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雾灵果
    夏颜直奔师父的房间而去,连他设下的屏障都忘了。就这么直接撞了过去,被反弹摔到地上。她趴在地上眼泪直流,泪眼模糊的双眼望着房门“师父,您救徒儿损了修为,为什么不告诉徒儿呢。您要闭关修补修为,直接和徒儿说就好了。什么都不说,非得让徒儿误会您,背地里骂您才开心吗”。

     云谨看着那个好没形象趴在地上哭泣的孩子,好气又好笑的把她扶了起来,“幸亏我之前不放心又设了道结界,不然呀,就你这般哭闹,你师父不走火入魔才怪”。

     他本是上来看看师弟是否有出关的迹象,没想到正好撞见这一幕。为救她,师弟确实修为损失过多。他们瞒着这孩子,也是怕她着急自责。只是没想到,师弟还没出关就露馅了。

     夏颜连忙捂住嘴,小心的看着屋子“师伯,师父是不是修为折损得很厉害”。

     “你师父修为高深,不碍事的”云谨将她摔倒时擦伤的小手摊开,手掌在上面轻轻一拂“可还有那里有伤”?

     夏颜看着自己瞬间恢复白嫩的手,摇了摇头。“那师父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云谨被她期盼的目光看得一噎,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脑袋,声音放柔道:“师伯也不能确认时间,但是也快了”毕竟,师弟也是不放心他这个宝贝徒弟的。

     夏颜恹恹的看着自家师伯“要是有快速恢复修为的灵药就好了”。

     “那只是传说”

     “师伯是说真的有这样的灵药”?夏颜眼中充满希望的问道。

     云谨一顿,感情这孩子就是说着玩,自己却当真了。见她不再哭泣,反而来了兴趣,也就把他知道的说了出来。

     “相传,大荒之地深处生长着一棵雾灵树。雾灵树百年开花,百年结果。据说这个雾灵的药效,就是专门针对修为受损的人,只需一枚便可恢复全部修为。”

     夏颜听完顿时两眼冒光,她若是找到了雾灵果,师父不就不用再闭关,可立刻恢复修为了吗。

     “这只是传说,没人真的见过雾灵果”云谨见她样子就知道她在打什么主意,声音顿时严厉“别想着去大荒之地碰运气,那里危险重重。连师伯和你师父都只进过外围,还是重伤而归”。当年他和师弟也曾年轻气盛过,不服输的非要找什么雾灵果。以他们当时元婴后期的修为,进去外围都是勉强。可若真有雾灵果的存在,他就是拼命再冒一次险又何妨。

     夏颜举起三根手指“您放心,颜儿就是好奇而已,不会去的”,保证完又在心里加了一句:去也不会告诉您的。

     “恩”云谨拉起她的小手“走吧,师伯带你去找小伙伴去”。

     临走前,夏颜又深深的看了眼紧闭的房门。

     云谨看在眼里,心里更加不放心。微叹:艾,看来,他真的得再冒险一次了。

     “师父”

     “掌门”

     云谨‘恩’了一声,抬手理了理夏颜被风吹乱的头发,轻声道:“颜儿,师伯还有事,就不陪你了”。

     夏颜善解人意道:“师伯快去忙吧,不用担心颜儿”边说边推着他走,目光看向身后“有他们三个在,颜儿不会无聊的”。

     云谨无奈的把她扶正站好,防止自己走的时候她会摔倒。“亦然,跟师父来一下”头也不回的走了。

     “是”肖亦然朝几人点了下头,跟了上去。

     莫离随便拉了只手抱住,不可思议的问道:“刚才那人,是我师父吧”?

     “抱我手干嘛,不是你师父,难道还是我师父呀”林泫抢回自己的手,不耐烦的看着莫离。

     “可是师父刚才那么温柔,说话声音都轻了很多,这还是我那个整天板着脸,无比严肃又严厉的师父吗”?

