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微型金疮药与乌木剑
    “叮……恭喜玩家杀死一个普通人类(10级),获得25点经验值。”

     “叮……恭喜玩家拾得12枚铜币,微型金疮药(2),乌木剑。”

     萧战就这样呆呆地望着自己手中沾满鲜血的剑,直到系统的提示才被拉回了现实。“杀人原来这么简单。”

     他曾今还以为这辈子也不会杀任何一个人,即使传奇系统逼他也不会去做,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到了。直到黄苟身体中的血液喷发而尽,他才发现自己并不反对这种一怒杀人的快感。

     在游戏中杀人和现实中杀人是完全不同的,在游戏中他可以一日屠杀上万而照常吃饭睡觉,而在现实中莫说亲手杀人,就算看见血腥场面也有很多人受不了。萧战觉得自己是不正常的,因为他除了双手有些颤抖外,一切如旧。

     但那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兴奋。

     “大胆!”当方通出手攻击老孙头的时候,他就已经豁出脸面了。而一个已经没脸的人,除了他自己绝无二人可以让他从新拾起礼义廉耻。“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你竟敢当众杀人。”

     方通先给萧战定了性质,然后冲着他的手下怒喝:“还不将人拿下!”

     “是。”

     虬韧大怒,腰间敲山青铜锤一解,立马受到地心引力的影响往下掉,虬韧稳稳抓住锤柄,在空中划过一道大圆,越过头顶,重重的打在地上。“老子看谁敢?”

     嗡嗡……

     离得近的人只觉得一阵耳鸣,脑袋也有片刻的失神,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三步。方通也想退,却不愿在虬韧面前扫了颜面,便硬生生让溅起的石子划过自己的面庞,带出一道道伤口。

     霍!

     众人的注意力根本没在方通身上,全都盯着地上那个大坑去了。地面被虬韧陷进去足足一寸,自铜锤处向外扩散整整两米有余,坚硬的石地寸寸龟裂,像一张巨大的蜘蛛网。

     萧战眼皮不由自主地向上挑了挑,他早就听说虬韧天生神力,一把敲山青铜锤,重一百八十斤,在他手中轻如无物,杀得荒人丢盔卸甲。虽说不及李元霸的擂鼓瓮金锤的三百二斤,但现在看来,他并不是拿不起,估计是没有一匹千里马吧。

     据萧战从前的记忆,这个世界并不缺好马,比《三国演义》中赤兔还要通灵,还要强壮的宝马比比皆是,甚至还有传说中的异兽,疾如风,迅如雷,非人力所能及也。但这些东西不是虬韧这样无权无势,又喜欢惹是生非的莽夫可以拥有的。

     方通抹掉脸上的几缕血痕,不争气地咽了一口唾沫,喉咙滚动一下,嫉妒地暗骂:“莽夫。”

     “虬韧,你是什么意思?”方通生气地质问道。

     虬韧不屑地瞥了他一眼,对着所有人大声道:“这场决斗是老子主持的,黄苟实力不济,被人打败理所当然。但他却卑鄙无耻,战斗结束还从背后偷袭,他娘的死有余辜。老子今天在这儿把话撂下了,从今往后,谁敢因为这事儿找萧战的麻烦,就是跟老子过不去。”

     霸气!

     萧战默默地为他竖一根大拇指,这是萧战认识他以来,见过他最靠谱的一次。

     论实力,十个方通都不是虬韧的对手,论权力,虬韧是采石场当之无愧的头儿,他便是再是不甘,也无可奈何。只得狠狠道:“虬韧,你包庇杀人犯,此事我一定向上面报告,治你徇私枉法之罪。”

     “向上面?”虬韧大声地嘲弄道:“是找你爹哭鼻子吧?”

     “哈哈哈哈……”

     虬韧丝毫不惧方通的威胁,哈哈大笑着朝自己的营帐走去,估计今天心情大好,是回去喝个痛快吧。

     言至于此,方通也没脸再呆下了,愤恨地瞪了萧战一眼,像是在说:你给我等着。

     萧战表示很无辜,除了账本的事,我从来没有得罪你吧,干嘛一直针对我?

     他却没想过方通命令他每隔一段时间就去向他汇报,他一次都没去过。还骗他自己字都认不全,方通又不傻,能够写几十封信不带重样的人,字会认不全?

