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5.
    自从那日纪封希在北采面前露出卸下伪装的样子后,他们在一起拍照的时,就开始针锋相对、斗智斗勇了。纪封希不但傲气,还刻薄,但是北采同样,不甘示弱。

     比如——

     北采看着照片,勾起嘴角笑道:“啧啧,这张照得我的眼神充满了故事。”

     纪封希冷哼:“充满了如何在学校各个角落鬼.混的故事。”

     北采被噎了一下,然后冷淡道:“嘴巴放干净点!”

     纪封希不在意地笑:“如果我不呢?”

     最后以北采差点撕了那张照片,纪封希妥协告终。

     ……

     北采发了个微信朋友圈,是对着阳光笑得明媚的自拍,只有一句话,“阳光真好。”不幸的是,不小心照了个正在低头摆弄单反的纪封希的侧脸,然后,评论就炸了——

     “女神,那是你新欢?”

     “我承认他帅,但是没我帅。”

     “女神最近换口味了。”

     李兵还酸酸地评论了一句:“所以你不要我是因为他?”

     结果被纪封希不经意瞥见了,他立刻就沉下脸来:“给我删了。”

     北采边看评论边随意回道:“咱俩总是一起在学校里拍照,别人不瞎。”

     是这样没错,但是纪封希对外解释都是,她是他的模特,事实也是这样。可是她发朋友圈那张,他们离得很近,她的妩媚笑容,他低头看上去很宠溺,怎么看都很暧昧。

     于是纪封希冷淡道:“你删不删?”

     北采被他这么质问,也挑起眉,挑衅道:“不删。”

     后来以纪封希差点摔了北采手机,北采妥协告终。

     ……

     他俩这样的回合每次见面都要进行,各有胜负,两个人互不相让,一言不合就斗嘴。但是纪封希自己可能都没发现,他只有在北采面前时才最放松、最真实。

     后来,北采想了个最阴.损的招儿。白天上午的时候,有一个大课间,大概25分钟的样子,北采每天这个时候,都会从F班到B班门口,叫纪封希出来给她讲题。

     北采一脸的求知欲,认真地问问题,路过的人都要被这副俊男美女学习的场景美到了,但是只有纪封希知道,北采眸子里的狡黠。

     他简洁地讲了一遍思路,北采问他的题算是中等难度的题,但是对于纪封希来说根本就是再简单不过、浪费时间的题,可是讲完一遍之后,北采还是一脸,你在说什么的表情。

     纪封希不耐烦,偏偏还要装作礼貌的样子:“我讲题只讲一遍。”话落,转身就要回班,继续攻克刚才那道物理难题。

     北采马上拽住他的袖子,笑道:“那我换道题问,这道题呢?”

     纪封希只好按捺住性子,又给她讲了一下这道题,这次他终于发现,北采根本就没听。他有些恼怒,压低了声音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北采也低声回道:“你说呢?”她嘴角带着笑意,眼里都是揶揄。

     纪封希:“……”真是想打死这个女人。

     虽然当事人都知道他们的关系,他们就是互相看不惯、互相找茬的搭档。但是他们之间暧昧的互动,已经传遍全校。当然,学校里的传言,是阮唯单相思纪封希。

     不然阮唯怎么会突然好学起来?开始问问题?阮唯以前的男朋友都是有钱的少爷,倒不是说纪封希没钱,但是他们明显不是一个类型。

     于是,八卦里,是阮唯对纪封希一见钟情,然后开始纠缠纪封希,纪封希待人温和礼貌,不好意思拒绝,而且他热衷摄影,阮唯愿意做模特,这样天生适合做模特的人,任何一个喜欢摄影的都不会拒绝。于是阮唯就更加过火起来了……

     甚至连庄芜,都有些担心地对北采说:“你不会真的喜欢上了纪封希吧?”

     北采懒得解释,只是笑道:“你不用管这个,今天去吃红烧肉当晚饭?”

     庄芜看她不愿多说,只好应道:“好。”

     但是,有人坐不住了。

     纪封希这种外貌出众的学霸男,自然有无数少女芳心暗许,但是他至今没有收到任何小女生的打扰和告白,这和他身边的一个名叫方薇薇的绿茶婊,有着密切联系。

     方薇薇也是B班的,是纪封希的同班同学,也是他的后桌。她长得一副柔弱可欺的样子,柔顺黑亮的头发,带着无框眼镜,笑起来很腼腆很羞涩,但是她其实是个很有心机的绿茶婊。她很聪明,算是各科成绩比较均衡的,以她的成绩,是可以进A班的,但是为了纪封希,她就是留在B班,说什么习惯了B班的老师教学方式。

     她曾经隐晦地和纪封希表达过好感,纪封希只是说现在不想这些,然后她就一心一意地等着他想这些的时候。其实她也想过这是不是纪封希委婉的拒绝,可是纪封希偏偏还对她明显比对别人好,比如说,讲一道题会给她讲两遍,路上碰到她,会和她一起走,她装作被欺负时,还会帮她。

