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我要去一个地方!
    “呼…”

     轻微的风儿抚过娇嫩的小草,枫树林间,大地铺上了一层红色的地毯,秋风雨,满地红,枫叶虽已枯黄,却也美丽,秋枫与赤草的互相舞动,掀起秋季的霞裳纱衣,秋风红叶,美轮美奂。

     在一颗繁叶遮阳的枫树下,一个清秀绝俗的少女正嘟着嘴玩着手中枫叶,数着上面恒河沙数的纹路,数起来还有点不亦乐乎的感觉,只是清澈明亮的美目时不时的遥望着不远处的那座人头图书馆,眼中蕴含担忧之色,小脸愁云不消,目光一刻不离这座建筑。

     “这个臭王笑说了只是去图书馆看看书,看了大半天就算了嘛,到现在还不出来,这个死王笑!”

     “还有啊,怎么图书馆会有爆炸声?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我要是有通行卡就好了,真想进去看两眼,王笑那家伙不会惹到了圣头屋前辈,被灭了吧?”

     “应该不会的,王笑这么强…”

     小呆妞凝月芯苦闷的蹲在原地,小心思在快速的运转着。

     不久前她要去办理分班手续的杂事,也就没跟王笑去图书馆,约好了在这里集合,两人就分开了,没想到刚办完手续乐呵呵来到这里还没等她喊王笑,就听到爆炸声,这一下惊的她不轻。

     她在想里面或许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时间很好奇,小猫挠痒痒,小心肝痒死了,真想进去看看,可惜她没有图书馆通行卡,连进的资格都没有啊。

     于是,小呆猫只好堵气的站在这里,不知所措。

     “喂,你骂谁死王笑呢?”

     忽然…

     身后一道黑影腾现,轻轻的在她脑袋上敲了敲。

     小呆妞回首一看,只见王笑正微笑的看着她。

     “王笑,你出来啦!”

     凝月芯欢快的朝着他笑了笑,真是回眸一笑百魅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王笑都看呆了。

     “嗯,出来了!”

     “再不出来,就被某知小猫画诅咒死了!”

     凝月芯一看之下,顿时惊呆了,方才只顾着看王笑的脸并没有注意到他的身体,现在看起来,他到底是去看书还是去挖煤啊?全身上下没一处好地,黑灰的沙尘覆盖全身,脏兮兮的,衣服也被碎裂了好几块,乍一看还真像是个民工。

     “王笑,你是去里面挖煤吗?怎么那么脏啊!”凝月芯皱着小眉头,也不怕脏用着小手使劲在王笑拍灰,边拍还不停的碎碎念。

     “这可是爸爸买的衣服啊,一百齐天币的呢,你把它弄烂了我们回去又该挨骂了!”

     “还有呀,今天妈妈本来煲了排骨汤的,可是现在成了这幅模样,可能妈妈又会不给你吃了!”

     “不过,王笑你不要担心,我也会陪你不吃排骨的!”

     “嘿嘿,虽然我还蛮想吃的说”

     “不过,算啦”

     凝月芯笑起来的样子很迷人,两片薄薄的嘴唇在笑,晶亮的眼睛在笑,若隐若现的酒窝也在笑,可爱的她如若天仙。

     这是一个让人不知道怎么形容的女孩吧。

     王笑心底默默的想到,真不知道在这个世界这么单纯的女孩怎么活下去,被人卖了替人数钱可能还不是她的最高境界,甚至有可能自己卖自己,还替人数钱呢。

     “王笑,你在家里不受欢迎,他们不喜欢你,他们见到你这样肯定会再损你几句的,虽然你是傀儡,但也是有尊严的呀,一直被人胡说八道可不行呦,我们要做好自己,这样他们就没理由骂我们了吧”

     “对了,王笑,学院有一座湖,仙居湖,据说是人一拳打出来的,可厉害了!我们要不要去那里洗一洗你的身子再回去呢?我可不想看到你又被姐姐们嘲笑了”

     “额,也不行也,你毕竟是个大男人,在学院这种大庭广众的地方脱衣服洗澡也有损脸面!”

     “不行啊,不行啊!”

     “哎呦,我们还是回去挨骂吧…”

     王笑听着这丫头的碎碎念,越发觉得这丫头很逗,你说都十六岁的人,怎么还能这么天真纯洁呢,又或者是单纯呆萌?

     “丫头,先别忙活了,我有话跟你说!”

     王笑制止住凝月芯的拍打动作,抓住的她的双肩,脸色极为认真的道:“丫头,我要去个地方!”

     “去个地方,你要去哪里?”凝月芯皱了皱小鼻头,疑惑的道。

     “一个你无法想象的地方!”

     “我怕没有我在你身边,你会受欺负”

     “所以,丫头,请几天假吧!”

     “等我回来!”

     凝月芯点了点头,“可以呀,可王笑,那是你必须要去的地方吗?”

     “没错!”

     王笑抬头凝望天际的另一边,目光坚决!

     “我必须去的地方!!”

     “顺便宰一个人!”

     ……

     江城星中石中学院,高二一班,位居学院左方教学楼,背靠星石林,环境优美,绿化地带,而整间教室也很宽敞,柔和的阳光透过南面几扇大玻璃窗,照在晶莹剔透的窗台上,照在雪白的墙壁和天花板上,教室显得那样雪亮,一人鬼鬼祟祟的躲在教室角落中偷摸的说着话。

     一班人数不多,仅仅十人,高二也不列外,此时孙启贺在班里大肆宣传方才所遇之事。

     “你们无法想象那一个画面,幽静的大门外,我与他第一次见面,我两一见倾心,两情相悦,他把我看成朋友,也与我结为兄弟!”

