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狩猎者
    “嘿嘿,又解决了一只,今天这已经是第十只了啊。”王缘看着那慢慢倒下去的一只七品心缘阶的黑狮。他又看到离这不远处的白静怡,她的面前也倒下去了一只灰豹。王缘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王缘和白静怡自从学会新的缘技后,加之二人实力都提升到了七品心缘阶,所以辉老要求两人现在分开单独修炼,这样一方面可以提升个人的作战经验,毕竟以后单对单、或者单对多的次数要比多对单,多得多。所以提升个人的实战经验已经是必须要去做的事情了;另一方面,两人分开后,可以互相作为竞争对手,激励着对方不断的挑战自己的极限,这样可以迅速的提升自身实力。因此,辉老才决定让二人分开各自为阵的。经过十多天的磨练。王缘和白静怡已经适应了这种单独作战,效果可谓说相当不错。

     “小缘,你又比我多了一只啊,我还得努力才行呢。”白静怡解决完灰豹后,来到王缘身边失落的说道。

     “嘿嘿,静怡你已经很厉害了啊,你还记得咱们刚开始那几天,你每天最多只能打死两三只,但是现在你看,十多天来我们都在不断的进步啊,你更是厉害呢,一个女孩子做到现在这样已经很不错了呢,不要失落,我们一起加油,我相信你。”

     “谢谢你,小缘,不过我可不想拖你后腿,我还要更加努力才行,争取赶上你、甚至超越你,到时让你跟着我混,嘿嘿。”白静怡越说越开心,她一想到到那时可以让王缘跟着她混,她让干嘛他就干嘛,那感觉应该很爽呢。

     “额???跟着你混,嘿嘿、我才不要跟一个女孩子混呢、我可不会坐着等你追上我哦。”王缘说完就继续搜寻下一个目标,他可不想将来跟一个女孩子混,不愿意让一个女人来保护她,这个世界上,男人应该来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如果一个男人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他就不配称之为男人。所以王缘,是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落后的。

     白静怡看着已经跑远的王缘,心里默默的念道:“傻瓜,我哪会超过你呢,我会一直默默的在你身后,为你提防来自背后的敌人。”

     白静怡收回神识,也开始搜寻新的目标,两个人又开始了狩猎。

     在一旁的辉老,一直注视着两个小家伙的表现,在两人习得新的缘技后,这十多天来辉老一直注意到两人由最开始的举步维艰,到现在的娴熟稳进。两人互相鼓励又互相竞争,共同进步,这正是他想看到的结果。

     “小缘,你的决定是正确的,这个女孩子的确会让你在这一条崎岖的道路上不再孤单,她也将成为你成为强者的动力,好好努力吧。”辉老心里想到。

     经过一天的狩猎,两人最终在达到了自己的极限后,终于停下了那已如灌了铅的脚步。随后王缘两人找到一处干燥的山洞,准备今晚在那里过夜。白静怡开始铺晚上睡觉用的干草和兽皮,王缘开始生火准备烤肉,两个人已经对这些事情习以为常了。而旁边的辉老则面带微笑的看着忙来忙去的两个小家伙,心里想到:

     “要是在以前,我直接就给你们做主了,直接定个娃娃亲,等你两成人了好好的在我们族界大大的过几天几夜。可是现在不行了,你们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做,如果将来能走到那一天,我一定会为你两操办一场让整个缘界都为之震动的婚礼,多么希望那一天等早点到来啊。”辉老越想越高兴,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辉爷爷,有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啊。”白静怡看到一旁笑得高兴的辉老,心里想到她和王缘今天既没突破也没做出什么突出的事,怎么辉老这么高兴呢,她疑惑的问道。

     “哦哦、没什么、没什么、想到一些幸福的事情,就没忍住,呵呵。”

     “哦哦,看到辉爷爷,这么高兴我也很开心恩。”

     “糟老头,你是不是又在预谋什么坏事呢,想再考验考验我们两啊。”这时王缘也烤好了肉,抬头警惕的盯着那满脸笑容的辉老,他可不相信这老家伙会因为想到什么幸福的事情笑出来,肯定又是在想什么馊主意,想到到时他两狼狈的样子,于是就忍不住笑出来了呢。

     “哈哈,没事、没事、你们忙、你们忙、我先去休息了。”

     辉老才不会告诉他们自己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呢,于是赶快溜之大吉了,不然肯定得让这两个小家伙问个没完没了。

     王缘两人疑惑的看着那跑的比风还快的辉老,都疑惑的摇摇头。他两个怎么会想到,他两的终身大事已被这老家伙给悄悄的定了下来呢,可能在那若干年以后,他们才会明白当初在北缘边界凤凰山脉的那个山洞里,辉老到底笑的是为了什么吧。

     第二日的清晨,王缘两人一如既往的早早起来,准备开始新一天的狩猎活动,他两现在就像两个经验丰富的猎人一样,每天白天高效率的打猎,晚上按部就班的休息,生活变得异常规律起来。真有点像持家过日子的感觉。

     不过今天的两人,转悠了大半天也没遇到一只猛兽,以往吵闹的森林,变得异常的安静,而这种安静却让王缘感觉到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并且心中隐隐的有点担心起来。

     “小缘,今天怎么一只野兽都没有呢,难道我们这几天已经把这里的野兽都打完了不成?”

