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兄弟们
    商丘辕坐在靠窗的一侧,拿着酒杯看着舞台不发一语。

     她……依旧没来……

     自嘲一笑,明明只是4天没见而已。

     服务员进来送酒的时候十分的小心翼翼。

     因为这个包厢里可以说是当今政商界的接班人。

     商丘辕,娱乐圈顶级BOSS,也是世界十强企业的榜眼,商代的唯一继承人,更是无数名媛的梦中情人之一。

     他活跃在各个新闻报道上,稳居娱乐新闻头条。身边女人无数,他的前女友估计可以凑一个排了。

     身高187,标准黄金分割比,有些温柔的细峰眉之下是一双眼角微挑勾人的丹凤。高挺鼻梁加上偏粉色的薄唇,完全就是一副花花公子的样貌。

     文书豪,帝都文化部部长长子。公子颜如玉,陌上世无双,就是对他最好的写照。这是标准的学霸,文化知识强到成神,对于古文化的研究更是无人能出其右。

     他写的一手好字,书法以行楷见长,国画更是擅长山水景物。诗词歌赋无一不通,待人处事谦逊大方,对于政治更是有独到的见解,可说是标准远古华夏文明的书生模样。

     文书泉,文书豪双胞胎弟弟,若说哥哥是东方的书生,那他便是西方的艺术家。浪漫主义的他是真的有一颗放荡不羁爱自由的心,绘画和作诗均为浪漫主义,擅长各种西方古典乐器,小提琴与钢琴的造诣颇深,其雕刻作品也受到西方艺术家的盛誉。虽说与哥哥有一张一模一样得脸,但是却很容易分辨出来,毕竟气质完全不一样。

     刑天磊,国家********次子,其外号是“法律百科”,对于一个在高中就背完帝国所有法律条文的疯子被保送硕博连读似乎也不是什么很惊悚的事,他是帝国历史上最年轻的省级人民法院的法官,可谓是当代包拯。

     甚是严肃的国字脸,剑眉之下一对锐利的鹰眸,整体五官偏西方的深邃,眼睛也是少见的浅宝石蓝。无可厚非,毕竟母亲是欧洲第一名媛艾露莎·莲·可伦贝洛斯。

     刑天磊上有一个年长自己10岁的哥哥,刑天明,是执法部门的市级领导人,与岳镇山合称“冷面双煞”。其铁血手腕令无数贪官谈名色变,在人民之间颇有盛誉。

     相交于弟弟明显的混血风,哥哥就是明显的帝都大众脸,每一次岳镇山和文书豪见到他都要想半天才敢确认。

     秩宗旭,当今主席长孙,1米8的个头,接近五五分,在这个小团体里完全就是和事佬的角色,在政治圈里是出了名的能磨。作为一个地方的市级领导,在自己兄弟面前完全不出色,很容易被忽视。脸上总是带着和煦有礼的笑容,但却有“笑面虎”之称。

     岳镇山带着水遥进来的时候,除了商丘辕,其他四个人都在划拳拼酒。

     一听见响动,四个人立马安静下来,双眼和探照灯一样巡视着两个人。

     “噢~快快快,给嫂子让座!”文书泉坐在靠门的一边,很清楚的看到了两人牵在一起的手,立马带头起哄。

     “这是司徒水遥,我女朋友。”岳镇山难得的带着笑介绍,“这几个你还记得吗?”

     “嗯嗯,我还记得。”说着就开始认人,“靠窗那个是商丘辕,双胞胎安静一点的是哥哥文书豪,另一个活泼点的是弟弟文书泉,微胖的是秩宗旭,混血儿是刑天磊,阿姨的侄子。”

     商丘辕被水遥清脆的声音拉回了思绪,但是看清她的时候彻底的不淡定了。

     “夭夭!”商丘辕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眼里满是兴奋与不安,“你终于肯出现了……”

     其他人彻底石化了……

     大名鼎鼎的商少竟然……这么一副小女儿的姿态……这得跌破多少人的眼镜啊……

     岳镇山不悦的盯着他,然后把水遥抱在自己怀里,“你们认识?”

     商丘辕回过神来,慢慢走过去,伸手。

     “啪!”

     “嗷呜!岳镇山你抽啥风!”商丘辕揉着自己被打得手,乖乖,都红了!

     “她不是夭夭。”岳镇山低头看着表情有些奇怪的水遥,“怎么了?”

     “没什么,大概是我想多了。”水遥摇了摇头,但明显低落下来的情绪还是被岳镇山捕捉到了。

     她的情绪,被另一个男人的话影响了。

     夭夭……那个突然消失的司徒夭夭?

     水遥低落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她被各种酒吸引了。

     “喜欢?”岳镇山拦下水遥第五杯红酒。

     “嗯(?-ω-`)”水遥摸着自己发热的脸,大脑有些迟缓。

     “你喝醉了。”将红酒喝光。

     “原来岳哥这么疼媳妇儿啊~”文书泉也有些糊涂的看着岳镇山。

     “我先带她回去了。”说着抱起水遥,小心的绕过地上数不清的各种酒的酒瓶。

     还是……清理过一次的……

     “来接我。”岳镇山刚出房间门就给一直潜伏在附近的手下下了命令。

     不一会儿一辆牧马人停在了酒吧门前,正好迎上刚出来的两人。

     “哥哥……”水遥抱着岳镇山的脖子,慢慢的磨蹭。

     “怎么了?”岳镇山嗅着她发间的香,揽着她的腰。

     “……”水遥没有说话,只是把脸埋在了他脖间。

     “见到商丘辕之后你们两个都很不对劲。”岳镇山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但还是克制不住那股愤怒。

     “你见过夭夭了么……”水遥突然问,

     “见过,远远望见得。”岳镇山感觉有些奇怪,“她不是很早就消失了?”

     “没有什么会无缘无故的消失……她一直都在。”水遥有些害怕的蜷缩起身子。

     “那又怎样。”

     “岳镇山……”水遥微带哭腔的声音让岳镇山有些不安,“我好害怕……我不想回到那个又黑又潮的地方了……”

     “有我在,不会的……”岳镇山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从始至终……只有你相信我……”

     “我会一直相信你的。”

     “那些家伙不会放过我的……”

     “我会保护你。”岳镇山听着水遥的这些话,大脑迅速运转,却还是没想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