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6 公举凶猛
    平凡的生活还得继续,“干活”的意思是,“干”才可以“活”。

     意外飞来的一笔财,并没有让牛爸牛妈闲下来。

     “天一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我们还要努力。”他们说。

     牛天一正式上了工地,干起了砌墙工,认真,踏实,跟牛爸一样任劳任怨。

     砌墙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首先,要讲一个“好”字,横平竖直,要圆得圆,要方得方,特别是拐角的地方,还要力求砖石挈合的严密,才能更结实。

     再次,就是“快”,给定的工作量,要最快完成。

     第三,还得“省”,省料,省工,省成本。

     要做好这三点,对眼、手、脑都是一种很好的磨炼。

     这一天干下来,汗流浃背的,带劲又充实。

     在校园里,不论如何努力,都是泪。

     而现在,看到一排整齐又坚固的墙,伫立在面前,那成就感真的很美。

     牛天一惊奇的发现,这样的劳动,竟然比,在校园里苦练体术多日,对身体的帮助还要大。

     近十年的校园生活,说是一下子放弃对强大魂术的追求,哪有那么容易?

     这个追求早已根植心中,很难磨灭,一有机会,梦想的种子仍然会生根发芽。

     牛天一感到原本进展缓慢的肌肉锤炼,一下子快了不少,混沌的脑域又充满了激情,他干得更来劲了。

     几个原本准备看笑话的砌墙工,也赶忙打起了精神。

     如果被一个刚从学校出来的小鲜肉给比下去,那还要不要脸了?

     “不错的年轻人!”包工头叼了一根烟,顺手给牛爸也丢过一根。

     牛爸放下手中的活,把烟从地上捡了起来,小心地装在口袋里,骄傲道,“这是我儿子,今年大学联考的状元呢。”

     “哈……”包工头也了解过,这件整个帝国年度最神奇的事,因为他也有一个上中学的儿子。他没有说什么,吐着一口烟雾,瞅着正忙活着的牛天一,一群老油条也被带动起来了吗?

     “嗯,老牛,早想给你涨工钱了,就今个吧,涨两成。”包工头拍拍牛爸的肩膀,走去了其他地方。

     “恭喜啊,老牛。”工友们低声祝贺,“铁公鸡拔毛,这是沾了你儿子的光了。”

     牛爸憨厚的笑着,看着牛天一,一脸满足。

     【哼,干一天的工钱,还赶不上妹子给本大爷的一朵小红花。】网红“麻雀”冷冷道。

     这鸟正蹲在牛天一的头上玩联讯,乌黑的羽毛逞亮,一副认真专注的模样,然而谁又能想到它私下里对妹子们的无良野心?

     “嗨,那个平民。”一个雌雄莫辨的声音喊道,“就你,牛什么天一的。”

     一个风尘仆仆年轻女子,长得有点中性,脸上都是泥灰,穿得脏兮兮的练功服,骑着一头赤炎剑齿霸王熊,很嚣张的样子,指着牛天一。

     好个熊!

     虽然还是个熊崽子,却已经有两米多高了,尽显威猛霸气的风范,长大以后只会更加了不得。

     牛天一好生羡慕。

     “你是牛天一?”这只“伪雄”道,与“伪娘”相对,配合她的“熊”,这读音,必须得发明一个“伪雄”的词,才能形容好她。

     牛天一点头。

     “回家,给本……座准备晚饭。”伪雄命令道,然后,又从熊背上扔了一个人下来,叫道,“你可以滚了。”

     那被扔下来的人,摔了个狗吃泥,慌忙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了。

     嗯,正是牛天一的班主任眼镜男,不过,这时他乌青着眼圈,眼镜也不见了。

     “你是谁?为什么打伤我老师?”牛天一语气有些冷。

     能做明都中学的班主任,其魂术也是不错的,战兽也是个三级“冰刺獭兽”,平时在明都城也是很场面的一个人,没想到,今天被欺负的这么凄惨。

     再怎么说,都是自己老师啊。

     “你这人怎么这么磨叽,我饿了!”伪雄气汹汹道,“我到明都中学找你,让这个人带路,他这么无能,该打!”

     “你……”牛天一,这倒霉的老师也只是知道家庭住址而已,能找到这里已经不错了。

     “你走不走?也想挨打?”伪雄叫嚣道,“小熊熊,去,喷个火球,砸烂那小子磊的墙。”

     那熊仰天咆哮一声,气势非凡,震得耳朵都疼了,吓得几个砌墙工爬腿就跑;其他干活的工人也都是一脸紧张远远躲开了;包工头有些懵逼,剧情发展太快,他还没反应过来。

     “啊呼!”巨大的小熊长着大嘴做出喷火的样子,然而,一点点火苗都没看见,只冒了一缕黑烟袅袅升起。

     预想中的“烈火焚城”的壮观场面没有出现,众人受惊的下巴又从地上捡了起来。

     “小熊熊,怎么掉链子了?你也累了吗?”伪雄失望道,“走,咱们去撞墙。”

     这个巨熊撞过去,那破坏力……

     “哎,哎……别……牛天一快回去。”包工头赶紧大喊,“请息怒!这位战兽英雄请息怒!”

     牛天一的家。

     “这是猪头人的食物吗?真难吃!”伪雄拿着餐刀扒拉着牛天一做的菜,“想把本宫饿死吗?”

     牛天一再好的脾气,也有点火了。

     牛爸牛妈都是牛头人,猪头人难道就低贱吗?

     自从一进门开始,这个嚣张无礼的家伙,嘴里就没有一个好词,丑,土,矬,乱,差……

     这个在牛天一心中无比温馨的家就被她这样贬低着。

     还“本宫”呢,你就是自称“朕”,也不带这样的。

     要不是打不过她,更怕她发疯伤害到了牛爸牛妈,要不,早把她扔出大门外了。

     她神神秘秘低声说,她是蓝之梦帝国正牌公举蓝火云,偷跑出皇宫的。

     高贵在云端的帝国公举驾临到帝国最草根的平民家里?

     也够玄幻的。

     甭管真假,这个家庭养教中的失败品,单从她的战兽来看,就是个惹不起的大人物。

     她要是一不高兴,把房子拆了,牛爸牛妈还不得心疼死?

     牛天一耐着性子招呼着这位“客人”。

     “那个小鸟,奏乐。”蓝火云颐指气使道,“庶民牛天一,去,把这破城的最好厨师给本宫请来。还有,要保密本宫的身份。”

     牛天一牙疼了,盘算着怎么糊弄过去,让“麻雀”给她先奏乐哄着,说不准这有点缺心眼的伪雄一会儿就忘了。

     【大爷为什么要给她奏乐?】“麻雀”抱着联讯冷冷道,【不干,没看见我正把妹子吗?】

     【这个也是妹子啊,你也可以把!】牛天一苦闷道,就没有一个省心的。

     【这分明是个长着妹子身体的雄性。】“麻雀”冷冷道,【我没这么重口味。】

     【……】牛天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