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十五章 寻迹
    “轩,等到来年薰衣草盛开之际,你可不要忘记我们的约定哦!”

     “轩,你答应过我,一定会带我去看一次薰衣草哦!”

     “记住,这是我们的约定!”

     ..............................................

     “轩晨,我要走了,芒砀山,你要记住,芒砀山!

     “芒砀山.............”

     .......................................

     “约定,芒砀山,芒砀山,约定!”

     .......................

     凌乱而泥泞的山杨林间,已经躺在这片混淆了大片雨水泥土,而显得泥泞不堪的林中三天三夜。一头被雨水淋湿的长发,肆意的披散,覆盖住其面孔。三天来一直一动不动,如同一具死尸般的池轩。

     他那只陷在一片泥泞中的右手五指,突然微微的曲起,颤动了一下。覆盖在一头凌乱的黑发下的双眼,缓缓地张开了一道缝隙,打破了那片一直笼罩着他的黑暗,窥见了那抹久违的光明。

     干涸的嘴唇微微颤动着,发出了一道沙哑的声音:

     “我,我没死!”

     然而,还未等池轩将大脑之中搅成一团乱麻的记忆,整理出一条清晰的思绪之时。一道锐器刺入皮肉之时,才会发出的声音与另一道尖锐的动物凄鸣声,同时在他的耳旁响起。

     还未弄清楚一切缘由的他,身体顿时下意识的一动,坐起身来朝着耳旁声音响起的位置看去。

     一支长约六十公分,箭尾还在微微颤动着的青sè箭矢。其箭头,正将一只毛发为棕sè的松鼠,死死的钉在了地面之上。猩红sè的鲜血,不断地从那只松鼠的体内涌出,流淌在泥泞的地面上。

     而那只身体被箭矢贯穿,钉在地面之上不得动弹的棕sè松鼠。则是张大着嘴巴,露出两排尖利的小齿,发出一阵阵凄厉而绝望的嘶鸣。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至无声。

     看到这一幕的池轩,瞳孔顿时猛地一缩。刚刚恢复意识,却还处于一片纷乱之中的思绪,不知为何却突然浮现出一只青sè的制式长靴。

     在那只青sè长靴从池轩脑海中浮现出的下一秒,池轩立刻站起身来,朝着林内三步并两的窜去。与此同时,一阵紧促的脚步声,也从他的身后传来,越发凌乱而急促。

     .....................................................................

     “头儿,已经搜过了。我们只发现一只不知被何利刃,一下斩断了头颅的烈血嚎猪尸身。在那只烈血嚎猪的尸身背脊处,还有一道明显是被匕首刺入的伤口。而在那道伤口附近的皮肉,则是呈黑sè,应该是一柄淬了毒的匕首。”

     “而您shè出的那只箭矢也已经找到,shè中的是一只松鼠。应该是在雨停之后,刚刚从穴中走出,寻找食物的一只松鼠,却恰巧的发现这具烈血嚎猪的尸身。从而,引起的响动,让您发现,这才被您一箭shè杀!”

     “至于你之前在路上所言的,要我们来此找的另一人的尸体,我们并未看到。可是,在距离那只松鼠一旁的地面上,却留下了一道明显为人形躺倒在地面上的印记。

     山杨林内,就在位于三rì前池轩与烈血嚎猪之间一战的位置处。奉命搜索的城卫军李山,领着身后的另外五名城卫军,站在曹康跟前,将其发现一一禀告着说道。

     闻言,曹康狭长的眼眉,顿时微微一动,语气依然冷冽的说道:

     “哦!只有这些吗?”

     察觉到曹康此言之中,隐隐带着的不悦之意。心中本就还有疑惑尚未言明的李山,顿时继续说道:

     “属下的确还有发现还未言明,只是这些发现属下还未将其理清,故而还不敢冒昧禀明头儿。”

     闻言,曹康神sè淡然的看了李山一眼,开口说道:

     “说!”

     听到曹康的话,低垂着面孔的李山,眼中闪过一抹他人无法看到的异sè。然后,这才继续低头对着身前的曹康说道:

     “属下发现,因为之前那场绵延三rì的雨水缘故,林中的痕迹已经被抹去了大半。但是,从这片山杨林中被毁坏的痕迹来看,树木断裂的断口看来,应该都是被那只死去的烈血嚎猪所毁。”

     “而属下的疑惑,也正是在此。因为从那只死去的烈血嚎猪尸身上,我们可以判断出,这只烈血嚎猪是被人一击毙命,一击枭首。而从这只烈血嚎猪的獠牙sè泽上,我们也可以判断出,这是一只处于一阶妖兽巅峰的烈血嚎猪。”

     “想要一击,就将这只处于一阶巅峰的烈血嚎猪击杀。击杀这只烈血嚎猪之人的实力,至少也要达到御气境三重以上实力的炼气师,才有这样的实力。”

     “可这,也是属下心生疑窦的地方。按理说此人,既然拥有绝对的实力,将这只烈血嚎猪一击毙命。那么,又怎么会让这只烈血嚎猪,在这片山杨林间造成如此破坏呢?”

