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3章 找屁股的代价
    青云道长继续慢悠悠地说道:“这工作呢,是艰巨了点,所以待遇嘛,一天给你五千块酬劳吧,要是找到了,再奖励你二十万!”

     “五千?!”巴白一阵恍惚,他爸妈一年到头起早贪黑,才转两万块钱不到,这找一天就给五千!巴白感觉今天的喉咙怎么特别干,肯定是今天天气太热了,让这鬼天气给热的。

     “一天五千人民币?!”巴白觉得自己应该确认一下,万一人家给自己五千冥币,自己上哪儿花去。

     “当然是人民币?你还想美元?”青云道长一瞪眼。

     “五千,二十万!五千,二十万!”巴白终于懂得范进为什么会疯了,自己还没赚到钱呢,就这般想想,感觉心脏就要受不了了。这世界也太疯狂了!

     “不对!道长您说您孙女从小走失了,您怎会有她的照片,而且还是屁.股的照片?这……不会是您的相好吧!”巴白怎么感觉怎么不对。

     “相你个头!我相好的屁.股给你看啊,你的脑子呢,PS懂不懂!”青云道长赏了巴白一个爆栗。

     “可您给这么多钱,还不如去新闻媒体做广告呢,我一个人怎么可能找得着?”

     “做广告?怎么做广告,放张屁.股照片上去么?还是说每个女的回家看看自己的屁股?有这花纹的来这里给我看看,万一每个女的都去纹身纹一个,难道我就坐在这里天天看着一排排屁股?”青云道长吐沫乱飞地说道。

     只是他说得画面太过香艳,巴白只是微微一想,连就红得不行,整个人又僵直了。

     “这个……我若是兼职这个工作,不用交手续费、报名费啥的吧?”巴白从那香艳无比的遐想中退了出来,小心翼翼地说道,好多虚假招聘都是靠这招骗钱。

     “嗤!”青云道长斜睨巴白一样,“你当我这白云寺是骗子是吧!”

     说罢,转过身,走到一个阴暗的角落,打开一个四四方方、显得有些破旧的大木箱,从那黑乎乎的箱子里取出一大叠纸出来。

     哦,不,那不是纸,而是人民币!是崭新的人民币,这一小叠应该就是一万吧?这里总共五叠,难道是五万不成?

     巴白的眼睛都直了,都说寺庙有钱,今天果然见到了,那个破箱子里装得难道都是钱?刚才他看青云道长伸进手去,这箱子分明很满的样子。这也太有钱了吧?!这整整一大箱子的钱,就这般随随便便地放着,这青云道长就不怕被偷了么?

     那青云道长走过来,把那叠钱塞到巴白的手中:“这是定金,一共五万,以后每个礼拜给你打一次钱。暑假开始计时吧,一周休息一天,其余时间每天都得出去找,要及时向我汇报寻找的情况,反正整个过程多拍一些照片发我微信吧。要是发现你怠工,我们可是会把钱要回来的。”

     “哦噢喔!”巴白囔囔应道,整个人都呆滞了“这世界太疯狂了!赚钱就这么简单?又或者……这钱难不成是假的么?”

     巴白猛地警醒,他顾不得青云道长有什么想法,走到门口光线明亮的地方,抽出一张仔仔细细地查看起来。

     有一年,他父母曾经辛辛苦苦大半年,种了药材拿去卖,结果却换来一张假币,父母那次都伤心流泪了,这事,让他印象非常深刻。所以,他对钱很上心,对于辨别真假币曾经做过深入的研究,可谓是很有心得。

     他随意抽出七八张,可每一张都是真的,他手里真的是五万块钱!

     巴白觉得手里沉甸甸的,这可是父母两三年的血汗钱啊,可自己如今却拿在手中,而且以后每天都有五千!

     “这老道士不会是我们班上哪个女生的爷爷吧?她想帮我?也不对啊,帮我也不用让我去看女人的屁股吧?难道是这老道士后继无人、岁月无多,准备把这寺庙的财产给我继承,这也不像啊,那老道士虽然满头银丝,可脸上连一丝皱纹都看不到,不像个快死之人?难道这老道士是我亲戚?又或者难道我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一时间,巴白的脑子不够用了。

     “好了,收了定金,也该签个合同了!”青云道长看着已经差不多癫狂的巴白,把他给拍醒。

     “合同!对!要签合同,而且得认真仔细地看,是不是黑合同!要是合同上要把我全身的器官给卖了,那可就惨了!”巴白回过神来,马上警惕起来,大声说道:“对!要签合同!麻烦道长把合同给我看看!”

     “好叻!”那道长递过来一叠烧香纸。

     “道长,不带这么玩的吧?这纸拿来写合同,是不是太不正规了点?”巴白神情抽搐,在想要不要去接。

     “拿着!然后过来,跪在这里,对着佛主说‘我巴白,保证认真完成此次工作,若有懈怠,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说好就可以走了!”青云道长指了指那个佛像前的蒲团。

     “不会吧,这也太儿戏了些!”巴白一脸难以置信,如今这年头,谁还相信这誓言啊,要是誓言能卖钱,全国老百姓都发财了。可对方既然都这么说了,巴白自然不敢有意见,岂不是更好,怎么说自己手里可是沉甸甸的五万哦。

     他规规矩矩地跪下,按照青云道长所说的,从头到尾说了一边。

     青云道长接过他手中的烧香纸,在蜡烛上点着了,烧香纸闪着火花,没一会儿便化作灰烬。

     只是最后一片烧香纸落下的刹那,一道青烟猛地一晃,碰到了巴白收回来的手掌后背,他的手掌一阵微热,可转就消失不见。

     “你可以走了!”青云道长见事情已了,便开始赶人。

     巴白问他要了个黑色的塑料袋,把那一大叠钱给装了,然后心中惴惴地出了禅房,他既担心这当中有什么阴谋,又担心手中的前让人给抢了。

     这可是五万块钱哪!他都快二十岁了还是第一次亲手拿着这么多钱。

     巴白一路出来,每见到一个和尚,就问:“请问青云道长是这个寺庙的主持么?”而那些和尚都给了他肯定的答复。

     巴白走出庙门,回头看看这气派无比的庙宇,心情大好:“肯定是上次来玩时,被佛主看上了!对一定是这样,以后没事情应该多去庙宇走走,万一那个菩萨看自己顺眼呢?”

     巴白心中升起一个新的人生理想,那就是走遍全国庙宇,拜遍全国菩萨。

     他再看着那仍旧拍着长长的进香队伍,心里更是乐开了花:“这些人都是来给自己送钱的啊!来吧!来吧!让这世界再疯狂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