     “是有点奇怪”林泫摸着下巴“不会是掉包了吧,这个掌门是假的”。

     夏颜好笑的看着他们,刚开始她也这样以为。熟悉之后才发现,师伯其实挺好相处,也并不是表面的严厉。“其实师伯脾气很好的,温和体贴有耐心,有地有位又护短,是居家旅行必备的难得好师父、好掌门”。

     林泫惊讶的看着她,他们说的是同一个人吗?还是说夏颜还有另外一位师伯。想想也不对呀,她其他的师伯,要么已经圆寂,要么外出云游。她何止没见过,恐怕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莫离再次哀怨了,她果然是不如颜儿讨喜。你看,就拿师父来说吧。在她面前严厉得跟什么是的,从来也不会多说一句话,更别说关心她了。而对着颜儿,又是给她整理头发,又是担心她摔倒,说话温柔得跟什么是的。

     夏颜无辜的看着二人,她好像又说错话了。

     偏殿内,云谨看着养育二十多的徒弟,眼中有着欣慰和不舍“亦然,师父明日要下山一趟。门中之事,就交给你了,由你替代掌门之位”。

     “是,亦然一定打理好门中之事,请师父放心”肖亦然不甚在意道,对他而言本就是驾轻就熟的事。

     “师父也相信你能管好云霄”云谨闭上眼“下去吧,切记看好颜儿,别让她下山”。

     肖亦然应下行礼告退,走出殿外之后才露出疑虑来。他直觉师父今天有些奇怪,具体什么又说不上来。

     夏颜拿出蜜饯递给莫离和林泫“肖师兄怎么还不回来”?她还有事要和他们商量呢。

     “掌门应该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吧”林泫把蜜饯让给了莫离,他一大男人吃什么甜食呀。

     “林泫,你太好了”莫离高兴的收下,随后看向夏颜“颜儿,你是有什么事吗”?

     夏颜一顿,有这么明显吗?

     “要是想等肖亦然回来”林泫指了指二人身后“现在就可以说了”。

     肖亦然走过来坐下,视线疑惑的扫视着三人。

     夏颜吸了一口气:“我想去大荒之地”。

     “什么”?肖亦然和林泫吃惊的看着她,他们以为自己听错了。

     莫离不解的看着她,从掌门一走,她就觉得颜儿有事要说,只是没想到她要下山。虽然不知道大荒之地是什么,但是看肖师兄和林泫的反应,就知道非比寻常。

     夏颜低着头,看不清表情“我要去找雾灵果”。

     “夏颜,我们都知道你想让云长老快点恢复修为,但是雾灵果根本就不存在”林泫听爷爷说起过雾灵果,自然知道那只是传说中的灵果。

     夏颜执拗道:“传说都是有依据的,不去试试怎么知道呢”。

     “那好,我们先不说它的真实性。我们来说说大荒之地,那是什么地方,上古时代的战场。战争留下来的戾气,就有多少人因此丧命。从古至今,进去寻宝探险的大能不在少数,而能活着过来的又有几人,这几人还只是在大荒最外围徘徊。”

     林泫见夏颜头越来越低,声音不自觉放柔了一些,接着道:“你说的雾灵果,生长在大荒深处。那是从没有人探寻过的地方,因为,还没靠近,就已经灰飞烟灭了”。

     夏颜抬头,一脸坚决道:“不进去看看又怎么知道呢,或许是最开始进入的人夸大其词。后面又被传的越来越邪乎,也就没人敢再进入了”。

     林泫觉得自己长这么大,从来没遇到过比自己还倔的人。他也是好久没生这么大气了“夏颜,你怎么就这么强呢。就算我们有命进入,你确信我们能刚好遇到雾灵树结果的时候。还是说,你觉得我们拿了雾灵果还能全身而退”。

     夏颜抱住不停戳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指,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你说的我都知道,可是,我只要想到师父可能为了我不知道损失了多少修为,我就难受的不能呼吸了”。

