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我杀人了
    “咳咳……”

     程琼是方通的人,定不会让他吃亏,开口道:“程琼的为人我很清楚,你既然指责他说假话,那你便要拿出证据。”

     萧战莫名其妙地反问道:“我何时针对过程大人?”

     方通不耐烦地挥挥手:“少给我玩文字游戏,有话就说清楚。”

     “在事情发生之前,程大人并没有到来,所以他也只是受了蒙骗而已。”

     “哦?”方通抓住了萧战的漏洞,狡黠道:“你的意思是你也没有证据喽,那你又如何证明你不是那只小狐狸。”

     方通不屑地扫了所有在场的犯人一眼,“要知道,你们都是犯过大错的流犯,尤其是你还是一名欺奸之徒,谈何信用可言。”

     方通提及萧战的时候,嫌弃之意比他人更甚。

     萧战漠然,这也算是他的痛楚,虽然很多人都清楚十二岁的萧战是没有那个作案能力的,但那又怎样?神捕府办的铁案,谁敢不服?

     “我但求问心无愧。”

     说出这句话时,他的眼神无比清澈,就连天上飘落的白雪都为之失色。

     虬韧最烦的就是处理杂物,要他杀人绝无二话,但要他断案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啊……”虬韧烦躁的大吼一声,拍板道:“他娘的,用最简单的方法,谁打赢谁就有理。”

     跪在地上的黄苟眼前一亮,他觉得虬韧这个主意实在合他的心意,刚才要不是人太多,萧战已经被他拿下了。如今再来一次,萧战也定然不是他的对手。当下打蛇上棍道:“大人英明,全凭大人吩咐。”

     如果是之前,萧战也许还要犹豫片刻,思虑再三,他和黄苟的实力差距绝对不像表面上那么大,但也在伯仲之间,他并没有万胜的把握。但如今他已经两级了,多出的两点自有属性刚好拥有“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的作用。

     见萧战和黄苟都同意,虬韧大喜,有些兴奋地让众人让开,给他们二人腾出空间来。

     自从被打发来这采石场之后,连个能过招的人都没有,他的敲山青铜锤早已饥渴难耐了。虽说无法亲自上场,过过眼瘾也是好的。

     黄苟随手捡起一把鹤嘴锄,在手上掂量了掂量,有些不太满意,但也无法儿,整个采石场除了虬韧就只有方通可以配备刀兵,所以再不顺手,他也只有将就。

     萧战则是走到黑甲战士面前,恭敬道:“大人,可否借剑一用?”

     被萧战询问那人一愣,随即与领头对视一眼,只见那人微微顿首,并未说话。

     “我这把剑斩过十二名马贼,一头猛兽,我希望你不要辱没他的威名。”

     萧战伸出的手一颤,看到他毅然的眼神,同样坚定道:“我不会。”

     萧战双手接过利剑,隔着空气都可以感受到其上的杀意与寒冷,在空中抖了一个剑花儿,大笑道:“好剑!”

     此剑虽不是系统武器,不能直接给他战斗加成,但配合起基础剑法,绝不是黄苟可以挡住的。

     这第一战,他赢定了。

     眼睁睁看着萧战拿到一把顺手的武器,黄苟有些傻眼了。说好的公平战斗呢?

     “接着。”

     方通是铁了心要萧战失败,最好是让他死在这场决斗当中,便将自己的佩刀取下扔给黄苟。

     黄苟握着刀柄哈哈大笑,虽说不是他最擅长的大环刀,但砍头依然利索。

     “好!”

     这声“好”是虬韧叫出来的,在他看来,两个人一人拿一把锄头决斗像什么样子,只有刀剑之间的拼杀才能让他热血沸腾。

     萧战不满地瞅了他一眼,心道:你到底有没有一点立场。

     萧战和黄苟两人分东西而立,手中或刀或剑,待虬韧一声令下,黄苟便真的化身一条疯狗挥舞着大刀咬了过来。

     萧战没有选择和他对拼,而是错开他的刀锋,一式基本剑术直点他胸膛。

     黄苟感受到胸前的冷意,顿时亡魂大冒,强行变招,用刀背将萧战的剑撇到一旁。萧战自知力量不如他,手腕一转,一道圆润的弧线贴在刀身上划破了他的衣服。

     黄苟蹬蹬蹬连退三步,看向萧战的眼中完全不掩饰他的震惊,他完全不知道有剑的萧战和没剑的萧战完全是两个人。更何况萧战在开打之前,便在力量和敏捷上各加了一点,如今他的属性已经今非昔比。

     职业:战士

     称号:无

     声望:3

     等级:2

     经验:14/200

     力量:11

     体质:10

     精神:10

     准确:11

     敏捷:10

     根骨:9

     基本剑术:0-400

     基础步伐:0-100

     背包:50铜币

     力量可以让他在对拼时,多一分筹码。敏捷不仅使他的步伐更加轻盈,出剑也会更快几分。一点力量,一点敏捷,是当前的最佳加点选择。

     想想当时黄苟是如何追杀自己的,萧战便得势不饶人,几息过后,黄苟的身上便多了几条伤口。

     “真是邪门了。”

     黄苟看着狼狈,但其实像这种入口不深的伤口,对他这样常年刀口上舔血的人来说,不仅不能造成影响,反而会激起他的凶性。他所忧虑的是萧战力量不大,速度也不快,但出手准确狠辣,脚下也滑不留手的,根本没有还手的机会。

     萧战越战越勇,技能也愈加得心应手,胜负仿佛只在他的一念之间。

     “啊!”

     老孙头!

     是老孙头的声音。

     萧战正要一剑拿下黄苟,结束这场战斗,忽然听见老孙头的惨叫,顿时扭头望去,入眼便是老孙头神情痛苦地跪在地上。

     直此电光火石之刻,萧战听着耳后呼呼的风声,如背后长眼一般弯腰侧身,躲过黄苟的偷袭。

     在后悔自己的大意与黄苟的卑鄙之时,萧战灵光一闪,想起前世《倚天屠龙记》中武当派的一招天地同寿,正正切合他此时的场景。

     萧战挽过利剑,如自杀一般插向自己的腹部,待要误伤之时,剑锋一转,便贴着腰间的囚服斜向上抵住黄苟的心脏。

     哗!

     此时情况当真凶险万分,所有人无不为萧战捏了一把冷汗。黄苟的刀刃就停留在萧战的左肩之上一寸之处,萧战要是再慢一点,他整条手臂就没了。

     “漂亮!”

     虬韧首先发声,“萧战你这一招真是漂亮,老子活了大半辈子,从没有看过这么霸气的剑招。”

     虬韧这次确实不算胡诌诌,天地同寿绝对当得起霸气二字,此招一出便是打的“敌死我伤”之意,对自己不够狠的人,根本使不出这招。

     萧战对自己不够狠,但他肯定黄苟肯定比自己更怕死。因为他是一条野狗,而不是忠狗,而野狗都是怕死的。

     此战算是萧战赢了,两人同时撤开武器后,他便向黑甲战士走去,准备向他道借剑之谢。

     “卑鄙!”

     萧战听到虬韧的怒斥后,完全容不得他丝毫犹豫,因为刀上寒意已经刮到头上了。他此时的潜力激发到极限,飞快地向左旋转一步,再旋转一步,再一步……连转五步,借着转动的向心力,一剑削向他的脖颈。

     头颅!

     好大一颗头颅在飞扬。

     “我杀人了。”萧战任由喷发的鲜血冲刷自己的脸庞,手中的剑还高高举着,带着莫名的情绪自言自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