     所以,方薇薇略有心机地传了点八卦出去,很快,全班人都以为他们是一对,只不过,因为要学习,还没在一起。现在,突然出现了个阮唯,容貌还是那样出色,他们放学总在一起,容不得方薇薇不担忧。

     于是,某天下课,北采就收到了个小纸条——

     “下课来四楼楼梯口,有事说。纪封希。”

     明显是认真临摹过的笔迹,和纪封希的字简直如出一辙。只不过……北采露出了饶有兴味的笑容,纪封希可从来不会用这种语气和她说话。

     北采的同桌抬头间瞥见了北采的笑容,不由心里一紧张,默默地离北采又坐得远了一些,因为,每当北采露出这个笑容,就说明——

     有人要倒霉了。

     ***

     来到楼梯口处,北采看到的就是一个看上去很乖顺很温柔的女生正站在那里。

     北采噙着笑问:“所以其实是你找我?”她看起来一点都不诧异。

     方薇薇看见她,愣了一下,然后犹豫地问:“你也是被一张纸条叫来的吗?”

     北采看见她柔弱的样子,心下暗暗疑惑自己是不是想多了,于是点了点头。

     方薇薇拿出一张和北采手里一模一样的纸条,小声问:“是这样的吗?”

     北采瞥了一眼,“恩”了一声,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可是哪不对呢。

     方薇薇又怯怯开口:“那,可以给我看一下你的纸条吗?”

     北采便递过去,只见方薇薇接到了纸条后,立刻非常利索地撕碎,扔进旁边的窗户外,动作迅速到北采都没反应过来。

     做完这一切后,方薇薇终于露出了一个和她乖顺容貌极不相符的冷笑来:“婊.子,离纪封希远点。封希还看不上你这种贱人。”恶毒的话更是与刚才的柔弱语气天差万别。

     北采有些愣愣地看着方薇薇突然的变脸,她挑衅的眉眼,心里唯一的想法是——

     ……这是一个人?……真是好演技!

     然而更好的演技在后面。北采刚要开口讽刺她,就听到楼下突然传来了脚步声。

     很明显,方薇薇也听见了,接着,方薇薇立刻脚一软,像是被谁推了一把一样滚下了楼梯,滚到了……正在上楼的纪封希怀里。

     只听见方薇薇靠在纪封希怀里,捂着腿,一脸忍痛地说:“封希,我收到了一个纸条,落款是阮唯,她让我来这,刚见面她就开始骂我,然后还……推我……”说到最后,她泫然欲泣,看上去委屈得不得了,让人都不舍得对她说重话。

     纪封希轻轻把她扶起来,他心里清楚地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动了动嘴唇刚要开口,就听见不知何时已经下楼的北采冷淡的声音在身旁响起——

     “刚才怎么说来着?我推你?”

     话音刚落,在他们都没反应过来时,北采突然抬手,一个用力,刚刚才勉强站稳的方薇薇立刻惊呼了一声,她就“名副其实”地被推下了楼梯,她滚下楼梯时动作很是不雅,这次可真是,摔得结结实实,纪封希都听见了肉.体碰到地板的闷响。

     方薇薇头发都乱了,眼镜也歪了,她坐在地上,格外的狼狈。她只感觉浑身都疼,尤其是屁股,简直疼得坐不起来,她眼里疼得泛上了泪花,满脸委屈。

     北采在上方楼梯看她,居高临下,她嘴角勾起,轻声说:“你都这么说了,我不这么做,岂不是对不起你在我身上扣的锅?”

     方薇薇立刻委屈道:“胡说!”

     北采笑笑:“胡不胡说你知道,反正疼得是你。”话落,北采就转身,姿态潇洒地回去上课了,看都没看站在一旁的纪封希一眼。

     纪封希眸子里的情绪由惊讶变成笑意,他看着北采窈窕的背影,心想,不愧是阮唯,那个永远不会受欺负的阮唯。

     但他还是状似担忧地扶起方薇薇,简单安慰了一下她,又扶她去了医务室。他看着方薇薇哭个不停时,眼里闪过不耐烦。这么想,还是阮唯比较好,至少不会哭得让人烦躁。

     他一直没拒绝方薇薇拒绝得太狠,就是在用她挡桃花。方薇薇最大的优点是她不吵,早餐、零食、卷子……都会为他准备好,虽然他不需要。而且她也不会像别的女生一样,叽叽喳喳个不停,所以纪封希对她也不算讨厌。

     后来纪封希发现她是个有心机的人,尤其是对喜欢他的人,基本都用了不少手段让她们自动退离了,这次,大概是方薇薇第一次吃亏,才会哭成这样。

     他早知道这些,但是也懒得去管,反正他乐得安静。只不过,阮唯……真是特别的女生。她刚才的做法,纪封希都看愣了,确实……出乎意料。

     纪封希比所有人都清楚地知道,阮唯不喜欢他,但是她又不解释,随便别人误会,让他处于八卦的风口浪尖,她巴不得他生活不平静,巴不得他不开心。

     想到这里,纪封希危险地眯了下眼睛——

     谁更让谁不开心,我们,走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