     “当时因为我只有一张通行卡,没法将他带进去,然后就发生了你们想都想不到,猜都猜不到的事情!”

     孙启贺振奋的道,手舞足蹈的样子使在场的人都想一巴掌过去拍死他。

     教室的第三排的椅子上,一位半躺椅子上,气质狂野的男子不屑一笑,“有什么事情是我刀狂想不到的?难不成你那位所谓的兄弟还能一巴掌拍烂图书馆的门不成?”

     “咦!你怎么猜到的?”孙启贺脸色一惊,心里暗道这家伙难道拥有一部会读心的傀儡不成?

     “切,孙启贺你说你是班里最没用的一个人就算了,编谎话也假的要死!”

     在孙启贺另一边,长相俊俏,蓝发蓝眸的男子更是鄙夷一笑,“按你描述的外观来说,那个家伙不过是废弃级傀儡,我都懒得说了,就这么个废弃级的傀儡你也好意思挂在嘴边?就他这么个废弃级傀儡,别说拍烂许老的门了,就算让他跟我剑狂打,我让他一只手也是轻而易举的秒杀他!用得着让我们放他入眼里吗?”

     “就你?”孙启贺撇了撇嘴,“我那兄弟都不用出手,光凭气息威压就能压死你了好吗?”

     孙启贺对天发誓,这句话绝对是真的不能在真了!

     剑狂虽是高二一班的排名前三的天才,傀儡士九级的家伙,比他还要强上三分!

     可是他不认为剑狂有在图书馆大闹的那个变态比的资格。

     那个变态不是人,一百个剑狂也不一定能干的过他,那个家伙光是威压就能压死一百个剑狂!

     对于此,孙启贺很有发言权,他自己就亲身经历过一次被压垮的经验,宛如泰山压顶,那个回忆真是太吓人了!

     直到至今,他心中的震撼也是久久不去啊!

     “切,小贺你现在吹牛真是不打草稿了呀,老剑这家伙虽然不怎么中用,但是在高二也是一等一的存在,击败他不用出手光凭威压?”

     “别笑死人了,大街上随便一个废弃级傀儡都有院长这实力了不成?照你这么说,你那个兄弟既不是有宗师之力?”

     “难道他拍了第一层的门顺便将第二层的门也拍烂了?”孙启贺身后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也是不信的道。

     “我去,花狂,难不成你也会读心术!”孙启贺这下子真呆了。

     尼玛的,就半天不见而已,他的同学都会读心了?她怎么知道那个变态连第二道门也拍烂了?

     这时!

     一道如雷鸣耳声音响起!

     “够了!”

     坐在班里最前面,双腿压在教师讲台,狂妄不拘的男子冷哼一声。

     这是一个傲世的男人,狂野的短发,九天神雷绚烂的明眸,坚毅的脸庞,稳重的气息,还有着一股九幽凶兽恐怖杀戮之气,这是不可驯服的男人,也是不可招惹的男人。

     “给我闭嘴!”

     “老大,这次我真没有吹牛!你们要相信我啊,那家伙真的很厉害的,很有可能是学院里的人,我之所以说出来就是想提醒你们,见到他不要招惹,一定要远离,他…”孙启贺急忙的道。

     “闭嘴!”

     “他很厉害?”

     “难不成他还能打败你老大我?”

     “难不成他还能打败圣头屋?”

     “难不成他还能打败许老?”

     “竟然都不成,他还厉害个屁!”

     战狂冷冷的扫了一眼孙启贺,淡然道:“这个学院的学员里,除我以外,不存在无敌!”

     高二一班十大狂人皆是冷笑不己,孙启贺一时间感到了孤立无援,黯然神伤,他真的很想说:老大,你又怎么知道这些那个变态都能办到的呢?

     不对,是已经办到了,许老,圣头屋都被击败过,更别说不到傀儡宗师的老大你了,你在他面前真的比不上一只蝼蚁啊!

     哎…算了,竟然没人信,那就不说了吧。

     反正!

     以后还会见到的吧。

     一定会见到的,从今以后,我孙启贺就是他的头号马仔。

     跟着如此人物,我这头号马仔如不高歌猛进又怎么行呢?

     我一定要再见到他,认他为大!

     孙启贺满脸的兴奋之色皆被两道身影收入眼底中,高二一班的上空,教学楼的顶层天台伫立着两个老头,一南一北的站立在护栏边缘,南北双王,一身王者之气,俯视天下。

     “我说老许你应该有八级傀儡宗师的实力吧,这境界寿元可达一百三!也就是说七十有几的你不过才堪堪中年之期吧,怎么脑子却那么糊涂!不!你不是糊涂,你是傻,脑残加白痴!”

     站在北面楼顶的老者正是仙居岛的主人,江城星中石中学院院长,裘荣辉!

     此时,裘荣辉满脸寒意,目光不善的盯着站在南面的许不服。

     “院长,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看看他到底是不是逆…”许不服苦着一张脸道。

     “闭嘴,这件事休要再提,要是他对我们学院产生恶念,耽误了学院光宗耀祖的机会,那么你就别活了,给我去毒龙窑里当龙粮吧!百年的唯一一次能冲出江城的机会差点就被你放跑!”裘荣辉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说你…我都不屑于说你了…”

     “院长大人,你不能这样啊!”许不服苦声道,“我虽为傀儡宗师,可是去那个地方也是没会没命的啊!”

     “那你就给我好好改改你的坏脾气!”

     “见到高手有事没事就往前冲,还特么给老夫我打不过!打不过你还冲个屁,给学院添乱吗?”裘荣辉骂道。

     许不服苦笑连连,“咳咳…我也不想的,谁能想到他这么变态…”

     “闭嘴!”

     “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吧,我们不要再去打扰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