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6 穷逼交易
    千足蕨在山林间行进,两排翠绿的叶片像鱼类的骨刺一样合拢起来,形成一个近似封闭车厢的空间。

     牛天一还是第一次乘坐这种草灵交通工具,粗壮的叶柄根部,几根小毛叶片编成的座椅,柔软又舒适。

     从像百叶窗一样的毛叶缝隙里,牛天一看到外面的景物飞速倒退。

     千足蕨下面无数的鞭毛,眼花缭乱做着律动,驱使着柔韧的身体向前飞驰。

     山间难行,巨石、沟壑、扑倒的巨木、缠绕的藤条,千足蕨都如履平地般越过,牛天一甚至没有感到丝毫颠簸。

     老者斑白的毛发乱糟糟的,脸上就如茅草丛生的盐碱地,他坐在牛天一的旁边,一路一直笑眯眯的看着他。

     【这个老头子,眼神太猥琐了。】“麻雀”的声音在牛天一脑袋里响起,【他的眼,到现在几个小时了,都没眨一下!】

     忽然,老者手指一弹,衣袖内射出一丝白线,很细,如不是反射出太阳的几缕霞光,牛天一甚至肉眼都无法看见。

     “嗖”的一声,细线从千足蕨的外面带回来一个飞虫,指甲盖大小,落在老者手里时,仍在呼啦啦的扇动着翅膀。

     老者揪着飞虫凑到眼前,冷声道,“哪一路的朋友?”

     牛天一明白了,原来这飞虫是一只人造的智脑天眼蜂,用于跟踪,监视和侦查。

     天眼蜂的通讯总台,“胖人屠”寒着脸,犹豫了一下,道,“罗堂主,浪沧门的朋友在鄙处做客的时候,咱还算是客气吧?”

     “胖子,蹲监狱还有客气不客气的说法?”老者罗申思道。

     “哈,几位朋友,可是兄弟费尽心思从楚总督那抢来回的,这可是老得罪人的事。”胖人屠嬉笑道,“假如几位朋友被楚总督请去了呢?”

     罗申思轻哼了一声,道,“看来,那还真该感谢你喽?”

     “感谢就不必了。”胖人屠道,“兄弟的房子都被诸位朋友拆了,是不是得给个说法?”

     “我大致也猜得到帝国皇帝的意图。”罗申思沉思片刻道,“有价值的材料可以给你,这次事了,大家两清。”

     “那怎么行,兄弟还得给诸位请功呐。”胖人屠无耻道,“还有件事,就是那个牛小子,人家现在是知名度很高的公众人物,你得赶紧放了,要不兄弟没法跟整个帝国民众交代啊。”

     “这个不行!”罗申思把天眼蜂对着捆成粽子的牛一,怒气冲冲道,“我的人死了一个,这个小子,我准备也切掉脑壳玩玩看。”

     说完,罗申思狞笑着捏碎了天眼蜂。

     胖人屠阴沉着脸,对熬了一宿的一众属下吼道,“都特么的去地下室干活去,什么时候收拾完,什么时候睡觉。”

     牛天一的家,蓝火云收拾好了简单行囊,看了看这个住了几天的简陋“小窝”,对候在一旁请罪的胖人屠道,“这么宾至如归的招待,还没付住宿费啊。”

     胖人屠闻言,愁眉苦脸的样子舒展了一些,赶紧笑嘻嘻的上前奉上了自己的钱包,“公主,卑职早就准备好了。”

     “就这几个钱?”蓝火云寒着脸道,“联讯器呢,转账。”

     “银行的钱,光了。要不,等发了薪水?”胖人屠低着头抖索道。

     蓝火云哼了一声,把没剩一个毛票的钱包丢给胖人屠,道,“滚吧。”

     胖人屠如蒙大赦跑了。

     蓝火云的眼睛开始在秦睦身上转了,秦睦假装什么也没看见,跟牛妈拉家常,对于牛天一,请他们放宽心,云云。

     “秦姐姐……”蓝火云没有办法,只好直接上了,对着秦睦食指和拇指搓了搓,“那个……你懂得。”

     “什么啊,我不懂。”秦睦假装不明白。

     “咳咳,公主,如果你是操心住宿费的事,那就不必了,我们一定不会收的。”牛爸诚恳道。

     听到这话,秦睦倒先不好意思了,笑道,“这是应该的。我们的帝国公主那可是会折腾人的主,她啊,稍微买点东西,就能让人破产。”

     “没啊,我们没花费几个钱。”牛妈赶紧道。

     秦睦摇摇头,把联讯器递给了蓝火云,“记得啊,你已经欠了我好多好多钱了,等我找到人嫁了,可要还给我嫁妆钱。”

     “嘻嘻。真是个小富婆。”蓝火云笑道,“牛天一人不在啊,怎么办?”

     牛天一的联讯器已经被胖人屠还了回来,但却需要本人验证才能使用。

     “去‘秦时明月’网站给雀爷的歌打赏。”秦睦道。

     “不好,得给网站佣金吧,起码两三成。”蓝火云皱眉道,“我这可是借你的钱啊,替你心疼。”

     “甭替我心疼了,那网站是我开的!”秦睦笑道。

     “什么?!”蓝火云震惊地瞪大了眼睛,“成功独家签下雀爷,一个月就让默默无闻的网站点击率闯到前十,就是你开的?”

     “小意思,闹着玩呗。”秦睦故意傲娇道。

     “哇咔咔,签了好几个亿的广告费啊!”蓝火云眼冒钱星,“我每月的零花钱只有一万块,好少啊。”

     牛爸牛妈晕了,一个月一万的零花钱还举债,贵人家的孩子……哎,天一好可怜。

     “欠账一律免除!”蓝火云怒道,“否则,本宫治你个炫富戏君之罪,杀头,财产充宫,本宫的宫。”

     秦睦笑道,“好好好,但你得也去上面唱一首歌。”

     “成交。”蓝火云兴冲冲道,“这下榜上大款了,穷逼的日子就要过去了。”

     蓝火云扯了秦睦的手指通过了指纹验证,给雀爷打了个十万豪赏。

     “嗯?哇哇哇。”蓝火云惊讶道,“怎么才第二,那个‘石榴姐爱四葱’好有钱啊。”

     “牛天一真的好小气,雀爷给他挣这么多钱,他给本宫花个几万块都难受成那样!”蓝火云查了查“麻雀”卖歌的销售情况,抱怨道。

     “这你冤枉天一了,钱是月结的,有几十万吧,不过网站还没给过他钱。你花的钱,要么是他老本,要么是私聊的红包。”秦睦笑道。

     “真是万恶的剥削者,几亿对上几十万!”蓝火云恶狠狠道,“牛爸牛妈,你儿子被人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