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 随风飘零
    名都城第一中学。

     八点半,考生们陆续进入刚解开封闭状态的学校。

     牛天一的肩膀上蹲着那只“麻雀”,所谓他的战兽伙伴。

     他其实很不想把这个丢人的家伙带出家门,但没有办法,作为伙伴,他们不能相距太远,现在只离开十多米远,心慌头痛的感觉就会让双方都受不了。

     而他,还没有掌握把战兽伙伴收入脑域的办法,所以只能这样了。

     校园内,离门口不远的位置,是一处大花坛,里面种植了很多奇花异草,此时正绽放着夏日的热情。

     牛天一习惯性的停了下来,在花坛的边上,一株玫瑰树木灵旁边。

     “天一,你好!”玫瑰树木灵问候道。

     这株玫瑰树木灵是前文明的玫瑰变异而来的,不知什么时候修炼出了些许灵智。

     “你好,月姥姥。”牛天一客气的回应道。

     玫瑰树木灵似乎对于,曾经作为男女爱情媒介的事,念念不忘,喜欢让年轻人称她为,月姥姥。

     “天一,一转眼你就中学毕业了。”玫瑰树木灵有些伤感。

     所有人似乎都很忙,这么些年,能够有心思给她打招呼说话的人,不多,除了牛天一,这一个身上常有很多伤痕,目光勇敢坚毅的年轻人。

     “是的,真快。”牛天一转头慢慢望了一圈校园,也是滋味难名。

     曾经少不更事的青葱岁月啊,一转眼就随风飘零了。

     蓝花楹在众多护卫的重重保护下,进入了校园。

     其实,她原本不需要考试的,就可以通过保送,直接进入人类第一学府,天都大学。

     仅仅为了她那点骄傲,为了她的安全,不知浪费了多少纳税人的钱。

     这里面可能就包含牛爸牛妈的一滴辛勤汗水。

     “嗯,那个女孩……或许,你应该表白。”玫瑰树木灵建议道。

     牛天一凝望着绝美的蓝花楹,就像在凡尘中遥望天边的云朵,他自嘲地笑了笑。

     “天一,勇敢一些,即使被拒绝,那也是好事,起码没有错过的遗憾。”玫瑰树木灵鼓励道,她的声音有一点点兴奋。

     有种爱,明知道,那是不能拥入怀抱中的烈火;明知道,那是永远追不上的光;明知道,那是存在臆想中的神话,可,就是无法轻易忘怀。

     因为那时正少年!

     “麻雀”飞到了牛天一的头上,饶有兴致的看着蓝花楹,声音轻佻,在牛天一脑袋里响起,【嗯,伙伴,眼光不错,特别是,拥有36D的大食堂。】

     心中的女神,怎么可以让别人如此亵渎?

     牛天一气冲脑门,怒道,“下来,臭鸟。”

     【哼,懦夫,让本大爷过去吸引她注意么?】“麻雀”鄙夷道,【再犹豫,她就走过去了。】

     “你胆敢进入她五米之内,就可能被干掉。”牛天一冷笑道,“虽然我不喜欢你,但也不想你去送死。”

     【切,你看着。】“麻雀”不屑道,【大爷演示给你这个菜鸟看看,怎么把妹子。】。

     它飞了起来,对着刚走到近前不远的蓝花楹,吹起了响亮、婉转、清越的口哨。

     几个护卫,包括蓝花楹,冷冷往牛天一扫了一眼,才发现那动听的乐曲声音,原来是出自一只鸟儿。

     “嗯嗯,这只小鸟……”清冷的女孩并没有被可爱打动,轻蹙着眉头,“很熟悉……昨晚的梦?”

     蓝花楹停下了脚步,仔细地观看着“麻雀”。

     护卫们有些紧张,有个别人甚至摸到了腰间的枪套。

     “嗨,那个谁,你好像也是我们班上的同学吧?”蓝花楹轻轻扫了一眼牛天一,皱眉道,“这个小鸟,感觉像是你的战兽吧。”

     【她竟然还不知道我的名字,三年了,同一个班。】牛天一悲哀地暗想道。

     【呵呵,伙伴,原来你这么矬啊。】“麻雀”冷冷嘲笑道,【一个班三年啊。】

     牛天一总算发现了一条与战兽沟通的办法,不用大喊大叫,直接用心,去想,它就知道意思了。

     【这个知识,如果在明天的魂术考试中碰到了,可以保证拿个确定分。】牛天一苦笑着自娱自乐,【至于跟蓝花楹的表白,哈,见鬼去吧。】

     【矬货!】“麻雀”骂道,它继续卖力地吹奏着动听的口哨,招引蓝花楹。

     “呵呵,很可爱的小东西。”蓝花楹的嘴角终于有了一丝笑意,她向前走了几步,对“麻雀”伸出了芊芊玉手。

     “麻雀”小心翼翼地落了下来,小嘴轻轻啄了下蓝花楹的手心,扮个最萌的样子。

     蓝花楹竟然“咯咯”笑了一声,但,很快,似乎就失去了兴趣,准备离开了。

     见牛天一无动于衷,呆呆地像是想着自己的事情,也可能是在暗自神伤,玫瑰树木灵着急了。她大概觉得牛天一是很好的孩子,那女孩也是个漂亮的姑娘,所以想帮上一把,谁让她是月姥姥呢?

     “美丽的姑娘,他喜欢你!”玫瑰树木灵突然开口道,很直白,很干脆,“就是这个年轻人,他叫牛天一。”

     “别……”牛天一反应过来时,玫瑰树木灵已经说完了前一句。

     蓝花楹的娇颜红了,从来还没有人,给她说过这样的话,因为还没有人,有这个自信,敢给她说这样的话,这个家伙是谁呢?一时之间,她有些羞恼。

     “哈哈……”一众护卫有几人轻蔑地对着牛天一大笑起来。

     见此,蓝花楹更加羞恼起来,怒道,“无聊的白痴。”转脸快步走了。

     “哈哈……”一个护卫爆笑着,蓦然,一只手悠忽而出,五指张开,很轻松就抓住了,不及躲闪的牛天一的脸,冷笑道,“果然是个不自量力的白痴。”

     然后猛然发力,牛天一被推飞了几米远,摔倒在花坛里,流了一脸血。

     “哦,对不起,天一。”玫瑰树木灵内疚极了,“怎么会弄成这样呢?”

     牛天一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笑了笑,“没事,月姥姥,你说的对,这次以后,起码没有错过的遗憾!”

     “不是这样的,天一,我真心觉得你是个很好的年轻人。”玫瑰树木灵道,“她只是还没有发现。”

     “哈哈……要进场考试了。”牛天一跃出了花坛,拜拜手道,“月姥姥,再见。”

     “不要泄气!”玫瑰树木灵仍然呼道。

     【这个木头疙瘩更是白痴!】“麻雀”鄙夷道。

     【你闭嘴。】牛天一怒道,【这位木灵是位善良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