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管府
    一会儿,管夫人推开了瑾萱房间的大门,身后跟着的丫头端着刚刚熬好的药。管夫人和丫头对着昱皇子行了礼,然后坐到了瑾萱的床边。“乖孙女,你受苦了。”管夫人在进来之前就细细的了解了瑾萱在渝都镇的生活,看着眼前这个虚弱的孩子,管夫人眼里止不住的流出了泪水,管夫人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乖,先把药喝了,好好休息休息,现在回家了,不用你一个人孤苦伶仃在外打拼了。”管夫人拿过丫头手里边的药细心的放在嘴边吹了吹,舀起一勺喂给瑾萱。

     瑾萱乖巧的喝下了眼前这位妇人递过来的药,从管夫人的年纪、态度来看,这应该是外婆无疑。“外婆,瑾萱没事,害外婆操心了,我自己来喝。”瑾萱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很独立,让别人喂食,她实在是觉得不太能接受。说着,便拿过外婆手里的药碗,一口干掉了。喝起来虽然是无比的好爽,可是喝完之后瑾萱只有一个感觉,那就是宝宝嘴里和心里都苦啊。

     管夫人看着乖孙女如此举动,心里更是心疼,府里面的孩子哪一个不是锦衣玉食,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生活着。瑾萱却能自己毫不迟疑的喝下一晚苦涩的药,不知道一个人吃了多少苦才能这么淡然。

     “外婆,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母亲,害得您没能见到她。”瑾萱喝完药,眼巴巴的望着管夫人说道。听见瑾萱这么说,管夫人的眼泪又开始吧嗒吧嗒往下掉,自古以来,最苦的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可是好歹天儿留下了自己的骨血,而且冥冥之中安排与自己相遇,给老人家心里带来了一丝慰藉。“乖孙女,看见你我就好像看见了你母亲,你一定要代替她好好活下去,乖乖的,以后在家里有外公、有我还有你的叔叔婶婶、兄弟姐妹,我们都是你最亲最亲的亲人。还有昱皇子,你们的事情外公都告诉我了,你们两个情投意合,看见你们这么幸福我也知足了。”

     管夫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她其实有太多太多想要跟乖孙女讲的话,到嘴边却都变成了这种絮絮叨叨,但是,看见瑾萱和昱皇子如此幸福,却当真是她最开心的事情。昱皇子是皇上六个皇子当中品行最佳的,而且至今没有娶正妻,如果瑾萱能够嫁给昱皇子做嫡夫人,那这辈子也算是无憾了。“外婆,您放心,我一定会待瑾萱一辈子好。待我返回宫中,与父皇禀明,便正式迎娶瑾萱过门。”昱皇子对外婆恭谨的说道,他一刻也不想与瑾萱分开,所以早日迎娶瑾萱是他最最要紧的一件事。

     “昱皇子殿下,您有此言,老身也就放心了,虽然我与瑾萱刚刚相认她便要嫁人,但是能看着她幸福的出嫁,也是老天保佑啊。”管夫人从来没有想到,她在花甲之年能够见证天儿骨血找到自己的幸福。管夫人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给瑾萱置办丰厚的嫁妆,让她风风光光的出嫁。在她的观念里,凭借老爷在朝廷的地位,瑾萱一定可以顺利嫁给昱皇子做嫡夫人。

     “外婆,这不是在宫里,您叫我子墨就好了。瑾萱也是一直这么叫我。”或许是爱屋及乌,向来冷若冰霜的昱皇子在面对瑾萱一家人的时候,变得说不出的温暖。“外婆,我才刚刚回家,您就盼着我出嫁呢,我嫁出去了就不能每天侍奉在您左右了,这可是不孝呢。”说完,瑾萱便做出一副害羞的表情,瑾萱一向能言善辩,一句话哄得外婆喜笑颜开,屋子里淡淡忧伤的氛围一下子便消失殆尽,犹如阳关般温暖的笑声传出门外。

     而瑾萱不知道的是,此刻门外却有人正在听着门外的一举一动,待打探完毕贼头贼脑的去向她主子汇报去了。

     “当真!昱皇子是为了这个刚刚认回来的贱人才来到府里的?她们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说话的是管弘的二姨太,二姨太一辈子都是一个不知足的人,年轻的时候是府里的丫头,用尽千般手段,终于让管弘将她纳为姨太太。然而做了二姨太的她更加肆无忌惮的争权夺势。这一次,瑾萱的出现,便是她想要把自己的亲孙女玉蝉推做昱皇子嫡夫人最大的绊脚石。“奶奶,我不管,我要嫁给昱皇子,我不管那个什么瑾萱是哪儿来的贱人,我一定要嫁给昱皇子。”玉蝉从小到大便骄纵跋扈,因为奶奶的庇护,从来没有受过委屈,而昱皇子,是她十岁的时候随爷爷参加宫里灯节的时候便已经心属于他。那天,玉蝉在一众皇子中,一眼便看见了一心扑在菜品上的昱皇子,看起来那么与众不同,那么可爱。小小的爱情的种子便就此萌芽。“是的,夫人。奴婢听到的正式如此,昱皇子说回宫便会向皇上禀明情况,择吉日迎娶。”话音刚落,一个茶杯应声落到了说话奴婢的身上,然后滚落在地上,碎片绽开在屋子中间。“滚出去,我不想再听见你说话。”扔出茶杯的正式刁蛮的玉蝉。

     “宝贝儿,别气坏了身子,跟我去会会这个贱人,他们不是还没成亲吗?咱还有的是机会。”二姨太说话间,眼睛里闪出一丝凛冽的光,这是她每次想要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的时候必然会出现的表情。

     并没有丫头禀告,二姨太便推开了瑾萱的房门。“参见昱皇子殿下。”两个人双双跪拜在地。“平身。”子墨瞟了一眼让两人起身便再无多话。管夫人看见二姨太不请自来,脸色当即沉了下来。向来有女人的地方便有是非。“二姨太怎么得空来这里,老爷没有告诉你,瑾萱初来乍到而且身子虚弱,过段时间再带她来正式与诸位见面吗?”管夫人训斥道,自从二姨太来到府里,府里便没有安宁,可是在老爷面前,却永远表现得像小白兔一样,这使得管夫人怨气颇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