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灭你满门(圣诞加更)
    王笑冷静的摇头说道:“我只感觉到你二叔有事瞒着你,只知道这件事对你会影响很大,但并不知道是什么事,更不知道他会死亡…”

     “……”帅不要一愣,狠狠的一咬牙,猛地往傍边的木床撞过去!

     轰!

     一丝鲜血从他的头门盖冒出,他惨痛一声,“为什么!为什么你一个陌生人都能发现二叔的不对劲,为什么我却到现在都枉然不知!为什么我这么愚蠢!跟他过了十多年,我还以为我很了解他的,为什么到最后,我却没发现他有问题!这是为什么啊!”

     “人各有命…命中注定…生死抉择,谁能看清?”王笑低声一语:“你找找屋子,或许有他的死亡原因!”

     “对!你说的对!”

     “一定有的,二叔一定是知道有危险才叫我离开的,那么他一定有留下什么线索才对,我找找,我要找到它!”帅不要眼里一片疯狂,发了疯的乱窜这间小小的茅屋,将它弄的翻天覆地,只为寻找那道答案。

     不久后,真被他找到一封信,一封被捏出褶子的信,打开来,是这么一段话:

     “小帅,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二叔我已经走了吧。”

     “别难过,我之所以会走,其实是自愿的,我想看清王家的真面目,才做出这个决定!”

     “当通天鹰船大功告成之日,我就知道我的生命可能不多了,于是就写出这封信,为的只是希望你不要因为我的死去自责,这不怪你,要怪就怪你二叔太单纯了吧。”

     “通天鹰船是根据远古古傀儡的秘传之法再结合王白两家之力共同秘密打造而成的超级傀儡,它的作用就是登天,就连帝国也垂涎三尺的宝物,正因为此物太过于珍贵,王白两家不会允关于它的信息流转于世,从而引来大势力的抢夺,要知道匹夫无罪,怀璧自罪,王白两家正在处于争夺通天鹰船的归属权之时,这个时候他们绝不允许第三者的插足!”

     “正是如此,他们需要封口,虽然我们都作出不会泄露的誓言,但以王白两家的警惕之心又怎会相信我们这群下人的话呢?”

     “我已猜到他们两家很有可能会对我们这些对通天鹰船有着不少建造力的苦工动手,杀了我们才是保守秘密的最佳办法!唯有死人才最能保守秘密!”

     “我猜他们一定会出手,一开始我是想带你离开这里,可是不说王家拥有我等的卖身契,就说是我也抱有一丝希望,我们三眼族世代为王家鞠躬尽瘁,服侍他家三代,全家人死于他们的命令中,对于王家,我们可谓是用心用力又用血了,我一直以为我们三眼族在王家也是有一定地位,我们很忠诚,王家应该会看在这点上放过我叔侄一命…”

     “要是王家放过我俩,这封信我会火化它,要是王家真想杀了我两,我会让你离开,独自去面对王家,因为我渴望着王家会看在我们所做的一切从而饶过我们一命!”

     “也因为我不甘心,不甘我们三眼族为了王家付出了一切,换来的竟然是满门被灭!虽是奴隶,可也是人命啊!”

     “正是如此,我决定独自去承受这一切,当那天到来,我会让你离开,再设计令王家相信你已逃去,暂时来说,你是安全的,这封信我就放在屋子里的某个角落…等你回来!”

     ……

     字迹潦草,这是类似地球人的钢笔书写的信,但从纸张的水迹来看,有一大片地方非常模糊,还带有腥臭的味道,二叔写这信的时候,应该流了非常多的泪,他的心又有多痛?

     帅不要不知道,但他只知道一件事!

     那就是……复仇!

     “心域王家!”

     “不要此生以灭你满门为生!”

     “不杀光你全家,不要死不瞑目!”

     “我要灭你满门!鸡犬不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仇恨的焰火侵蚀了他的心,将他的双眼染红了。

     王笑皱着眉头看着帅不要,这仇恨烧的太猛了,这对他来说未必是好事,虽然仇恨能促使人类的进步,但也会相应的提升他的险阻,这对他真的好吗?

     “咔!”

     “那屋子门怎么开了?”

     “那不成那个小杂种回来了?”

     “快,快,上去看看!”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王笑脸色一凌,灵活的将帅不要抱起,迅疾的跳出茅屋里窗口,来到外面,手捂住帅不要的嘴巴,嘘的一声,以示安静。

     帅不要在惊慌一阵后,也镇定了下来,屏息凝神,背靠老墙,附耳贴墙,从墙口的缝隙看向里面。在幽蓝月色的浸润下,整间茅屋变得阴暗无光,两道人影从门口外浮现而出,两人面相普通,眼眉间徘徊着阴森的煞气,穿着相同的黄袍,腰间吊挂着一个木牌,正是此木牌让帅不要眼孔紧缩,杀气腾腾,不可压制。

     “檀木王印,王家!”

     王笑轻拍他肩,摇头低声一语,“先不要打草惊蛇,我们看看再说…”

     “好!”帅不要道,他也想知道为什么王家还会出现在此处,根据二叔信上所讲,王家应该相信他离开了,那么这里并没有王家在意的地方,现在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茅屋内传出一阵气急败坏的叫骂声。

     “我们宰这老头的时候房子还没这么乱,一定是那个逃跑的小杂种回来过,现在又离开了吗?真是可惜了,要是我们来早点,可能就遇到那小子了,这样一来,我们平白的就多了一份功劳,对你我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面色阴霾,留着中分长发的王家人眯着眼睛,煞气腾腾的道。

     另一位满脸横肉的王家大汉恶狠狠的道:“有娘生气没娘养的王八犊子,走的比兔子还快,让老子白丟一功,真是罪大恶极,要是赶上我,不扒了他的皮老子就不姓王!”

     “慢!”中分长发的王家人蹲在地上,仔细一观察,眼里闪过一丝睿智的精光,“地上还有微许沙尘在滚动,能造成这情景的原因应该是那小子破坏这间屋子产生的,沙尘飘舞的过程如若无风极其缓慢,等它完全安静下来也需三四分钟,看来…那小子离开的时间必然不会太久,我们能追上!”

     “是吗,还是三哥你厉害,就这么一眼就能看出来那臭小子还没走远,老八佩服啊!”王八哈哈大笑,发自内心的敬佩道:“其实也对,整个王家斗听信了那小子逃往海心城城主府的谎言,唯有三哥你看穿那小子并没有去哪里,一定在某个地方躲着,这才带老八我大晚上来这里,夺取那份功劳!”

     “只是那老头说起那小子的时候眼神太正常了,这才让我看出端倪,否则凭借那老头拿的出海心城城主府的信物这点看,就连我也会相信那小子已经去了城主府了…”王三冷冷一笑,“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骗的过家主,骗不了我!”

     “准备出发吧,以那小子傀儡士不到的实力,跑步了哪里去,我们要追上他,也不会太难!抓到他,那就是大功一件!”

     “行,不过,三哥等一下!”

     “你想做什么?”

     “我…要将这老头大卸八块,千刀万剐!”王八残忍一笑,“竟然将我王家耍的团团转,还想保留这么完好的尸体?真是笑话!”

     “准!”王三冷冷的道:“这老头自作孽…不能太便宜他了,大卸八块的还是便宜他了,听说死后的尸体做成人干被烈阳暴晒七天七夜,将会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你要是喜欢这么玩的话,明天再来这么做吧”

     “三哥,还是你脑子好使!”王八眼中凶光一闪,心中某个念头蠢蠢欲动。

     “我们先料理那小子再说吧!”

     “好!”

     接着,两人快步的离开小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