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天赋妖术
    刚刚借助了从烈血嚎猪身上衍生的反震之力,将身体跃上半空之中的池轩,注视着那连成一片宛如火雨般朝着自己飞shè而来的烈焰飞针。

     身体刚刚跃上半空的他,当即猛地将双脚朝上一缩,面孔朝下深埋,双手交叉如一片盾墙般挡在身体之前。

     “破军拳第一式,一夫当关!”

     就在那片从烈血嚎猪背脊之上shè出的烈火箭雨,即将落在池轩交叉着挡在身体前的双臂之前。一道淡淡地金光,如潺潺之流水般从池轩交叉着挡在身体前的双臂之上淌过。

     这片从烈血嚎猪背脊之上发出的烈焰飞针,除些许与池轩擦身而过,shè向了漆黑的山杨林间,刺入到一颗颗山杨树树身之上。尔后,在那些被烈焰飞针刺入的山杨树树身之上,留下一道道宛如蜂窝麻面般,还冒着些许白烟灼痕的针孔外。

     其余多数的烈焰飞针,尽皆落在了池轩挡在身前双臂之上。然后在其刺入池轩挡在身前的双臂之上的同时,随之产生出的一股冲击力,顿将跃上半空的池轩,撞进了在他身后的那片山杨林间。

     砰,砰,砰!

     接二连三的碰撞声和树林断裂之中响起的这段声,随之响起在这片昏暗,幽黑的山杨林间。

     双脚朝上缩起,双臂交叉着挡在身前,身体呈卷缩状被撞飞的池轩。在其后背撞断了数颗山杨树后,其身体下落的冲击力亦被卸去了大半。

     尔后,强惹着背脊之处的剧痛感的他。这才寻到了一个机会,将内弯缩起的双脚放下,抵在了地面之上。

     在地面之上拖拽拉犁出两条深长的拖痕之后,终于将其后退的身体稳住。摆出了一副依然是交叉的双臂挡在身前,下身双脚呈弓字步站定,身若弓满弦崩的姿势出来。

     而他双交叉着挡在身前的双臂,臂上的皮肤就如同被火焰烧灼而过一般。通红的宛如打铁铺中,烧灼的铁器表层一样。

     一阵阵宛如涌动的cháo水般,接连不断的烧灼感。不断的涌入到正低垂着面孔,刚刚将身体稳住的池轩脑海之中。

     将低垂着的面容,缓缓抬起的池轩。感受着从自己挡在面前的双臂上,传来的那股强烈的烧灼感。笼罩在月影之下的面容上,一抹刻意压抑着的痛苦之sè从他骤然拧紧的眉宇之间闪过。

     尔后,刚刚抬起头来,将交叉着挡在身前的双臂放下的池轩。眉宇紧皱的面孔上,挂着一副毅然之sè,猛地将紧抵在地面上的左脚朝后一蹬,借着从地面之下回涌的反弹之力。站成弓字步的身体,如同一根弦满之弓上的利箭一般,朝着数米之外的烈血嚎猪弹shè而去。

     刚刚遭受烈血嚎猪施展出的妖术,烈焰飞针一击的他,浑然不顾自身又遭创伤的身体。竟在身体落地的同时,便已然一往无前的朝着对面的烈血嚎猪发动这势若迅雷的一击。

     拳若奔雷,动若霹雳,蓄势其上,所向披靡!

     “破军拳第二式,所向披靡!”

     两者之间短短数米的间距,不过就在数息之间便可相触。将左手攥紧握成拳状,拳面上隐有金光闪烁其上,施展出破军拳第二式的池轩。便是在这数息流转之间,身影已然迫至烈血嚎猪之前。

     刚刚才施展了一记妖术烈焰飞针,眼看着池轩被自己发出的烈焰飞针击中,身体落入林中的烈血嚎猪。根本就不曾料到,眼前这个人类既然会在如此短暂之间,便立即朝着自己发动反击。

     一时之间,泛动着一双血红sè兽瞳的烈血嚎猪,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池轩这记从上而下,携带着落雷霹雳之威,朝他挥出的破军拳第二式:所向披靡。

     视若雷霆般的重拳,宛如山岳压顶般,在月影之下拉出一道长痕,重重地落到了烈血嚎猪狭长尖窄的脑袋上,一拳打在了它那只血红sè的左眼眼窝中。

     “咔嚓”

     当池轩含蓄已久的一拳落下之际,当他的左手感觉到一股充满粘稠与腥滑的触感之时。

     一道唯有将脆如鸡蛋,硬若顽石般的两者相碰之时,才会发出的声响,随之响起在他的左手拳落之处。

     “嗷!!!”

