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师父闭关
    夏颜修养了好几天,天天灵果丹药,顿顿补品,才告别了虚无的无力感。重新恢复活力的她,还来不及兴奋。云清就告诉她要闭关修炼,叮嘱她在这多时间里照顾好自己,饿了就去主峰蹭饭吃,被欺负就找掌门师伯撑腰。

     说完不等她反应就闭门结界,任她如何吼叫折腾,都没有丝毫反应。最后夏颜自己折腾累了,也只能接受这个事实了。只是心里不断的抱怨云清太不负责任,以及那隐隐的担忧。

     没有师父温柔的督促,夏颜更懒散了。每天睡觉睡到自然醒,肚子饿了就去主峰找吃的,无聊了就去找好友玩。修炼什么的都是浮云,生活过得好不惬意。受她影响,一向勤奋努力的莫离,勤劳刻苦的肖亦然和不着边际的林泫,也都整天无所事事陪着她玩耍。

     林长老见此也就最多哼哼两声,谁让他的宝贝孙子本就如此呢。这些年来,他管也管过了,骂也骂过了,打也打过了。这孩子不仅没有改正,还越来越没脸没皮、变本加厉。最后他索性就由着他了,谁让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呢。

     云谨就有些发狂了,他一向教导弟子成为正直严谨、勤恳稳重的人。莫离刚入门,年纪还小就罢了,肖亦然他可是教导二十多年了。如今这般懒散、不修边幅,真的让他很是失望。况且,肖亦然这一甩手,事情不都成他来处理了嘛。

     看这几个孩子整天混在一起胡闹,就差搬到一起住了。他有心管教,又怜惜夏颜小小年纪就屡受波折。这心伤、内伤、外伤刚好,师父又闭关,落得无人照料。他本想把孩子接到主峰来住段时间,他也方便照顾。结果这孩子硬是不肯,非得每天回去。他心知孩子对师弟的依赖,也不好强求。

     这一晃呀就是十多天,云谨屡屡被这几孩子闹的忍无可忍的时候。夏颜总是率先站出来老实巴交的认错,然后用她那清澈无辜、天真无邪的大眼睛,扑哧扑哧、一闪一闪的望着他。直看得他心软不已、内疚附加、不住自责,最后还的拉下脸面来哄师侄开心。他不是没看见这几孩子背着他露出的奸计得逞样,偏偏每次都痛且快乐的上当。

     云谨每天都在祈祷自家师弟早日补回修为出关,把他家那讨喜又讨嫌的精灵古怪弟子带回去。好还他一双一本纯良、勤奋刻苦的好徒儿,他这段时间每天都唉声叹气操碎了心了。

     夏颜撑着懒腰,不情不愿的床上爬了起来。要不是肚子太饿,即便是现在已经日照高头,她也是不理会的。既然师父要让她自生自灭,那她就自甘堕落给他看,看他出来之后是生气还是自责。

     心里嘟囔着,跌跌撞撞的爬上小云朝主峰的方向飞去。

     云霄的伙食还是不错的,每天都荤素合理、完美搭配。虽比不上云清的技艺高超,却也堪比一般大厨。以至于每日饭点,食堂都是人群暴增、你争我抢,好是一番热闹非凡、相亲相爱的场景。

     莫离目不转睛的盯着桌上的菜肴:“颜儿怎么还没来呀,不会又睡过头了吧”。

     “说不准哦”林泫拿起筷子“我们先吃吧,给她留点就是,我肚子早就饿了”。

     肖亦然啪的拍掉他正要下手的筷子,面不改色道:“再等等吧”。

     林泫见到嘴的菜飞了,气的差点拍桌子“夏颜要是今天不来,难道我们就一天不吃饭吗”,嘴上虽是气氛,却也没有再抬筷子,只是有些着急的看着门口。

     “谁说我不来了,不来我吃什么呀”夏颜悠悠的在莫离右边的空座坐下,拿起筷子就开吃,半点没有晚到的愧疚感。

     肖亦然夹了两颗青菜放在她碗里“别挑食“,说完才自己吃了起来。

     “就是,就是,挑食会长不高的。”坐她对面的林泫幸灾乐祸的看着她,手下动作却是不停,吃得正欢。

     夏颜瞪了他一眼,不就嫌自己长得矮嘛。但这能怪她吗?她连母乳都没喝过,身体本来就弱,再加上长期营养不良,长成这样已经是后来被师父养的好了。

     “颜儿,别理他”莫离以为夏颜想起了夏府不开心的事“他就是一乌鸦,嘴里总没好话。个子娇小有什么不好,看着多可爱呀”。

     “可爱,她那里可爱了”林泫像听了什么笑话般笑了起来。

     莫离斜视他一眼,转向对面“肖师兄,你说呢”?

