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玉蝉
    “回夫人,贱妾得知老爷寻得遗失多年的天儿小姐的骨血,可是到家就一直生病,我实在放心不下,便带了最好的高丽参片给瑾萱补身体。而且玉蝉也想来看看这个从未见面的姐姐,贱妾便自作主张,带她一起过来了。”有昱皇子在旁边,二姨太说话也变得客气了许多。也许是女人的第六感,瑾萱看见这祖孙俩第一眼便没有一丝好感,两个人的眼睛里都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色彩。可是瑾萱从来也不是任人随便玩弄的主,见外婆收下了二姨太的高丽参,却依旧没有好脸色。瑾萱说道“谢谢二奶奶费心,瑾萱初来乍到,没有及时给您行礼,还请您莫怪。”说着便要下床行礼。“瑾萱卧病期间,免除一切礼节而且今后除了管卿家和管夫人,其他人来探病必须先请示。”看见瑾萱想要起身,昱皇子立即命令道,并且双手扶住了正要下床的瑾萱,眼神也变得无比温柔。他无法容忍自己的女人受半点劳累。“是,贱妾遵命。”二姨太当即恭恭敬敬的回应着。然而此时玉蝉看着昱皇子对瑾萱体贴入微的动作,脸上的表情中已经隐隐的含着恨意。如果没有瑾萱,昱皇子好歹还会看自己一眼,还会与自己说几句话,可是,现在昱皇子的眼里只有这个刚刚出现的贱人。想到这里,玉蝉紧紧的抓住了自己的衣角,仿佛那便是瑾萱,她想要将她捏碎。。

     二姨太和玉蝉独角戏般说了一会儿话之后,或许是自知不受待见,两个人便一脸怨气走出了瑾萱的院子。玉蝉一路无言,脑子里全都是昱皇子温柔的扶着瑾萱的画面。而二姨太看见自己的宝贝孙女如此表现,便立誓一定要让玉蝉得到昱皇子。

     “百合,去把小姐的古琴搬到院子中间的石桌子上,小姐要弹琴。”二姨太对身边的丫头使唤道。“奶奶,我不想弹琴,我心里烦着呢。”就算是对着奶奶,瑾萱也被养成了不耐烦的习惯。“宝贝儿,昱皇子可好不容易出现在咱们府里一次,你就不知道想想办法笼络一下你心爱的男人的心。”二姨太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真不知道自己的宝贝孙女怎么这么不开窍。玉蝉听完,当即茅塞顿开,门前的院子是昱皇子出门回宫的必经之路,既然昱皇子眼睛里没有她,那她便会想办法让昱皇子看见她。

     古琴前,玉蝉长发及腰,头上的金钗随风飘动着,紫色的纱裙也跟着在风中跳舞,阵阵悠扬的琴声从指间飘出。此情此景,看起来是那么的美好。玉蝉虽然从小嚣张跋扈,可是在弹琴方面,她却有着很深的造诣,这也是她最最自信的技能。

     见到瑾萱喝完药,又被二姨太折腾一番,已经疲累。昱皇子便与瑾萱商议趁现在宫门还未关闭,他今天便先行回宫,早日向父皇禀明心意,安排上门娶亲。临走之前,昱皇子习惯性的在瑾萱额头落下一个深深的吻。此时,两个人都不知道,他们的婚事居然会有那么多波折。

     果然,昱皇子走到院中便见到抚琴的玉蝉。也不枉玉蝉在风中抚琴这么久,可算是等到了心之所念。可是,昱皇子径直走向门口,并无向自己说话之意。玉蝉立即起身参见昱皇子。而昱皇子也只是礼节性的回应,并无多话。“昱皇子,我是玉蝉,不知您可还记得我,我们见过。”玉蝉甜甜的说道。经过奶奶教导了这么多年,她早已学会了隐藏自己的心思。“噢,你是瑾萱的妹妹吧,刚刚确实见过,想不到你居然有此等好琴艺。”听见昱皇子夸赞自己,玉蝉觉得心情都明朗了许多。“谢谢昱皇子赞誉,玉蝉定当更加努力争取弹得更好。其实,早在四年前我们就见过,那是一次灯节,我随爷爷去到宫中,那时我们便见过。”玉蝉垂着眼睑,嘴角含笑,看起来是楚楚动人,美丽大方。而昱皇子却没有丝毫动容,除了瑾萱,其她任何女子在他面前都毫无颜色可言。“多谢玉蝉姑娘挂心。我要赶着回宫,这便先离开了。”说完,头也不回便离开了,一众暗卫也紧随其后。果然,除了在瑾萱面前,昱皇子永远都是万年不变的冰山脸。

     玉蝉一个人站在风中,看着昱皇子的身影越来越远,最后消失不见。玉蝉脸上的笑容便随之消失不见。这一切都怪瑾萱那个贱女人,如果不是她,昱皇子怎么可能对自己不闻不问,当自己是透明人,不仅如此,她一回来便占用了整个府邸最漂亮的院子,那是自己最喜欢的院子,爷爷一直不给自己住,现在却给了这个贱人,她的出现夺走了我玉蝉太多的东西,我一定不会让她好过。玉蝉心里恨恨的想着。

     此时瑾萱躺在床上,毫无困意。刚刚两个突然出现的人,分明不是带着善意来的却佯装着大度善良,真的是白莲花花王啊。而这诺大的管府,到底有多少人是欢迎自己的,又有多少人是讨厌自己的到来的。想到这些,瑾萱发现自己仿佛进入了一个勾心斗角的世界。这个二姨太对自己态度不好或许是因为她与外婆争斗了一辈子的缘故,可是玉蝉妹妹为何表现得对自己有那么深的恨意,瑾萱想到自己瞥见玉蝉紧紧捏着衣角眼睛里带着恨意的表情。此时的她除了子墨,想不到任何理由能让玉蝉如此表现。这让她开始想念在渝都镇,自己只需要一心扑在李记酒楼上,没有勾心斗角无拘无束的日子。可就算是有刀山火海,瑾萱为了自己的心中所爱,秉承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信念。想到这里,瑾萱忽然变得安定下来,既来之则安之,她从二十一世纪来到这个时代,这么远的路程她都安然无恙,在这京城,她也一定能活出自己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