     听到她不复往常清亮的咽噎,林泫也跟着难受起来。算了,他也豁出去了“我陪你一起去吧”。

     “我自己一个人就行了”夏颜摇头,她不想让朋友陪着自己去送命。之所以告诉他们,也是因为自己不知道路途,以及最后跟他们道别。

     肖亦然站了起来,“我也去”。

     莫离吃掉最后一颗蜜饯,跟着站了起来“虽然我修为低,但是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也可以找人寻求援助。不是不是,我们不会遇到危险。反正,总之,我也要跟着去”。

     夏颜被逗笑,一脸感动看着自己三个好朋友。有朋如斯,更有何求。“好,我们一起去,一起回”伸出右手,掌心朝下。

     另外三只右手不假思索的覆了上去,共同发着誓言“一起去,一起回”。

     “我们还的瞒过一个人”肖亦然一盆冷水水,浇的志气满满的几人垂头丧气。

     夏颜最先反应过来,着急的拉着他的袖子“师伯找你去就是为了这事”。

     肖亦然看了眼袖子上的小手,嘴角微微有了一丝幅度“师父只说明日要下山,交代我代理掌门之位”。

     后面的猜测他没有说出来,相信他们也是明白的,他也是才想起师父奇怪的地方。师父看他的眼神太深邃,好像以后都看不到一样。师父说的是替代掌门之位,而非代替掌门之位。这两个词,虽然只是位置不一样,但是含义却相差甚远。师父是怕自己会不来,传授掌门之位给他呀。还有他交待自己不要让夏颜下山,现在也明白了,是提防夏颜去大荒。

     夏颜蕴含已久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师伯丢下掌门的担子去以身犯险,是不想她内疚难过。她真的是天底下最不孝、最任性、最不善解人意的徒儿和师侄了。

     “好了,别哭了,咋们阻止掌门自己去不就行了”林泫眨眼,高深莫测的说了两个字“下药”。

     莫离鄙视的看着他,她师父是那么好糊弄的?

     肖亦然皱眉,给自己师父下药的事。不管能不能成功,他也是干不出来的。可除去这个办法,他也是无计可施。

     “我觉得可行”夏颜抹掉眼泪站起来,亦是调皮的眨了下右眼“下药之人若是我,师伯是不会察觉的,被发现也不会责怪我的”。

     肖亦然赞同的点头,以他师父对夏颜的喜爱,就算露馅了,也就最多啰嗦几句。

     林泫双手抱胸,挑眉一笑。不说掌门对夏颜的纵容程度已经深不可测,就她那宠徒无底线的长老师父的面子也是够用了。

     只有跳脱的莫离讨好的看着夏颜“颜儿,你教教我,怎么才能获得师父的喜爱吧”。

     夏颜僵住,她还以为要说什么了不得话呢。“莫离我也不会呀”,她们家,都是师父讨徒弟喜欢的。再一看莫离那一副:你不够朋友的表情。她只觉自己额头有冷汗冒出,试探性的回了两个不确定的字“撒娇”?

     莫离瞬间拉耸着脑袋,撒娇?对着她那黑脸师父?她真心不敢。

     肖亦然摸着她的头安慰“师父若是不喜欢你,又怎么会破格收你为徒呢”。

     莫离想了想,觉得师兄说的是对的,又重新露出了笑脸。

     晚上的时候,夏颜端了一碗谎称是自己亲手所煮的甜汤拿给自家掌门师伯。云谨一听就知道她撒谎,他家师侄要是会做东西,还会不辞劳苦的跑他这儿来蹭饭?但见她一脸真诚、无限崇拜的样子,又是特别受用。一口气喝完那碗明显食堂出产的甜汤,毫不吝啬的夸了一句:颜儿,手艺不错。还没看到自家师侄奸计得逞的表情,就面朝上‘咚’的一声倒在地上。

     夏颜不自觉的摸了摸感同身受的后脑勺,然后冲门外大树后面的三个黑影伸出两根手指: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