     “恩”肖亦然见夏颜碗里的菜吃完,又夹了一筷子进入。

     “看,肖师兄都同意了”

     林泫哼了一声埋头吃饭,嘴角多了一丝笑意。

     吃完饭后,几人跑到练武场晒太阳。此时日头正盛,弟子们又练了一上午,现在都回去休息了。所以现在练武场空无一人,他们几个闲人的到来倒是增加了几分人气。

     “其实,你们不用陪我也没关系的。”夏颜望着天空说道。

     “别看了,眼睛会晃花的”肖亦然抬手盖在她眼前,见她低头才接着说:“就当我为自己懒惰找个借口吧”,受云谨影响,他自小性子冷不与人亲近。所以他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修炼上,从没享受一刻孩童的时光。这十几天来,他虽是陪着夏颜,又何尝不是为了给自己放个假。

     “对呀颜儿,有你在我才敢偷懒。师父太过严厉,我在他面前都不敢抬头”莫离可爱的吐着舌头。

     “哟,你还有怕的人呀”林泫逗着莫离,灵活的躲开她的拳头“反正我平时也这样”满脸不在乎的在夏颜身旁坐下。

     夏颜浅浅一笑,心里暖暖的。心道:有朋友的感觉,真好。“也不知道师父还有多久出关,他老人家再不出来,掌门师伯和林长老,估计都得被我们逼疯不可”。

     她一说完,几人都默契的相视一笑。

     刚好路过的云谨,本就板着的脸顿时黑了下来。刚想走过来教训两句,见几个孩子笑得纯真开怀,叹了口气,默默离开了。算了、算了,他就当眼不见为尽好了。

     “哪有那么快出来”林泫刚说完就眼神闪烁起来。心里狠狠的给了自己一巴掌,哪壶不开提哪壶。大家都有意瞒着,也是不想夏颜担忧自责,他怎么就一时口快说了出来呢。

     莫离难得脑子灵光一次,猜测道:“难道是之前救颜儿损了修为”?

     “莫离”肖亦然皱眉制止她继续猜测,他当时正罚面壁,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林泫的反应,还是让他猜出了几分。

     夏颜紧紧的抓住林泫的手臂,危险的看着他“说,你知道些什么”?

     林泫见逃跑不成,瞬间沮丧着脸“夏颜,你别逼我,我会被打死的”。想到自家暴力老头,和黑脸的掌门,以及高深莫测的云长老,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肖亦然叹了口气“林泫,说吧”。

     林泫横了他一眼,说?你是说得轻巧。

     凶神恶煞的夏颜见他死活不说,决定改变策略。嘴巴一抿,眼里半真半假的凝出雾气,可怜兮兮的望着他。

     林泫抬手挡在自己眼前,不敢看她的表情。虽然看不见了,但还是能感觉出有道天真无邪的目光一直盯着自己。最要命的是,不一会儿又多出两道凶狠的视线,不用猜也知道是谁的。见实在瞒不下去了,他放下手,一脸豁出去的表情。“你们要我从何说起”?

     “从你知道的开始说”肖亦然道。

     莫离捣蒜般点头,她和肖师兄被罚闭门思过,什么都不知道呢。

     林泫难得正经的点头:“那日阳光明媚,风和日丽,是个睡觉的好天气、、、”。

     肖亦然和莫离齐吼:“说重点”!谁有空听他那些无聊的形容词呀。

     林泫委屈的撇嘴,“后一句就是重点了”。

     “别说废话”又是两声齐吼。

     夏颜笑了,本来有些沉重的气氛也消失了。

     见此,林泫眼底闪过一丝笑意,“我躺在石阶上看着天空,正好看见云长老抱着一浑身是血的人从空中经过。当时没看清受伤的人是谁,但云长老一身寒冰,我猜测是对他很重要的人”。

     “师叔抱的是颜儿”?莫离问道,双手后怕的抱着夏颜的手臂。

     夏颜安抚的朝她和冷着脸的肖亦然笑了一下,自己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在她记忆里,师父一直是温和的,寒冰一般的师父从来没见过。

     “恩”林泫点头“没一会,就见掌门和我爷爷急冲冲的跟了上去。清颜峰的屏障我进不去,只好守在峰下。到深夜的时候他们才下来,我也才知道情况。

     夏颜被云长老抱回来的时候,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这还是他折损一半修为的结果。最后彻底救回来又用了多少修为,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有我爷爷和掌门在,应该也没损失多少才对”。

     说完,看了眼众人的表情“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别再问我了。

     夏颜眼里已经溢满水汽,随手摸了把眼泪“我先回去了”带着哭腔的打了声招呼便招出小云离去。

     “颜儿”莫离不放心道。

     肖亦然和林泫同时开口:“让她去吧”,说完相视一眼,埋下眼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