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山月不知今几何
    第二天,天未亮。夏颜双眼朦胧的被自家师父,从床上拖了起来。

     “师父,您听说过男女授受不亲吗”?

     夏颜满脸不满的嘟啷着,云清挑起漂亮的眼睛,将自家徒儿上下打量了一遍。特别认真道:“这么说来,为师是有点吃亏”。

     说完,假装没看到自家徒儿满是怒气的小脸,将手腕上亲手制的新衣予她穿上。

     夏颜只觉,心底生出一丝火苗。正待爆发之际,见自家师父那般生疏和小心翼翼的帮她穿衣服,突然之间又不知该作何反应。

     云清微微蹲下纤长的身躯,轻轻的将裙摆拉直理平。嘴角勾起一抹浅笑:“颜儿,这身衣服,可还喜欢”。

     夏颜低头打量着自己,内着乳白长袍,腰间用丝带系成蝴蝶。外着浅黄薄衫,裙尾绣着不知名小花。

     “可是不喜?颜儿喜欢什么样的,告诉为师,为师都可以制出来”云清见她久久不说话,心里有些失落。

     夏颜眼中闪过一丝诧异,心里有着从未有过的温暖:“师父亲手所制,徒儿又怎么会不喜欢呢”?

     非常大方的送给自己师父一个大大的拥抱,后者稳稳的将她接住,温和的笑着,眼中有着他自己都未察觉的宠溺。

     当第一抹阳光,越过枝头时。

     云清吸收完最后一口灵气,缓缓睁眼。

     在对面不远处的大石上,夏颜盘腿而坐,双眼自然合上。面色平和,双手屈指放与膝,身上散发着似有似无的光晕。

     他起身,走到自家徒儿面前。慢慢蹲下,面上似凝重,似欣喜。

     一时起兴收下的徒儿,竞是这般天才。他不过告诉她口诀,她就能自行引气入体。生成的灵气,还能自动护体。这样的体质,天生适合修炼,也注定多坎坷。他宁愿她平庸一些,万事有他相互。她只需要无忧无虑,没心没肺就好。

     夏颜身上的光晕散去,她慢慢的睁开眼睛。本就黑亮的眼睛,变得更加纯净。小手抓着自己头发,不好意思道:“师父,我饿了”。

     看时辰,午时都已经过了,自己可是还没吃早餐呢。

     云清无奈又温和的拉着她的小手:“我们回去吧,为师给你做好吃的”。

     心里无奈摇头,这孩子心是有多大,这种时候不是应当先问修行的事吗。

     夏颜依着师父的手,从石头上跳了下来。兴奋的数着自己想吃的东西,

     “师父,我要吃糖醋排骨、炸土豆条、、、”

     “好,可是,你说的,为师,全都不会”

     “。。。”不会您还答应得这么爽快。

     云清轻笑,揉着自家徒儿的脑袋:“放心,为师不会饿着你的”。

     他虽然早已辟谷,但是厨艺一向不错。徒儿说的菜,他虽没听过。但也不是做不出来,只是想逗逗她而已。

     夏颜勉强的点点头,有吃的就好,她已经不挑了,谁让她什么也不会呢。

     回到家,云清便主动进入厨房。夏颜则是坐在院子的石凳上,无聊的撑着下巴,视线在周围扫视着。她到这里已经第二天了,竟然还没有仔细看过这里的环境。

     此处位于山顶,房子是竹屋。一间书房,一客厅,一卧室,独立厨房。她的到来,使得云清让出了自己的卧室,去到书房休息。不过,反正他不用睡觉也可以,在哪儿都无所谓。

     屋外的院子,中间放着石桌石凳,周边种着各种不知名的花草。

     一阵香味从厨房飘出,味道闻着还不错,夏颜更是饥饿淋漓。

     眼里突然闪过一丝恶趣味,不知道她家仿若谪仙的师父,做饭是什么样子。白袍会不会被弄黑,皓白如玉的俊脸会不会被熏的发黄。

     思及至此,飞快的跑向厨房,偷偷的趴在门口偷看。

     只见,云清广袖微挽,仙姿摇曳。左手掐着法决控火,右手拿着锅铲不时翻炒。脸上一片淡然,身上纤尘不染。

     夏颜看得热血沸腾,自家师父干什么都养眼。她家师父除了长得帅、法力高强,还会做饭,制新衣。关键还是真心疼爱自己,这样的师父,到哪儿去找呀。

     “颜儿”云清收起法决,无奈道。

     这孩子想什么呢,眼睛咕噜噜的转个不停。在门口爬了半天,不进来,也不说话的。

     夏颜飘忽的眼神一定,回过神来。随后,不顾云清手里还端着菜,跑过去,紧紧抱着他的腰。

     “师父,遇到您,真好”。

     云清将手里的盘子抬高,免得徒儿碰着。溢出一丝浅笑:“颜儿”,

     等她抬头,故意蹙眉,眼里满是笑意却全是笑意“遇到你,真烦”。

     夏颜嘟嘴,自家师父能不能不要这么扫兴。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见他背过身去,温柔的说了一句:

     “为师,甘之若醴”。

     夏颜顿时感动的一塌糊涂,然后又见她师父踏出门口,轻飘飘的来了一句:

     “为师做的饭,颜儿可要全部吃完额”

     夏颜看了眼云清手中的三盘菜,又看了眼厨房剩下的三盘菜。心里暗道:师父,您老人家真当徒儿是某种,吃了睡,睡了吃的某种动物吗?

