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她才是全班第一
    学员的周围,全场死寂,鸦雀无声,静可闻针,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思绪都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

     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堂堂傀儡师的几个保安联袂对付一个废弃级傀儡,竟会被对方反杀。

     这怎么可能,那可是傀儡师的傀儡啊!

     这是第二境界的强者!

     随便一个都能完虐他们这群学员的存在,而就这样的人,竟然在短短的一瞬间被他们的同学的傀儡给统统完爆!

     我们都活在梦境中吗?

     “不会吧,这不是真的吧,什么时候傀儡士的傀儡变态到能完虐傀儡师的傀儡了,不可能的…”

     “错觉,我一定在做梦,这完全是颠倒世界观的事情怎么可能会出现在现实呢,一定是在做梦,没错,我是在做梦……啊,你特么掐我做什么?”

     “你疼呀,那就不是做梦,是真的了!”

     “傀儡士的傀儡秒杀傀儡师的傀儡,而且这个傀儡还是废弃级!”

     “我去你他娘的,太恐怖了”

     所有的学员倒吸了一口冷气,不少之前嘲笑过凝月芯的学员脸色都发白,牙齿不由自主的上下颤抖,哆嗦如同筛糠,不敢多动。

     沈深的剑甚至掉在地上也全然不知,脚下一抖,有种想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感觉,可他的尊严让他死死的撑住不至于摔倒在地,可躯体的颤抖却是那么的真实,他完全没有想到凝月芯的傀儡竟然强到如此地步!

     “她…她才是全班第一啊!”

     “名副其实的第一!”

     沈深他很清楚,要是凝月芯叫她的傀儡来对付他,一巴掌下他还能活着吗?

     答案是否定的,这样一个变态,叫他怎么比?

     在一股深深的恐惧下,他完全服了,内心深处已将高一六班的第一之位递给了凝月芯,她才是实至名归的第一人!。

     至于张梦露此时都不敢看凝月芯了,一个劲的往秦时兵身后躲闪,脸色苍白,眼瞳中是无尽的惧色。

     她也怕啊,刚刚她还设计让凝月芯差点进不了高等班,就凭凝月芯有这样的傀儡在,别说一班了,可能直接从星中石中学毕业也是有可能的吧。

     现在她是没脸见人,还是躲起来好。

     “没想到那呆妞竟然能和这样的傀儡缔结绑血印记,为什么呢,为什么他的主人不是我啊”张梦露懊悔无及,心底那丝悔意怎么驱逐都无用。

     早知如此,为什么要看不起废弃级傀儡呢?

     如若知瞧废弃级傀儡这么猛,给她一百个废弃级傀儡她也愿意啊。

     这样也叫废弃级?那不废弃的既不是比废渣还渣?

     “呼,你们看,我就说了王笑是最强的!现在你们信了吧!”凝月芯露出会心的笑容,小脸红扑扑的,好像一颗小苹果,可爱极了。

     沈深和张梦露都跪了,其他学员哪敢说什么话,一个个如小鸡啄米不停的点着头,大声称是,他们可不想那个煞神走过来,以为他们在欺负凝月芯,然后给他们一巴掌,那样多冤啊。

     他们可没自信自己比得上呼啸狼犬啊。

     说到这里,果然不愧为实力为尊的世界。

     就连一群未成年的小屁孩也懂得遇强回避,遇弱欺凌的道理。

     这个世界,王笑没有看错,以拳头破之最为合适不过了。

     “老师,看到没有,王笑很厉害的,他不是没有用的!”凝月芯笑嘻嘻的转头望向秦时兵,眼睛亮晶晶的,似乎在等待表扬,就犹如孩子得到了好成绩等待长辈的赞扬,喜欢享受那虚荣感一般。

     “厉害…确实厉害!”

     “他…不过才紫光级吧?”

     “越境对战…最后还完胜!”

