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主峰探友
    这一日,天空晴朗、万里无云。夏颜默默的蹲在瀑布前,捡起边上的小石头扔进去。然后,再捡,再扔进去。

     “颜儿,再扔下去,瀑布该被你填平了”云清无奈的走了过来。

     “师父就会夸大其词”夏颜嘟着嘴,站了起来。这么大的瀑布,怎么可能被填满。

     云清来到她面前,低头与她平视:“恩,还有什么词语,都说出来。好好的,赞美赞美为师”。

     夏颜嘴翘的更高了,她这是赞美吗。这个世界上能把贬义当成褒义来接受,并且不引以为耻,反以为荣的。除了她家强大无比的师父,还有何人呢。

     “可是有什么烦恼”云清也不在意她是否在心里诋毁自己,直了身子,轻声问道。都看她半天了,一直闷闷不乐的。难道是和他待得无聊了?想了想又觉得不是,他是多么会讨徒弟欢喜的师父呀,怎么可能会无聊。

     夏颜抬头看着他,又低下。再抬头,再低。当她第四次抬头时,云清支着她下巴,无奈道:“跟师父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哎,心酸呀,徒弟这么小就跟自己隔阂了。

     看着自家师父那哀伤的俊脸,夏颜笑了起来,嘴里撒着娇:“师父,您想什么呢。徒儿是想主峰的好朋友了”。那天走的时候招呼都没打一个,不知莫离伤好了没有,不知道有没生气呢。

     云清顿时由阴转晴,笑开道:“颜儿就为这事烦恼,直接去主峰找人就好了”。他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原来就为这个。呵,他的傻徒儿呀,还怕自己不让她去不成。

     “真的可以吗”夏颜闪烁的眼睛,她以为各峰之间是不能来往的呢。就像清颜峰上,她来了好几天了,除了师伯,谁也没见到。

     再三的跟自家师父确认,才驾着小云朝主峰的方向飞去。

     云清看着她脚下,眼中闪过复杂。那日颜儿嚷嚷跟他学驾云术,不管他怎么解释只有突破元婴后期进入化神期才能学会,她就是不信。最后,他被闹的没法,只好依了她。谁曾想,被他用丹药灵果堆出来的元婴初期徒儿。意外的‘争气’,一次性就学会了。虽然吧,云是小了点,但到底成功了不是。

     犹记得那日师兄上来,见此也是吃惊不已,这可是从未有过的先例。他二人是既惊喜,又担忧。这事传出去,只怕会惹下大麻烦。最后,他们只得叮嘱颜儿,对人就说小云是师父给的法器。倒也不怕被人拆穿,因为,连他和师兄都看不出来小云的本质,就如没人能看出颜儿的修为一样。

     主峰之上,新近弟子排成整齐的队伍,朝气蓬勃的挥舞着热血。肖亦然冷着脸,不时的穿梭在弟子中央指导着。莫离也在弟子中间,绯红的苹果脸,加上沁湿的衣衫,证明着她的努力。

     一派正能量,看得人热血沸腾、与有荣焉。若说要有什么格格不入呢,无非就是林泫了。只见他嘴里含着一根野草,背靠石阶,翘着的二郎腿不停的抖动。要形象没形象,要气度没气度。拿他跟肖亦然一比,还是那句老话: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夏颜看驾着小云,在无人的地方降落。偷偷靠近,双手狠狠一拍:“干嘛呢”。

     林泫吓了一跳,嘴里的野草掉了下来。正要发怒呢,看清之后,顿时惊喜道:“夏颜,你怎么来了”,也不说一声,让他有个准备不是。自家刚才那个没形象的样子,铁定被瞅了个正着。

     夏颜不知他心里的话,看了看下面说道:“林泫,你怎么不跟肖师兄一起指导新人呢”,心道,也好过这么无聊。

     林泫耸肩不满:“我说夏颜,怎么叫我就是名字。搁肖亦然哪儿,就成肖师兄了”。怎么一个个都把他区别对待呢。

     夏颜将他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正经道:“你那里像师兄了”?

