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废弃级傀儡?
    “你说什么?”

     秦时兵握着火翎枪的手情不自禁的一抖,冷削的眉毛一凌,严声厉语的道:“你竟然跟我说…拿不出来!难道你不知道今天是分班日吗?你难道给我把傀儡士最重要的傀儡遗留在家里不成!”

     凝月芯小鼻子一皱,呆呆的点了下头,竟煞是可爱的道:“是啊!我的傀儡不知道走哪去了”

     “噗嗤!”四周的同学嗤笑一声,目光不停的在这孩子身上打转,呆妞果然名不虚转,十足呆子一个!

     难道不知道你这么说了后,就等同于强喂秦老师吃火药吗?

     果不其然的,秦时兵一扫方才的冷若冰山貌,随之而来的是火山爆发样,扯着嗓子大声怒吼:“不知道去哪了!你的傀儡,你都不知道他去哪了!你当我知道?”

     凝月芯被骂的小耳朵生疼,左手食指与右手食指相互点了点,委屈的道:“我真不知道他去哪了,他可神秘了,自从和他缔结绑定血印记后,我跟他相处的时间加起来都不超过两个小时的,他老喜欢玩失踪了,我有什么办法呀?”

     秦时兵一口闷气憋在心口吐不出来,怒火中烧,呼吸粗重,用眼睛严厉地瞪着凝月芯,那眼神像要射出火花一般,声音越发的沉重,“今天,我再给大家上一课!”

     “首先我们先来了解我们的人类与傀儡间的关系,有个名字,名为主仆关系,而我们人类是主,傀儡为仆!”

     学员们噤若寒蝉地点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虽然这知识点大家都懂,可是看见秦老师这幅愤怒到扭曲的脸,叫他们现在顽皮捣蛋,他们也不敢啊。

     不怕死的就现在去给秦老师添乱吧。

     凝月芯认真的点了点,她就是那个不怕死的那个人,紧接着追问:“为什么人类是主,傀儡是仆呢?”

     “因为绑血印记!蠢货!”秦时兵忍不住大声破骂了一句,骂完后好像清醒了不少,愣住当即。

     一群学员脸色苍白,额头冒汗,低头不语的模样让他感到一丝尴尬。

     为人师表,要懂得温文尔雅,风轻云淡,面临泰山崩塌也要临危不惧,处之泰然,方能给孩子们作出一个出色的人才榜样。

     秦时兵立刻咳嗽一声,整理好脸色,冷冷的道,“嗯,就是因为绑血印记由我们人类的幽冥能量凝练而成,先天上与我们互为一体,与我们有着精神链接!”

     “当绑血印记种在傀儡的心脏,也就是傀儡灵魂上,那么我们就能操控那个绑血印记从而来控制傀儡!”

     “绑血印记种在傀儡灵魂上,要是它一个不听话,我们甚至能直接抹杀这个傀儡,绑血印记就是这么强大!”

     “不过自身凝练的绑血印记各有不同,与傀儡灵魂也有不少排斥性,也就导致不是每次绑血印记的缔结都一定成功…”

     “正因为如此傀儡仙门的大能才研发出天赋选择傀儡机来根据我自身天赋来选择傀儡!”

     “根据天赋选择傀儡机选择出的傀儡我们一定能缔结成功,也就是说我们一定能完全控制那个傀儡!”

     “所以,请你告诉我,为什么你的傀儡不在你身边!”秦时兵冷寂的目光盯着凝月芯,一股逼人的寒意从他身上流出,使人胆寒。

     凝月芯被他那股死寂的目光瞪地直立冷汗毛,咬着红唇,可怜兮兮的后退了一步。

     其他的学员,有一些嫉妒她长的漂亮的女孩子在偷偷耻笑着。

     也有一些发着狼光的宅男在幻想英雄救美的情节陷入呆滞中。

     还有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一副傍观者的模样看着好戏,学员此时的反应很容易映射出他们的为人和人品。

     “老师,我想她之所以没带傀儡来,很有可能是因为不懂得用绑血印记的缘故,所以才没办法控制她的傀儡来到这里的吧!”张梦露笑道。

     她长得貌美如花,是六班的另一个美人,也是方才秦时兵鉴定天才的时候,第二个加入二班的学员。

     此时此刻的她在秦时兵心中或是六班学员们的心中都有不低的话语权,这句话一出,不少人认同的点了点头。

     呆妞这么傻,不懂用绑血印记似乎也不为过吧。

     秦时兵仔细一想,唯有认可的点头,他也不能一直和凝月芯耗在下去,还上不上课了?

     “不过老师,星中石中学三百年历史,没有一个学员会在傀儡鉴定日让傀儡缺席的,学院的规定也不能更改,凝月芯这么做,无疑有点藐视学院,要是不罚她点什么,万一以后每个学员都来这么一出,学院的威严何在呢?”张梦露来到秦时兵身边,低声细语。

     她说的话恰有道理,秦时兵深深的点了点头,毕竟事关学院威严,他不得不郑重。

     “竟然如此,就这么算了吧,不过凝月芯由于她的傀儡未到,撩乱分班日的进程,藐视学院法规,故而作为惩罚就留在六班继续深造吧!”

     学员们心中一震,这是将呆妞定死了呀!