     一道仿佛要撕裂云霄般的嘶吼声,紧随其后的响起,将那道声响盖过的同时。这道夹杂着七分痛苦与三分愤怒的嘶吼声,也将站在烈血嚎猪身前池轩的耳膜都震得几乎为之破碎。一阵阵宛如蝶唱蚊鸣般的嗡鸣声,随之填满了他被这道嘶吼声震得发蒙晕眩的大脑之中。

     在这道烈血嚎猪发出的嘶吼声下,池轩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突然无法动弹丝毫,如同被麻痹了一般。唯有他的意识,在烈血嚎猪发出的这道嘶吼声冲击下,经过短暂的眩晕之后,已将恢复了清醒。

     注意到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这一点的池轩,顿时从脑海中轩晨留下的记忆里,闪过了关于烈血嚎猪的讯息。

     烈血嚎猪:一阶妖兽,外形酷似山猪,浑身上下肤sè赤红如血。其战力,可根据其外露之獠牙判定。獠牙之sè,越深越红,则代表其年龄越大,战力越强。

     在其背脊之上,生有一片从脖颈处,一直延伸到尾臀处,形似钢针的三寸鬃毛。在对敌之时,可将体内妖力,汇集到背脊之上的鬃毛上,发出一片由其体内妖力凝聚而成的烈焰飞针。

     另外,在妖兽烈血嚎猪一族中,每一只烈血嚎猪的血脉之中都隐藏着一道先祖血脉天赋妖术。只不过,能够觉醒血脉天赋妖术的烈血嚎猪,万中无一。

     而这道隐藏在烈血嚎猪血脉传承之中的天赋妖术,叫做:撕心吼!

     撕心吼:一阶妖兽烈血嚎猪天赋妖术,是只有在烈血嚎猪深受重创之下,其本能之下才会发出的天赋妖术,具有可以将其同阶之内的任意敌人,都定身一秒的能力。

     “这……”

     意识清醒,然而身体无法动弹的池轩。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看着在自己一拳将其左眼打爆后,吃痛之下施展出天赋妖术:撕心吼,将自己身体顶住的烈血嚎猪。在剧痛之下,身体本能的朝着离自己最近的物体,猛地朝前撞去。

     尔后,一股如同撕心裂肺般的疼痛感,从他的胸前传来,涌入到池轩的脑海之中。将他刚刚从那道嘶吼声中,清醒过来的思绪完全吞没。

     月影朦胧下的山杨林间,被烈血嚎猪那颗硕大而狰狞的脑袋,猛地一撞之下的池轩。身体就如同一道断线的风筝般,朝着前方飞出了十多米,一路撞断了数颗山杨树后,这才无力的砸向地面。

     “咳,咳,噗!”

     被靠着一颗山杨树坐倒的池轩,身体本能的朝前一倾,一口猩红的鲜血顿时从其口中喷出,洒在了地面之上。

     尔后,吐出这口血后,前倾的身体随之无力的朝后仰倒,靠到树身上的池轩。这才感觉到一阵阵如cháo水般,从自己浑身各处涌起的疼痛感,如同千万只蚂蚁在他的体内啃咬着,撕扯着,弥漫着他浑身各处。

     其中,池轩覆盖在衣物之下的前胸,随着池轩呼吸间的起伏。明显的可见,其前胸胸骨,朝内凹进的痕迹。由此可见,在池轩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烈血嚎猪的一撞之力达到了何等威力。

     另外,在池轩右侧腰腹上,一截约有寸宽的断裂树干,将其腰腹贯穿。从其不断流出的鲜血,将池轩小腹处的衣服全部打湿。

     靠倒在树身的池轩,一边忍受着浑身各处涌入脑海中的剧痛,努力的让自己那已经如同风中之烛般摇摇yù坠的意识,不让它在此刻熄灭过去。

     一边,艰难的挪动着自己瘫软如泥的身体,背抵着身后靠着的树身,想要借力从坐倒的地面上站起。

     就在这时,一道如同深渊般幽暗的深长yīn影,突然将天穹之上高悬的那轮银月,洒向地面落在他身前的霜华挡住,站在了坐倒在树身前的池轩面前。

     用尽体内仅存的气力,将自己低垂在胸前的面孔抬起的池轩。他看到的,是一只充满了怨毒与嗜血之sè的血红sè瞳孔。

     “要,要结束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