     质疑的表情毫不掩饰,林泫郁闷,也跟着上下打量着自己。他不就是随意了点,不拘小节了点,还有就是平易近人了点嘛。

     夏颜撇嘴,嫌弃的看着他没个正行的样子。心里同情起林爷爷来,养了他那么多年。这心态得多好,才不会被气死。

     远方酣睡的林长老打了个喷嚏,在梦里说了句:可不是嘛。

     “颜儿,你什么时候来的”莫离一把抱住她,埋怨道:“都这么久了,也不知道过来看看我”,她是不知道清颜峰易出不易进吗。

     夏颜含笑的看着她,也不嫌弃她满身汗水。握着她手腕,用灵气打探着她的伤势。

     莫离见她握着自己手腕就知道缘由了,心中一暖:“早就好了,不然怎么能练功呢,不信你看”,说着边跳边挥舞着手臂。

     夏颜看她的动作有点眼熟,一时想不起来,也就不想了。知道莫离痊愈了,心里也松了口气。

     “夏颜,你来了”肖亦然走了过来,每走一步,他的心就跳跃一下。他发现,每次见到她都会失控。但是,只觉并不讨厌这样的感觉。

     “肖师兄,辛苦了”见之前热闹的地方,已经空无一人。夏颜猜想,今天的训练结束了。

     林泫不满的挤过来,指着自己看着夏颜道:“我也辛苦了”。

     “玩了一上午,睡了一上午,也不知道哪里辛苦”莫离哼道。

     林泫一听,火了。指着莫离得鼻子:“我就是辛苦了怎的,你看看你,浑身是汗的扒拉在夏颜身上,不嫌脏呀”。

     莫离这才发现自己一股汗味,抱歉的看着夏颜。

     夏颜轻轻摇头,随手一个清洁术。二人身上干净如初,隐隐还有着似有似无的桃花香。

     莫离见自己身上萦绕的一层粉色的雾气,之后就一身清爽。顿感神奇,崇拜的望着夏颜。

     “这是清洁术,并不难,有灵气皆可使用”肖亦然解释道。

     莫离点头,却更加崇拜的看着她:“颜儿,你已经引起入体了吗”,她都还没有,难道是因为太笨了。

     她一提,肖亦然和林泫也都反应了过来,齐齐看着夏颜。

     “呵呵”夏颜干笑:“那个、其实,入云霄之前就已经开始修炼了”。

     莫离一副还好是这样的样子,林泫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他们就说嘛,入门才几天呀。就是天才也不能这么快修炼不是。

     肖亦然见她回答的有点奇怪,试探性的问道:“夏颜,你,现在什么修为”。

     夏颜白嫩的小脸,一阵红、一阵白。这个问题,她是拒绝的。她确实修为不浅,然则就如观赏性法器,并没有什么用。说实在的,就是她根本就没有正儿八经修习过。看着那三双充满疑惑与好奇的眼睛,她深吸口气,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几不可闻冒出两个字:元婴。

     林泫和莫离‘额’的对视一眼,显然是没听清。二人又齐齐的转向肖亦然,只听肖亦然异常沉重道:“元婴期”。二人顿时尖叫,颤抖着手指着她。

     夏颜连干笑都笑不出来,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又解释了一下:“只是元婴初期”。

     颤抖的二人顿时僵住,他们听到了什么,只是元婴初期。这个‘只是’有多重,她知道吗?

     “好了,别装了。修为再高,她也是夏颜”肖亦然嘴上虽然这么说,心里的惊讶,却并不比二人少。毫不夸张的说,他受到沉重的打击。从小跟在师父身边修炼的他,只不过元婴中期。被誉为云霄天才的他,此时真是情何以堪呀。他决定了,待会就去找师父。把门派的事情都交回去,他要闭关修炼。

     他的话让二人释然了,不管怎样,她是夏颜。他们四人,是永远的好朋友。所以,修为高是好事。带出去说,这是我朋友,忒有面儿了。

     四人一直闲聊打闹,直到吃过晚饭后,夏颜才招出小云准备回去。三人见此又惊了,她淡定按照师父和师伯的叮嘱,道:这法器是师父给的。然后挥手道别,悠悠然的回清颜峰。

     林泫欣欣然的跑到自家爷爷面前讨要法器,林长老一巴掌将他拍开,道:做梦呢,哪来这样的法器。然后就被嘟囔他不是亲爷爷,要死要活的在地上打滚,让人头疼不已。

     而另一边,肖亦然和莫离扭扭捏捏的,颇为不好意思,实则满脸希望的向自家师父讨要法器。后者二话不说,罚了二人面壁。肖亦然得偿所愿,也就不怎么失落了。莫离哭丧着脸,她果然不如颜儿会讨师父喜欢。

     云谨见此心道:师弟,看你徒弟惹出的祸事,他上哪儿变出这样神奇的法器来。

     “颜儿回来啦,饿了吗?”云清坐在石桌前,温柔的看着她。

     夏颜一愣,眼中有些酸涩:“师父,您干嘛不自己先吃非要等徒儿回来,您不知道徒儿已经吃过了吗”,她吼的大、声,好像这样就能躲过自己过失。

     “这样呀”

     清润的嗓音带着低落,夏颜眼中含泪,自责道:“对不起师父,徒儿应当先跟你讲一声的”。

     “无妨”云清不在意的笑着,他吃饭不过是为了陪她,做了一大桌子菜就为等她回来。虽然有些失落,但更不忍她难受。

     夏颜环着他脖子,趴在他背上。闷闷道:“师父,后天是新弟子回家道别的日子”。

     云清似有一震,是呀,他差点忘了。修行无岁月,道别是为了让弟子少些念想。毕竟,之后见面的距离会越来越长,时间越来越短。

     不见回答,她依然自顾道:“颜儿也想下山”。

     云清叹着气,沉默不语。

     夏颜趴在他背上快睡着的时候,他才轻轻“恩”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