     云清做的饭堪比大厨,食量一向很小的夏颜,也是吃了不少。

     奈何云清仍觉得不够,半喂半灌,直到小徒儿肚子已经撑得冒起来才勉强罢休。心里不住摇头,什么时候才能把徒儿养胖呀。

     师徒二人,就这样每天过着精彩的日子,一晃就是十多天。

     夏颜倒是被喂得胖了不少,脸上竟隐隐带着婴儿肥。配上白嫩的皮肤,黑亮的大眼,意外可爱。

     云清对此甚为满意。

     某天,云清带着徒儿去逛集市。卖东西的大婶,不停的夸她。云清自是得意,夏颜自然害羞。

     人也越来越活波,变得有些调皮。一半是被她家师父宠出来的,一半是潜移默化带出来的。

     云清对此欣慰,又无奈。

     夏颜端着自己亲手泡的茶给师父,云清喝完一口吐出来,里面加了盐和醋。

     云清吐完之后,突然倒地不起。夏颜急了,不停磕头认错。等她泪水直流、额头红肿,她家师父慢慢的拍拍衣角站了起来,打了个哈欠说道:地上太硬,还是回书房再睡吧。

     法术是立学即会,现在要是对上夏芸,那是一个秒杀了得。加上云清丹药灵果不要钱的喂,体内少说也有百年功底。对上她爹,应当也不会吃亏。

     原本柔弱内向的孩子,渐渐的偏移了原来的道路。

     直到某个明亮的夜晚,云清和夏颜坐在院子里看月亮。

     夏颜望着圆圆的月亮,顿起思念之情。自己离开这么久了,不知道爹爹可有找过自己。

     若有,紫苏会告诉他,他女儿只是被带去疗伤。他又会不会担心自己的伤势,担心自己被陌生人带走,会不会不放心的亲自出来寻找呢。

     还有紫苏,是不是被夏芸欺负了。而夏芸母女是不是在高兴自己的消失呢。

     云清叹了口气,沉沉道:“颜儿,为师明天送你回家可好”,

     如果可以,他并不想让她回去。因为那个地方,只会给她带来伤害。但他也明白,自家徒儿对她爹的在乎。

     想到这,心里有些泛酸。在徒儿心中,爹爹比师父重要吧。

     夏颜闻言,望着自家师父,淡淡的回了一个“好”字。

     皎月缓缓的退下,朝阳慢慢的浮现。

     云清扶手而立,白云以最慢的速度行驶。一身粉色衣袍,衬得清冷的气质多出一丝温柔,竟比白色更显仙逸。

     夏颜穿着同样粉色衣裙,看起来越发的娇俏可人。她席云而坐靠着自家师父,手里拿着精美的糕点吃个不停。

     云清见此无奈,轻声道:“颜儿,为师做的糕点虽然好吃,但是吃得太多,怕也不好消化”。

     开始的时候只想着,把自己徒儿养胖点。天天变着花样的做饭和零食给她,谁曾想养成了馋猫。偏偏这个馋猫长期营养不良,导致胃也不太好,消化慢。经常贪吃的后果,就是肚子疼。

     有他在,倒也不怕。一个仙法,或者一颗丹药就可以搞定。但这会不是送她回家嘛,等他离开了,她要是肚子疼可怎么办才好。

     云清越想越担忧,索性收缴了自家徒儿的糕点。

     夏颜盯着自己空空的双手,习惯性看向自家师父。却见他捻起一块本该是自己的糕点,吃得正欢。

     顿时不依,拉着云清衣角站起来,嘴里嚷嚷:“师父,您怎么可以抢自己徒儿的零食呢”。

     “额?”云清思索了一下,不在意道:“为师吃自己亲手做的,怎么能说是抢呢”,满脸理所当然,好似在做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那也是您做给徒儿吃的,您快还给我”夏颜拉着自家师父的衣袍不停拉扯、不依不饶。

     云清不由感叹,幸好自己衣服质量好。一般布料,那里经得住他徒儿这般折腾。

     “颜儿,以后都不想再吃为师做的东西了吧”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呀,夏颜顿时改拉扯为整理,露出讨好的笑容,

     “师父,您随便吃,多吃点啊”,

     心里怄得要死,她的美味呀。为了长久打算,只得放弃眼前了。

     云清浅笑,当着她的面,又咬了一口:“乖,不愧是为师的好徒儿”。

     夏颜撇嘴,移步靠在她师父的背上,来个眼不见为净。

     一阵微风拂过,带来几片粉色花瓣。她伸手接住一片,突然睁大眼睛:“师父,您身上的是桃花香”。

     云清微微低头一嗅,桃花?他一不是桃树化身,二,他也不带香囊抹香粉。这味道从何而来。

     “师父不知道?”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体香。

     云清轻轻的摇头,他确实不知。他从未听其他人提过。

     夏颜趴在自家师父怀中,闻着越发清晰的香味,她以为师父是不喜欢自己身上有味道,她不想看师父苦恼的样子。也确实对这香味有着莫名的熟悉和喜欢。

     “徒儿很喜欢这味道”

     云清收紧怀抱,纵容道:“颜儿喜欢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