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十九章 箭声,林静
    “只有两名城卫军在此,说明对方也不曾料想到我会通过蛇串儿离开,所以才派出两人而已。但是,那枚烟火弹已经发出,其余的城卫军看到之后,必然会迅速赶到此地。

     如今,知晓了我是选择蛇串儿离去,那么他们必然会加派人手在下山的出口处等我。而且,已经连续有三名城卫军折在我的手中。

     若我是此番负责调集城卫军,抓捕我的人。那么,必然会让手下的城卫军,聚集在一起行动,以防被我逐一击破。

     而在这条路的下山尽头处,甚至还会有御气境的炼气师,等着我的出现。”

     看着躺倒在地上的两名被自己打晕的城卫军,池轩的目光移到了十几米外,那条被两旁灌丛簇拥着的羊肠小道。那里,便是蛇串儿蛇腹以下,通往下山之处的蛇尾一截道路。

     “必须要趁着他们还未布置好一切之前,迅速离开,否则一旦等他们反应过来,就真的逃不掉了。毕竟,凭我现在的实力,虽然还未达到蓄气境巅峰的九重境。但是,因为有这柄青铜匕首的关系,御气境以下的练气士我都可不惧。”

     “但是,若对方有修为达到御气境的炼气师出现,我便没有把握能够应对。而且,一旦对方派出的练气士超过三名,我也会被其拖住,那就真的是插翅难逃了!”

     须知,蓄气境练气士。他们只是掌握了将体内灵气暂时汇集于身体某一处上,达到其蓄点爆发之效。其灵力蓄集之处,无论是其手,脚,膝,肘,皆可在灵力蓄持之下,暂时爆发了数倍之威。另外,若是将配上修习的攻伐之术,则可将灵气蓄于招式之中,使其威力倍增。

     而达到御气境的炼气师,不仅可以将体内灵力汇集到身体一处之上,其威力要远超蓄气境修士的蓄气爆破之威。

     更可以将体内灵力,附着到随身的兵刃之上,加强其兵刃的威力不说。还可以将炼气师自身修炼的练气法门中包含的属xìng,如水火风雷,附着到其兵刃之上。

     更有甚者,还能御使体内灵力外放,在体外凝灵成质,挥发出种种强大的莫测之力。就如同,池轩之前遭遇的那只烈血嚎猪施展出的妖术:烈焰飞针一样。

     正是因为炼气师的强大,修为达到御气境的炼气师们。他们在青澜城内的豪门家族之中,都是被作为上宾客卿来对待。

     “之前那支从林外破空而入的青sè箭矢,很明显便是出自一名御气境的炼气师shè出的箭矢。若是此人追上,我绝对抵挡不住!”

     已经走到剩余的半截蛇串儿入口处跟前的池轩,脑海中不知为何,突然闪过了那支青sè的破空之箭。

     咻!!!

     与此同时,池轩的耳中却突然响起了一道,让刚刚抬起右脚正要朝前一步踏入到小道之中的他,神sè顿时为之剧变的破空之声。

     “怎么可能!”

     匆忙将右脚放下的他,猛地转过身去。于此千钧一发之际将已经被他握在右手之中的青铜匕首,猛地朝前挥出,挡在了其眼眉之前。

     一道锐利的摩擦声,就如同一根根尖锐的钢针一般,纷纷shè入到池轩的耳膜之中。与这道声音一道响起的,还有那只破空而来的青sè箭矢,在被池轩用手中握着的那柄青铜匕首挡住的瞬间,爆裂开来的一团青光。

     在箭矢爆裂,爆出这团青光的同时。一股强悍的冲击力,顿时便从那柄被池轩握在右手中的青铜匕首上,涌入到他的掌心之中。

     池轩的身子顿时为之一晃,朝后退出了数步之后,这才将身体站住。一条宛如月老红线般的血渍,从他的嘴角之处缓缓渗出。而被他握住右手之中的那柄青铜匕首上,此刻也沾染着一滴滴从池轩破裂开来的掌心处,淌出的鲜血。

     “御气境,炼气师?”