     万一呆妞的傀儡原本是能入二班的呢?现在就决定呆妞的班级安排,太不讲理,看来秦老师是真怒了。

     张梦露嘴角露出一丝迷人的笑容,仿佛运筹帷幄的将帅一般。

     凝月芯小脑袋一愣,打了个激灵,拼命的摇着头,“不!我不要,我三个姐姐都是一班的天才,我要是进不去一班,我会丢脸死的,老师不要把我安排在六班好不好,我敢保证我的傀儡一定会让你大吃一惊的,他是最强的,我一定有能力进入一班的,你相信我好吗?”

     一班?

     不少学员们心底嗤笑一声,沈深和张梦露更是不屑一笑,鄙夷的瞥了她一眼,满脸讥讽。

     就连他们也只能留在二班,就凭你呆妞,有何资格入一班?

     一班那是什么地方?

     怪物收养所!

     每个学院每个年级的一班都有这个称呼。

     而这个班级也永远都是只有十人制,这是传说的超级班级,能进入这个班级的人无一不是天之骄子!

     “一班?你当一班什么人都能进吗?”

     “现在星中石中学高一一班的人只有五个!”

     “这五个在十六岁刚上高中,刚接触修炼之道,刚成傀儡士后…先天幽冥能量就是…傀儡士九级!只差一步就能踏入傀儡师的门槛!他们被称为绝世天才!”

     秦时兵冷冷的道:“他们是这一代的黄金天才,护灵傀儡士力士黄天忍,鬼器傀儡士殇雷刀雷鳄,护灵傀儡士雪花周清清,护灵傀儡士绿叶王高峰,鬼器傀儡士炎锤李泰,每个人都是傀儡士无敌的存在,你说你连绑血印记都不懂运用的人凭什么入一班?”

     学员们每听到秦老师说的一个名字心底就打了个冷颤。

     这几天这五人的威名转遍了整座江城星中石中学,他们是这座学院历史上天赋最高的五个人!

     是这个时代的巅峰神才,也是被星中石中学院院长亲自教导与栽培的五个超级天才。

     与他们相比,就算是沈深,又或者是张梦露也不过是笑话而已。

     这一届的一班太强了,强到了这届高一一班入选阶级提高了数十个层次!

     以至于现在就算有其他堪比天才的好苗子也没资格挤入一班跟他们争雄,根本争不过啊。

     开学到了现在,一班的人数不过才五人,可想而知就他们五个挡住了多少原本有资格进入一班的人?

     要知道,通常高三生才普遍都是傀儡士九级的啊,而他们如今才高一,才刚刚踏入修炼路就有如此成绩!

     可见他们的强大!

     令人多么的绝望!

     “绑血印记我懂怎么用的…”凝月芯委屈的道。

     “呵,懂得怎么用?那你现在用给我们大家看啊!”张梦露在一傍讥笑。

     原本她就不服凝月芯长的比她好看。

     女人的妒忌心很重,张梦露每每听到背后有人拿她和凝月芯做比较还比不过人家的时候,她就恨透凝月芯了,以至于她恨不得凝月芯永远消失在她面前,那样她才舒服。

     只是没想到凝月芯这么张狂,竟然想进一班,当自己是什么了?

     眼下她特别看不惯凝月芯,自然也不会给她什么好脸色看,处处针对是正常的。

     “就是,你说你懂得怎么用绑血印记,那就用来看看啊!”其他也看不惯凝月芯的学员跟着附和。

     “就是,千万不要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样我们会替你害臊的,真不要脸”

     无视周围的嘲讽,凝月芯看了一眼秦时兵,见他没有反对,应该也是同意张梦露的话了。

     她没办法之下只好亲自做出来,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伸出嫩白的小手,凝月芯的两只雪亮的大眼睛顿时睁开,一股若电雷丝的气息砰然激射,白皙的手背突显一张奇异的篆字图,血红色的图案散发着点点红星,红星一爆开,一道光芒冲天而射!!

     秦时兵瞳孔一缩,严肃的看着这一幕,“绑血锁定…这是定位血光…定位血光比控制血光更难掌控,没准这孩子真的会控制她的傀儡…可是为什么她能控制傀儡,而她傀儡却为何不在她身边?”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可能,打了个哆嗦。

     “难道是…逆神!!!”

     “不!不可能!”

     学员们并不清楚秦时兵此时脑海里一些天马行空的想法,只知道凝月芯确实成功的使用了绑血印记,看来他们想看的好戏破灭了,顿时大失所望!

     特别是张梦露,恨的牙痒痒的,想讽刺两句的机会都没有。

     突然!

     就在这时候!

     不远处又有一道血光冲天而上,与凝月芯手中的血光互相辉映,有九分相似,宛若龙凤呼啸,天地相呼!

     秦时兵转瞬的看了过去,沉吟一声,“是血光相接了,她的傀儡就在学院门口,我们过去看看吧”

     ……

     当秦时兵带领学生们来到学院门口,看到血光柱下的那道身影,全都呆住了!

     目瞪口呆,眼睛差点就要掉出来了,此时此刻鸦雀无声…

     眼里只有那个人脖子上的编号…

     “我勒个去!”

     “竟然是废弃级傀儡…”

     沉默过后…一声爆笑响彻云霄!

     “哈哈哈,万年废物,废弃级傀儡!我的天啊,最垃圾的傀儡竟然能在这里遇到,而且还是凝月芯的傀儡,傻子果然是傻子,选择的傀儡都那么特别!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