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5 被调戏了
    猫女是苗缅因同学,就是联考的时候,一次,两次,锲而不舍,要他小鸟吃的那妹子。

     一位女性猫头人被打晕在商店门口,仰面朝天的,流了不少血。

     几个人类正架着苗缅因往店里拖。

     渣滓,败类!

     牛天一飞跃几步,跨过两米高的道路护栏,这些天修炼武道,他的实力进步惊人,原来三四百斤的力量,而现在跃升到一千二百斤以上,所以,急切之下,一步十米没有什么问题。

     一个带着狗头面具的家伙,手里挥舞着一把双截棍,正敲着门口的橱窗玻璃,敲一下,稀里哗啦的碎一片,他就兴奋的嚎叫两声。

     一个大力鞭腿过去,牛天一让他飞了,这狗头家伙直接把一面玻璃墙砸碎了,死活不知,骨头肯定断了不少。

     骤然飙升的实力,控制上还有些问题。

     另一个守门的家伙,惊叫一声,“打劫的来了!”窜到了屋里。

     牛天一有些发愣。

     尚好裳笑道,“他以为我们是黑吃黑。”

     她检查了下猫头妇女的伤势,喂她吃了一个小药丸,道,“她没事,一会就能醒。”

     “那个家伙呢,不会打死了吧?好麻烦。”牛天一道,他直接从烂掉的玻璃墙处跨进了屋内,向正厅走去。

     “推给胖子好了,在明都谁都不愿意惹他,他好像跟你很熟啊。”尚好裳笑道。

     她从正门进去比牛天一还先到一步,这样屋内如果有什么危险,也会首先冲着她来。

     “啊,同学,救我!”苗缅因看到了牛天一,神情一下激动起来,哭叫道。

     一个猪头人面具的家伙给了她一个嘴巴子,嘴角都被打出了血。

     “嗷嗷,这个妹子正点。”

     “干,干,干!”

     “……”

     见了尚好裳的美丽,几个流氓立刻污言秽语,不堪入耳。

     现在她带着“随意脸”,容貌至少减了三分,假如他们见到她的真容,不知又是何种境况。

     【干死他们,一群坏种,这么妖娆的妹子也能下得去手,而且竟然还对大爷的尚妖精动歪心思。】“麻雀”在牛天一脑袋里叫嚣道,【矬货,犹豫什么,上啊。】

     【别吵,他们有刀,而且那个家伙穿着不一般,万一有‘拟形铠甲’,救人就成了害人。】牛天一回应道。

     尚好裳是很强的,但这是自己的事情,理应自己担当。

     牛尚二人的穿着,都是田火棉布做成的,外观看起来就像粗布衣。

     这给了几个流氓几分遐想的信心,倘若衣着华丽,容貌绝美,还敢冲上来多管闲事,只要有点脑子,都会多想一下这样的女人背后有没有靠山,能不能惹得起?

     “嗨,美女,跟哥哥吧,瞧你穿得给叫花子模样,哥哥的女人哪个不穿万儿八千的都不敢出门。”猪头淫邪的笑道。

     “就是啊,嫂子,咱们大哥家可是有千万家底,名都城这几条街区都排得上号的。”另几人也跟着起哄。

     一千万很多吗?大概还买不到,他们眼中,叫花衣服的一条裤腿的布料。

     “嗯……”尚好裳假装纠结道,“小妹倒是愿意,可是已经许给了个穷小子,喏,就他!”

     尚好裳指着牛天一道,“我走哪,他跟哪,天天缠着不放,没法子,小妹又打不过他。”

     说完,她竟然还掩面欲泣,“贫贱夫妻百事哀,可怜我豪赏姐貌美如花,竟如此命苦……”

     “握了棵草,无能渣男不要耽误我大嫂的幸福。”

     “这货竟然享了这么个艳福,就想阉了他。”

     “……”

     几个流氓义愤填膺,纷纷声讨牛天一。

     猪头大喜,狂笑道,“过去的事情不要计较了。成了哥哥的女人,你说这男的咋办,哥哥就咋办。”

     牛天一一头黑线,这个尚小妖精!

     这商店外,一辆小货卡撅着屁股对着店门,车厢里满满的都是生活物资。

     看来,这几个流氓战果辉煌。

     处理了几个混蛋,这就是战利品,不用着急回家麻烦购买了。

     也好,好好打一打,就当实战训练了。

     “这位大哥,请听小弟细说。”牛天一也装模作样道,“小弟原来家境也是殷实的,虽然没有大哥家那么有钱,但百儿八十万的还是能拿得出的。家里给说了一门亲,未婚妻就是你手里的猫女。”

     牛天一指着尚好裳道,“可是,竟然被这妖精给蛊惑了,一年之间败光了所有家财,她现在又要飞,哎,只要大哥能把我未婚妻放了,这妖精就送给你了。”

     牛天一说完有些心虚看了尚好裳一眼,没想到她竟然还俏皮的对他眨了个眼睛。

     “这对狗男女会不会有诈?”一个瘦小的狗头面具,意图用智商刷下在这个团队的存在意义。

     “是啊,大哥,你要小心。番茄哥就给他一脚踢飞了。”刚看门的小弟道。

     “这货头上的鸟,我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啊。”一戴着耳塞,脚底板踩着拍子,一只手打着绷带,摇头晃脑的流氓道,“啊呀,妈呀,这看着是雀爷啊!”

     “雀爷?尼玛的个小笔,贪污老子一万保护费就给了这鸟?”猪头大哥照头给“绷带”男一巴掌,“早知道雀爷是这么个鸟,我特么把你胳膊卸下来。”

     【这个粉出污泥而不染,本质不坏,要手下留情。】“麻雀”酷酷道。

     “绷带”男赔笑道,“大哥,我知道这货是谁了,牛天一啊,明都中学脑残学渣,力量从没有超过四百斤过。干残他,把‘雀爷’弄家里,摇钱树啊。”

     牛天一无语了,这就是“本质不坏”?

     “小子,看你家境也不好,跪下磕几个头,跟大哥混吧。”猪头大哥沉吟道,“你那个鸟,大哥帮你运作运作,大哥一年发你五万块钱工资如何?”

     “嘿,小子运气了,还不跪下磕头。”

     “就是,我才两万的工资,尼玛的,小子,以后吃饭嗨皮的钱你掏了。”

     “……”

     “牛天一,他们是骗你的。”苗缅因惊慌道。

     猪头大哥一个巴掌就要扇出去,却突然停住了,笑道,“天一啊,咱成了自家兄弟,你这未婚妻大哥就给你放了。”

     “不过,这位……”猪头大哥指着尚好裳豪气干云道,“天一啊,你还没那个实力,大哥最讲义气了,先替你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