     所以在方通心中,早已认定他和虬韧已经是一伙的了,而萧战便是虬韧派来对付他的马前卒。

     两个主事人都走了,五位黑甲战士便有些尴尬了,萧战连忙迎上去,将剑上的鲜血用自己的囚服抹干净,双手奉上:“幸不辱命。”

     “恩。”那黑甲战士默默地接过利剑,只是轻哼一声,并没有说些什么。

     这也正常,在他们眼中,两个三脚猫之间的战斗只能算是小打小闹吧。

     既然任务已经完成了,而主人也没有任何挽留他们的意思,五个黑甲战士自然是准备打道回府。

     “等等!”待他们走出去十几步,萧战忽然赶上去,将他们叫住。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瓶身晶莹剔透,光亮洁白,一看便知不是凡品。瓶中液体鲜艳如火,冬日的光芒都为它失色。“古人云,投我以木桃,抱之以琼瑶。借剑之恩,以此为赠。”

     之前五个无论如何都不加辞色的黑甲战士纷纷动容,面面相觑,不知该不该接。

     且不论瓶中液体为何物,仅是瓶身便价值连城,而如此珍贵之物只能沦为盛具,其价值可想而知。

     领头那人道:“此物太过珍贵,我们不能收。况借剑之事只是举手之劳,我们受之有愧。”

     萧战劝道:“对于你们来说也许只是举手之劳,但对于我来说却是救命之恩,请你们务必收下。”

     他们对视了一眼,有些犹豫:“那我们只取瓶子便可,瓶中之物你拿回去。”

     萧战愕然:“瓶子只是一件盛具,本身没有任何价值,而瓶中之物才是真正能够救命的东西。”

     “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你们当中有人性命垂危,它或许可以就你们一命。”

     听罢,他们再也不能掩饰内心的震惊,“你的意思是它能起死回生?”

     萧战连连摆手:“起死回生是神仙都做不到的事儿,它最多只能保你不死罢了。”

     “那也是神药!”

     黑甲战士这次没有再拒绝,他可以忍住财帛的诱惑,却无法抵住住对生命的渴望。作战的士兵大多数都不是在战场上厮杀而死的,而是回营后救治不利而亡。所以一瓶金疮药对于他们来说就是一条命。

     五人纷纷向萧战抱拳:“大恩不言谢,往日有用得到我张经的地方尽管开口。”

     “我刘涛。”

     “我胡建。”

     “我李兴国。”

     “我盛青华。”

     他们的话都不多,但都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出对萧战的感激。

     ……

     “啪!”

     萧战猛的一拍脑袋,我就是琢磨好像忘了什么东西。这倒霉催的,我的《三字经》,《千字文》……还有《孙子兵法》都裹在账本里面啊。

     萧战气得捶胸顿足,他倒不是吝惜自己的劳动成果,关键在于那都是从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出现过的著作。尤其是《孙子兵法》,不管是哪个谋将看见了都可以一眼瞧出他的价值,到时候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虽然这里没有黄河,但比黄河大的江多的是。

     看着张经五人骑马奔驰的身影,他就算追上去,也连灰都吃不上了。

     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便是,“慎独”二字他还是学过的。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萧战很谨慎,在默写的时候,故意避开了那些有明确的时间地点的内容,皇帝二字更是万万不敢提,虽然他明知道自己身边没人。

     事已至此,他再抱怨也于事无补,索性将烦恼抛在脑后,研究起他人生第一把武器起来。

     乌木剑

     锋利值:6

     力量+2

     耐久:7/7

     装备需求:等级1级,力量10点

     力量加二!

     这款游戏萧战还未正式开始玩就穿越了,所以他并不知道游戏里面是如何设置装备属性的,但现在看来是极好的。

     传奇的爆率是出了名的低,一般的怪物只爆金钱和药品,能够出一把乌木剑,萧战便已经很高兴,这还是沾了越级杀怪的光。

     游戏里面,等级最低的人形怪都是十级的,他估计黄苟也差不多是十级。所以出一把武器,还算正常。

     将乌木剑装备到装备栏中,萧战的属性就再次上升了一层。

     职业:战士

     称号:无

     声望:2

     等级:2

     经验:39/200

     力量:11+2

     体质:10

     精神:10

     准确:11

     敏捷:10

     根骨:9

     基本剑术:0-400

     基础步伐:0-100

     背包:63铜币

     13点力量,虽然和虬韧还差得远,但足以让他在对付一般士兵时不落下风。这就是装备的作用,相当于让他平白无故升了一级。

     虽然比乌木剑强力的武器多的是,但它却是现在最适合萧战的武器,因为在非战争期间,除亲兵以外,百户以下的普通兵士不可配备刀兵,而还是流犯之身的萧战更是如此。乌木剑徒具刀剑之形,不备刀兵之利,在习武之人眼中,它就是一小孩玩具,所以根本无伤大雅。

     黄苟一死,他的党羽自然群龙无首,无论对萧战还是老孙头都再无威胁。萧战秉着只诛首恶的原则,大度地放过了他们。

     ……

     浓云遮月,似乎老天爷不愿给那些身在异乡,有家难回的游子与家人同赏一轮圆月的机会。

     萧战摸过床板上冰冷黯淡的月光,喃喃道:“南都,你已经等不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