     “毕竟,从现场遗留下来的痕迹看来,很明显是有人与烈血嚎猪陷入了苦战,鏖战之后才可能造成这样范围的破坏。”

     “所以,属下猜测,在这只烈血嚎猪遭人击杀之前。此地,必然还有一人和烈血嚎猪发生过一场激战。从这片山杨林被毁坏的情况来看,那个和烈血嚎猪激战之人的实力,应该不如那只烈血嚎猪,否则是不会让这只烈血嚎猪在这片山杨林造成如此破坏。”

     “而真正击杀烈血嚎猪之人,应该是出现在此地的第三人,也就是那个有实力将烈血嚎猪一击击杀的炼气师。”

     “联系到头儿路上交代我们的此行目的,那具本该出现但是却不曾出现的尸体。想来,那个“消失的尸体”应该就是与烈血嚎猪先遭遇一步的人。”

     “而那个人,要么是死在烈血嚎猪之下。要么就是和烈血嚎猪一起,死在之后出现的那名神秘炼气师手中。”

     “但是,现在这具尸体都离奇的消失。唯一的解释,那就是那名本该死去的尸体,其实根本没有死去。”

     此刻娓娓而言的李山,那里还有之前与其余五名城卫军笑骂打诨之时的一丝粗鄙之样。若非他之前在青澜城的声名,以及右颊上的那道疤痕。就冲着他这番言辞谈吐,任随都难以想象是出自李山这名闻名青澜城已久的地痞无赖之口。

     而听到此处的曹康,原本微寒的面容,也随之缓缓地解冻开。看着站在自己跟前娓娓道来,分析条理分明的李山,脸上难得的露出一抹笑意说道:

     “哈哈,李山啊李山,你果然有两把刷子。难怪当初义父大人,要将你从风澜城的死牢之中捞出,并安排在我身边侍奉。”

     “不错,正如你所言,有能力将这只烈血嚎猪击杀之人,自然是不会让这只畜生在这片山杨林中造成如此破坏。而我要你们找到,就是那个与这只烈血嚎猪在这片山杨林厮杀之人。”

     “也是那个本该死去,但是却消失不见的尸体!”

     说到这里,曹康的眼中有一抹掺杂着一丝异样的寒意涌现。

     “义父亲口所言,那人本就在与烈血嚎猪一战之时就身受重伤。而义父,更是在其心口之上,踏下一步惊雷踏。”

     “从那人与烈血嚎猪一战,自身便已重伤的情况,可以判断看出,那人的实力,应该是在炼气境七重天到九重天之间。否则,不会留下如此凌乱的一片现场。”

     “毕竟,若他是一名刚刚踏入御气境一重境的炼气师,就算抵不过烈血嚎猪,也大可逃之夭夭。”

     “而本就重伤的他,被御气境九重境的义父,以惊雷踏一脚踏在心口之上。就算当时的义父不曾施展全力,但是在巨大的境界差距之下,又是在人体最为重要的心口之上。别说是一个重伤垂死之人,换做任何一个御气境之下的练气士,都要被一击毙命。”

     “可是,此人的尸体既然离奇失踪!这绝对不可能是因为其余的妖兽经过,将其尸体化作口粮,否则那妖兽绝对不会扔下烈血嚎猪的尸身。那么,排除掉妖兽的因素之后,便只剩下两种可能!”

     “其一,此人消失是因为之后,恰巧又有他人经过,将其带走。其二,此人根本未死,而是自己离去。”

     “若是第一种可能,按照此人当时重伤的状况,即便是被人带走,应该也是难逃一死。而且,应为雨水之故,这三天应该也不可能有人上山。”

     “但,若是第二种可能,此人根本没死。那么,此人身上必然有重大秘密,亦或是重宝藏身!”

     想到最后一种可能,曹康眼中的寒意微微一滞,对着身前的李山六人吩咐道:

     “李山,你立刻下山传我令,再抽调百名城卫军将青峦山主峰范围封锁。你们六人,则是继续仔细搜索可能存在的蛛丝马迹。本统领不管此人到底是尸体,还是活人。总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闻言,本就低垂着面孔的李山,眼中的异sè顿时更加浓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