     白静怡也疑惑起来,他们今天已经找了好几个时辰了,但是一只野兽都没遇到过,她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静怡,当心点,我感觉到今天我们可能会很危险,这样的安静很不寻常。”

     王缘凭借心中的那份直觉,提醒着身边的白静怡,他总感觉这种异常的安静,似乎在预示着什么将要来临一样,一种压抑感萦绕在心头。

     而正当两人准备要朝另外一个方向继续搜寻时,突然一声正聋发聩的兽吼响彻整个森林,而随着这声兽吼,周围开始不断的传出其他的兽吼声,仿佛是在迎接那一声巨大的兽吼声一样。

     当王缘两人听到那第一声兽吼声时,他两人全身都为之绷紧,这是他两自从进入凤凰山脉里以来,第一次听到这么有穿透力的兽吼声,这预示着,发出这一声的肯定不是普通的兽类,应该是某种异兽所发出来。如果正如王缘两人所料的话,那么这只异兽的级别至少达到了形缘阶,那么他们两人将会变得非常危险。

     而随着那第一声兽吼的发出,接下来的几声距离王缘两人越来越近。

     “看来那家伙是冲着咱们两来的,我们到底是哪里惹到它了呢?”王缘感觉到那越来越近的兽吼声,开始思索到他们到底是哪里惹怒了这个家伙。

     “是不是我们这几天把这里的野兽杀死的太多了,而引起了这里的兽主的不满了呢,毕竟这里是它的领地,短时间内死了这么多原著民,它肯定会生气的吧。”白静怡,突然想到,这十多天以来她和王缘两人一直在这里狩猎,这些天下来,他们两个人每人已经至少杀死了七十多只心缘六品以上的野兽,两人加起来总共有一百二十多只了,这在这里应该算是很多的了,所以才会让这里的霸主感到生气吧。

     “恩恩,有道理,不然他也不会冲着我们两来的。”王缘也觉得再没有其他理由可以解释这件事了。

     “小缘,我们现在怎么办,是留下和它打呢,还是现在跑呢。”

     “跑是来不及了,我们得想想办法怎么来对付这个家伙,不然我们两今天会有生命危险,这家伙的实力太强,我们不能硬来,只能取巧。”王缘知道以他两人的速度,跑是跑不掉的,一个形缘阶的异兽要是来追他们这两个心缘阶的人类,那简直是轻而易举。所以,跑是跑不掉的,只能留下来斗了,可是级别差距太大,硬碰硬是最不明智的选在,现在只有尽快的想出一个办法,才能摆脱今天的危机,说不定还会有什么意外收获。

     “恩恩,小缘你想到什么办法没有?”

     “形缘阶的异兽,如果加上形缘甲的话,它的体质将会坚硬无比,我们将很难将它打伤更别想杀死。现在不知道这只异兽长什么样,它有什么能力,不清楚这些的话,想什么办法也没用,现在只能摸清楚它的能力后,我们才能根据它的弱点来制定对策。现在我们先找个地方躲起来,看看这家伙的能耐。”

     “恩恩,好的,那我们去山洞上面的那个小山坡吧,那里有堆乱石正好可以让我们隐藏起来。”

     “好的,我们走。”

     王缘两人迅速跑向山坡上的乱石堆,找了一个小石坑跳了进去,正好留出脑袋来观察外面的情况,王缘还从袋子里掏出两张兽皮,盖在他和白静怡的身上,以隔绝他们两人身上的气味,不让异兽有所察觉。做好准备后,两人开始屏住呼吸朝着那不断接近的兽吼声望去。

     随着兽吼声越来越近,大地也开始随之颤动起来,而此时的其他低阶兽类全都发出恭迎的叫声,来迎接它们霸主的到来,而随着那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王缘两人开始看到那远处的树木开始沿着远处的一点开始不断的倒下,慢慢的变成一条射线,而射线所延伸的方向,就是他们两人刚才站立的地方,终于最后的一排树木全都都倒了下去,王缘两人也终于看清了那只异兽的样貌。

     那只异兽,长八丈,高六丈,全身通体呈墨绿色,长着四只短而粗壮的大腿,若是被它踩到脚下必然成为一滩肉泥,粗短的脖子尽头是一颗硕大的高高昂起的头颅,仿佛在说明这里是它的地盘一样,两颗巨大的眼睛不断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还有那一张大嘴不断的发出王缘两人最初听到的吼声,另外身后的一条巨尾左右不断的扫动着,只要被扫到的地方,全部瞬间化成粉末。

     “二品形缘阶,整整高了我们五品……

     亲爱的各位缘友,周末的第一天,不知道大家过的怎么样啊,冬天的周末我想大家肯定更加愿意待在家里休息,或者在宿舍和室友玩耍吧。可以好好的缓解一周的工作和学习压力。我也乘此可以缓解一下周内紧张的学习压力。但是我们的五界还是会陪伴着各位缘友,我们的缘族每天都在不断的壮大,这真是令人振奋的一件事情啊,让我们缘友一起共同努力,为了五界的明天一起加油。衷心感谢各位缘友一直以来的支持,在此拜谢各位。祝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