜欢的人或事。

     曹康,今年二十有三,留着一头黑sè短发,身形高挑,长相亦是俊朗不凡。唯其双眸眼眉略显狭长,为其平添了一股yīn寒之意。而他,便是负责青澜城统领城卫军的两名副统领之一。同时他还是城卫军的总统领,城主府总管事雷烈的义子

     此时,一身青sè城卫军制式戎装的曹康,正一脸肃然的站在城卫营的主帐之中。在他面前的是身穿一件青sè长衫,身陷在一张檀木大椅之中安坐的雷烈。

     “康儿,一切便按方才为父所言照做!此事,已然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骤雨所耽搁三rì,若在不抓紧办妥,恐会惹得小姐不喜。所以,你现在便马上带上几名随行城卫军,将此事办妥去吧!”

     听到雷烈的话,曹康双肩猛地朝上一抖,似一杆长枪破空刺出一般,脸sè肃然的对雷烈应道:

     “康儿领命!”

     尔后,转过身去的曹康,一手将拉这顶大帐的门帘拉开,迈步朝外走去。

     一炷香后,面sè淡漠的骑着一匹棕sè大马的曹康,领着身后六名同样骑着马匹坐骑的

     城卫军,朝着青澜城后的青峦山上,那处雷烈方才话中告知的位置赶去。

     一个时辰之后,当曹康与随行的六名城卫军下属,已经站在了距离雷烈所言的目的地,仅有百米的山道上之时。一行七人脚下穿着的那双青sè长靴,则皆已沾染了大片的泥泞,附着其上。

     放眼望去,虽说还有百米的距离。但站在七人前头的曹康,还是清楚的看到,那处与周围整齐生长着的山杨树,形成鲜明对比的一片狼藉之地。

     “就是那里了!”

     听到曹康的话,站在他身后的六名随行城卫军中,站在左侧头位的那名城卫军顿时开口说道:

     “头儿,我是真搞不懂总统领的想法,不就是两具尸体而已,为什么还要我们特意赶来一趟处理。等过段时候,自然会有这青峦山上的妖兽游走之际,将其果腹啊?”

     此话一出,站在其身旁的其余五名城卫军虽未开口,但从其脸上随之流露出的神sè可以看出,显然他们也是抱着和此人一样的想法。

     他们都想不通,就因为这样的一件小事,甚至还要由曹康这个总统领雷烈的义子来亲自带队处理。

     唯有站在他们前方的曹康,早就在今早雷烈将此事交由他办之时,就已经将个中原因告知曹康。

     虽然,在曹康的心中对于那位城主府的大小姐,一直不甚喜欢。但是,毕竟人家的身份地位在哪儿摆着,更何况还是义父雷烈亲自吩咐。

     所以,尽管在他心中对于这个命令也觉得有些荒谬,但他还是依照雷烈吩咐领人来此。

     想到这里,曹康的脑海之中不由的浮现出那道粉sè的婀娜身影,其面庞之上的那双狭长眼眉,顿时为之轻轻皱起。

     站在曹康身旁,那名之前最早开口的城卫军,顿时注意到了曹康脸上的神sè。心中顿时为之一动,脸上随之拿捏出一副不忿之sè,继续开口说道:

     “头儿,不是我李山话茬子多,而是我实在是想不通啊!就这样一片鸟不拉屎的山杨林,以后还要专门派一些弟兄,rì夜在这片山杨林外巡守,不能让其遭到任何破坏?”

     “这,根本就是在折腾人嘛?放着大好的城区巡视不干,非要在这青峦山上巡视!就这样的一片山杨林,除了偶尔会有些许妖兽经过,那里还有什么东西值得巡守的?”

     从他的言语之间,可以感受到这名城卫军,对于要来青峦山巡守这片山杨林的这件任务,充满了抵触和不忿之意。

     “哈哈,三哥你会如此不爽的原因,恐怕是怕冷落了你家隔壁那个俏寡妇刘氏吧?”