     “已经超越了我所能理解的常识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这还是传说中的废弃级傀儡吗?”秦时兵静静的思考着,仿佛周围的一切都已不存在,置身于自己的世界中。

     “傀命世界的历史中出现越境对战的傀儡并不是没有,只是少之又少,而那些傀儡无一不是品质极致级以上,甚至达到传说,神话级的傀儡,远远不是废弃级傀儡能比得上的存在!”

     “可如今废弃级傀儡却作出了传说级傀儡才能完成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真的是逆神!”

     “可是逆神只出现在银河图身上!”

     “傀命世界第一傀儡银河图才处于逆神的级别,我的学生的傀儡就出现一个逆神?这绝不可能!”

     “这样的傀儡不应该会是废弃级才对,有可能是神话!”

     “黑笔只是为了掩饰神话级的身份吗?可是这样的傀儡又怎么可能出现在小小的江城呢?那是傀儡仙门才有的啊!”

     “要不然就是使用了超越极限的傀儡武技!”

     “还是说他的天赋是毁灭!”

     “又或者是运用了什么神宝幽冥装备!还是说现在有一种幽冥石运转傀儡拥有毁灭的能力?”

     “还有,还有上古秘藏出来的古傀儡?”

     “又或者是神掌五域出来的传承傀儡?”

     “不!不!统统都不像!都不像啊!”

     “废弃级!”

     “神话级!”

     “傀儡…傀儡…傀儡!!”

     “我的头好痛,到底是什么回事?”

     “你到底是什么?”

     望着王笑,秦时兵的眼神越发的凝重,他就是个无底黑洞,拥有无限神秘感,使人不可自拔,一步又一步的踏进去,想一探究竟。

     “咕噜!”李罗下意识的吞了一口口水,望着一片血滩中心的那个人,他把心提到嗓子眼儿上来,浑身紧张得就像拉满了弓的弦一样,深怕这个人一转身就连他也一并拍死。

     王笑果然的转身了,眼里平静若水无波无澜,像一潭水,一切显得那么安谧,他道:“我刚刚提醒你们了,我是最强的,为什么不听话呢?”

     “这…这个…我什么都没说,这事都是这群保安挑起来的,我…我就是个打酱油的,饶了我,求你了,放过我吧,我就是个垃圾,根本不值得你出手,会脏了你尊贵的手,这又何必呢?”李罗惊慌得犹如冷水浇身,瘫软在地上,不停的磕头求饶,身子颤抖的那叫一个厉害。

     他很清楚,现在要是不装孙子,那么接下来他将面对被一巴掌拍死的结局,跪地求饶是很有必要的。

     不过,向来养尊处优的他一向心高气傲,现在他卑躬屈膝的跟狗一样,颜面扫地,所有面子都丢光了,内心的怨恨也越来越重,不停的在心底发着毒誓:你给我等着,等我这次躲过去了,我一定要让老爹替我报仇,将你这个废弃傀儡打成废品,再在你身上撒泡尿,否则难解我心头之恨!

     王笑何等人物?

     华夏巅峰兵王!

     小胖子李罗眼中的怨恨他怎么会看不出来?竟然看出来了,不给点教训怎么行?嘴唇一咧,王笑笑道:“没事,让你的血给我洗洗手也挺好的!”

     “什么!”李罗傻眼了,也不在打哆嗦了,一个劲的问:“为什么,一定要揍我?”

     “因为我看你不爽,就想揍你那么简单啊!”

     王笑笑了,只是笑容很邪恶,恶魔微笑,邪气凛然,拳头紧紧一握,指间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一步又一步,煞气十足的走进李罗。

     李罗牙齿咬紧了,张大的瞳孔中充满恐惧,忽然大喊“啊!”一声,然后落荒而逃。

     可是,刚走没几步,眼前就闪现出一道身影,朝着他微笑,他又啊的一声逃了回去。

     正当王笑准备追击,一道声音传进他耳中。

     “小兄弟慢来,他好歹是这间学院主任的儿子,你已经伤了四个保安了,给学院一个面子,就放过他一马如何?”

     “又或者是需要我来阻止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