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0 源极道体
    费尽心思,想忽悠个天赋秉异的徒弟,结果都为他人做嫁衣,这个“他人”还是他惹不得的师父,好好的“徒弟”变成了“大师兄”,其中幽怨自是不必说,所以,罗申思给牛天一扣了一顶“拯救人类”的巨大帽子。

     欺负下新人,平息一下沸腾的老血。

     牛天一闻言确实也有点懵圈,这伙人,特别是实力强劲当家做主的几位,怎么就没有一个靠谱的的呢?

     让家人过得更好,成为人类英雄,蓝之梦帝国的少年有几个没有做过这样的美梦?

     平民出身的牛天一更不例外。

     可是入了浪沧门的伙,怎么就是觉得别扭!

     【也不错了。】“麻雀”冷冷道,【福利很好。】

     这家伙到现在还没离开过尚好裳的身,见色忘友贼鸟。

     众弟子散去了。

     “罗申思,你为本门立了大功了。”吴雅子和颜悦色道,“你不会觉得为师抢了你徒弟吧?”

     “没,绝对没有。”罗申思花白毛发乱颤。

     “噗嗤。”尚好裳忍不住一笑百媚生。“噗通”一声,“麻雀”摔倒了地上。

     “呵呵。”吴雅子干笑一声,“以你大师兄的身体情况,修炼武道的天赋,确是世所罕见,这点你一定也知道吧。”

     “是的,弟子无意中发现,牛天一的身体竟然跟传说中的,源极道体,很相似。”罗申思正色道。

     “不是这么简单。”吴雅子沉思道,“这点,恐怕你大师姐也未必就能搞清楚。”

     尚好裳哼了一声道,“你就能搞清楚?放心吧,愿赌服输。”

     “确实,我也不懂。但我却能确定一点,他的身体已经被地球尘垢侵染的太厉害了,原本贮藏武道真元的无垢道体,早已经支离破碎,难成气候。”

     “别看他吃了除垢苹果,反应这么快,其实只解了千不足一的问题。”

     “我们浪沧门,现在这么个窘迫情况,也只是挂了九大门派的名号,其实力甚至还不如社会上的三流武馆。”

     “修炼资源太匮乏了,而天一的时间不多了,再过三五年,恐怕真会泯灭众人丛中成为一个凡人。”

     “天下武道,嵩山派为最,蓬莱派次之,这两家邀同社会上十多家实力强劲的道场武馆,共同发起一条倡议,抛开本源组织协会,成立帝国武道盟。”

     “松散的本源组织马上就要瓦解了,浪沧门也到了生死存亡关头,要么被其他门派吃掉,要么投靠皇权政府。”

     “被其他门派吃掉,或尚可留下一线武学道统,而投靠皇权政府那真会飞灰湮灭了。”

     “所以,我们浪沧门必须迎难而上,也要加入帝国武道盟,争取生存话语权。”

     “加入的条件比较高,我们很难满足。但却有一个附加条件,我们正好满足。”

     吴雅子说了一大通,说得几人悲愤压抑,她的眼光放到了尚好裳脸上。

     尚好裳惊奇的问道,“难道那条件跟我有关系?”

     “不错。”吴雅子悠悠道,“帝国武道盟决定每两年举办一次武斗大会,优胜者可以选择一项奖品。”

     “难道我成了奖品?”尚好裳愤怒了。

     “也不是,男选手同样也是奖品,胜利者有要求失败者婚配的权利,当然也可以要求失败者付出其他有价值的物品。”吴雅子道。

     “我不同意,哼,只会织布的老古董,你没权力把我这样卖掉。”尚好裳怒道。

     吴雅子歉意道,“这你爸爸决定的,他是掌门,传讯给我了。”

     “……”尚好裳哭了。

     “嫁人嘛,嫁个强点的也没什么不好啊,是不是,这也算切合本源组织的初意,强强相配,优生优育。”吴雅子安慰道。

     罗申思也是没多少心机的天真之人,他自己也是觉得满有道理的,婚配实质上不就是如此吗?他点着头,似乎同意他师父的话有理。

     尚好裳气得发抖。

     牛天一道,“人是有感情思想的,怎能像个货物一样对待?”

     “就是,这样的话,跟基因人,改造人有什么不同!”尚好裳道。

     “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再说,你们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吗?”吴雅子道,“尚丫头,你也算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了,多努力,把他们都打败不就成了。”

     “而且,我们还有天一师兄,双保险。”罗申思恍然大悟道,“我现在弄明白了,原来师父担心他们两错辈分。”

     “……”吴雅子,其实我就是单纯的想抢个徒弟而已,你这样想也行。

     “师姐,我看天一师兄也是很喜欢你的,肥水不流外人田……”罗申思被打断了。

     “滚!”尚好裳飞起一脚。

     罗申思在飞向山沟里的同时,声音犹自传来,“你们如不成,你们的下一代必是天资卓著的孩子,早点悉心培养,光复浪沧门有望啊。”

     话说完,“啊呀”一声痛呼,罗申思才落到沟底,滞留空中这么长时间,轻功着实不错。

     “为了浪沧门上下几百口人,尚丫头,你……”吴雅子道。

     “哼,我会参加的!”尚好裳道,“练功去。”说完气咻咻地跃了出去,“麻雀”心有不甘的回到了牛天一身上。

     “天一,假如你真想有所成就,武道是你的必行之路。”吴雅子道,“我们浪沧门的底蕴还是有的,你就安心下来吧。”

     “是。”牛天一道。

     “好。为师虽然拿不出合适的灵果给你再次洗筋伐髓,但为师也不会亏待你。”吴雅子正色道,“跟我来。”

     藏书洞府,武道术法的书籍倒也丰富,林林总总摆满了十多张书架,只是多半蒙上了一层灰尘。

     “源极道体,天生武道体,只可惜发现你太晚了,假如你从幼儿期修行武道,哎,这个时间,必定大放异彩了。”吴雅子叹息道。

     “现在,你必须先行除垢,修炼也是以除垢为目的,平白走了好大一个弯路。”吴雅子从书架出抽出一本书,道,“这本少林功法《易精筋》很适合此刻的你。”

     牛天一接过,竟然还是残本,随手翻开一看,上面竟然还有很多污渍,感觉像是鼻涕眼泪的残留物。

     啊啊啊,还一行奇丑的小字,“丐帮帮主有弹子爱阿纸”。

     这是什么破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