     “对啊,对啊!听说三哥你最近才把刘寡妇弄上手。恐怕是因为这炕还没有暖热乎,这才憋着这么大的火气吧?”

     “要说那刘寡妇,先不提那长得也算有模有样的小脸蛋,光是那一身风韵有致的丰硕身材。三哥,你可千万不要陷进去,让那小娘皮给吸干了啊!”

     “哈哈,小张说的不错,三哥你要是在挨不住那刘氏。就别死撑,趁早滋个气,兄弟们都可以为你帮衬,分担一二的!”

     “哈哈.....”

     那名自称李山的城卫军,口中的话刚刚说完。与其并排站着的另外五名城卫军,顿时哄笑着将其话茬接下,对着被他们称作三哥的李山笑着开口说道。

     李山,今年已经三十有六。因其原本在加入城卫军前,乃是青澜城内有名的泼皮赖子,也算是青澜城中的一号人物。在加入城卫军后,因其本就年长,又在其家中排行第三之故,所以被多数城卫军称之为三哥。

     李山此人,虽然其外在举止粗鲁不堪,但却是一名实实在在的jīng明人物。对于一些手段谋略,都颇为擅长,故而在其进入城卫军中不久之后,便被曹烈列为心腹之人。

     同时,李山本人自身也是一名御气境二重天的炼气师,职任城卫军十名小统领之一。

     别看此刻诸人如此讪笑李山,那只是因为在场的其余五名城卫军,都是往rì里与李山相熟之人。所以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和他开着玩笑,若是换做别人,又怎敢如此?

     听到其余五人的这通取笑和打诨。相貌普通,身材适中,在其右颊之处,有一道疤痕,从其眼角下端,延生到其嘴旁,显得有些狰狞的李山。顿时转过身去,嘴角一咧,其右颊之上的那道疤痕,顿时为之一颤的大声说道:

     “扯你们娘的犊子,就你们三爷我这身板子,还怕降伏不了那刘氏小娘皮子,还需要你们这些毛都没有长齐的小犊子们帮忙?要真让你们这些小犊子们,上了那刘氏小娘皮子的炕,还不把你们这些小犊子们,抽的似那橘皮一样干瘪?”

     闻言,这五名看其长相,最为年长者也不过刚刚双十出头而已的城卫军,顿时便有三人的脸上,随之有窘态流露。

     其余两名稍为年长者,看着神sè之间一片自得的李山,正yù开口反驳之际,耳边却突然响起了曹康那略带冷冽的声音:

     “禁声!”

     身前,面无表情的曹康,在发出这道声音之后。站在他身后的李山等人,同时注意到了曹康的右耳耳垂,微微地颤动了一丝。

     然后,他们便看到曹康的左手迅速反转,将其背悬在身后挂着的楠木长弓摘下。右手则是同样朝后反转,从在他挂在后腰的箭筒之中,抽出了一支青sè箭矢。

     握弓,搭箭,拉弦,出箭!

     这一连贯的动作,没有丝毫的停滞,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青sè的箭矢,顿时化作一道青sè的流光。如同一道掠过夜空的星辰之尾般,掠向了百米之外的那片山杨林间。

     听声辩位,百步穿杨,仅从曹康这一箭之中,便可看出他在箭术之上的造诣,绝非常人可比。

     尤其在站在曹康身后,亲眼目睹着曹康拉弦开弓,搭箭飞shè这一幕的李山等人眼中。他们只来得及捕捉到曹康摘弓,取箭,上弦,松指的一系列动作之残影,那道青sè的流光,便已经从他们的视线之中掠过,化作一道破空星光流矢而去。

     砰!吱..........!

     下一秒,连续两道一短一长,分别不同的声音。从他们的目光追溯之中,那道青sè流光shè向的位置响起。

     与此同时,站在他们身前的曹康冷冽的声音,也随之在他们的耳旁响起道:

     “死活不论,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