     是了,也只有御气境炼气师的实力,才能够将体内灵力附着在其箭矢之上,破空shè出。这一箭,虽然被池轩仗着青铜匕首之利,将其挡住。但是,其附着在箭矢之上的灵力,爆碎开来的冲击,却依然让池轩受其所创。

     “若是被此箭直接命中,那么.....”

     “难怪大家都说,蓄气境练气士之间的战斗,存在着种种变数。但是,却从未听说过蓄气境的练气士,能够打败练气境炼气师的传闻。”

     目光yīn沉的望向这只箭矢飞来的方向,池轩的心中犹如被灌入了千斤之铅一般,显得那般压抑而沉重。

     这一刻,尽管自身修为已经突破到蓄气六重境的池轩,在见识到这一箭之力后。对于御气境炼气师的实力,他也有了一个更加直观的认知。

     从箭矢破空而来,到池轩拔匕相挡,再到箭落匕垂。这一切的一切,看似漫长,实际上也不过就发生在短短的数息之间。

     在这短短的数息之间,将落在那支刺入到地面之上的箭矢上的目光收回的他,也已经从中得出了敌我双发之间的力量对比和差距。

     shè出这一箭的御气境炼气师,绝不是他这个蓄气六重境的练气士能够抵挡的存在。

     然而,将目光从地面上的那支箭矢收回的池轩。却做出了一个不合时宜,但却是他认为的唯一选择。

     抬头,面孔微扬,右腿后撤,左腿膝盖内曲,将身体拉得宛如一张满弓之状。目光冷厉的望向了前方,那支箭矢飞来的方向,有两旁茂密的林丛簇拥着的蛇窜儿中。

     这,就是池轩做出的选择,不是夺路而逃,而是拼死奋力一搏!

     这看似宛如莽夫一般的热血愚昧之举,却是经过池轩那颗在前世,智商被评测为高达一百八的大脑,权衡利弊之下做出的选择。

     “这支箭矢的样式,分明就和之前在林中那支shè死松鼠的箭矢完全相同。这也就说明两支箭矢,乃是shè出自同一人之手。一名擅长shè箭的御气境炼气师,同时他还是一名已经将箭术修炼到百步穿杨这一水准的御气境炼气师。”

     “箭,本就是远超狙杀之利器,更何况持弓shè箭之人还是一名御气境炼气师。面对这样的敌人,转身逃跑根本就是给人家当移动标靶,免费练习箭术。”

     “逃,肯定会被shè成一只没有丝毫反抗之力的死刺猬。转身迎敌,九死一生,同样会被shè成一只死刺猬。但是,却还是存在那么一丝不切实际,但却必然存在的生机。”

     “而且,留下的刺猬,也许同样会死。但是,却存在着有机会让自己的尖刺,刺中对方的机会!”

     怀揣着这样的一道想法,握住青铜匕首的右手五指关节,都微微乏白的池轩。目光宛如鹰隼一般,死死的盯着前方那片林丛,只待一丝异象可闻可显。他那已经绷若满月之弓的身体,便可离弦而出,爆发出雷霆霹雳般的一击。

     一息,一息,复一息......

     一直到池轩感觉到自己口鼻之间呼出的白气,丝毫都已经隐隐练成一片无形白练之际。被他那双犹如鹰隼般的双瞳,死死盯住的那处林丛,却始终不曾有任何的异动滋生。

     没有意料之中的脚步声,也没有身体掠过草木之时发出的摩擦声。甚至于,本该按照常理,在那支破空御气一箭之后,还会继续破空入林而来的箭矢。再过去了如此之久后,也没有再一次破空呼啸而来。

     “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

     察觉到其中诡异之处的池轩,一边缓缓地站起身来,只是其牢牢握住青铜匕首的那只右手,依然没有丝毫放松的死死握住。

     然后,缓缓地将目光从之前破空而来的那支箭矢飞来的方向收回,转向了位于池轩身体左侧那片笼罩在一片雾霭yīn霾中的白骨林。

     片刻之后,四周依然保持着一片死寂,不曾有丝毫的异象发生。

     目光紧紧盯住笼罩在白骨林上方,那片灰蒙蒙的雾霭yīn霾的池轩,突然开口说道:

     “这片林,太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