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搜救
    搜救小队,迅速集合到了岳镇山他们消失的走廊入口。队员刚想进入就被自己的队长拦了下来。

     “你们看看你们自己的定位设备。”队长语气十分不友好。

     队员立刻检查自己身上的设施,悲伤的发现所有的电子设备全部出现了轻微混乱现象,有人尝试着把它放入拱门内,发现只要一进入,电子设备就会完全性的失灵。

     “这要怎么办?”队员们很焦急,要知道,自己的偶像还在里面呢。

     “阵法师准备破阵。”

     “是!”队伍里立刻有三个人跑了出来,取得暂时的行动指挥权。

     “立刻检查周围是否有阵法咒术痕迹,切记不要进入内部,注意植被的掩盖。”

     “是!”队员们立刻四散开来,不一会就有人报告传来。

     三个阵法师立刻分散查看。

     “怎么样?”队长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脸凝重懊悔的三人,心里一阵发凉。

     “这是空间系的阵法,我们……没有办法解开……”

     “你TM的哄谁呢!”队长一把提起说话的那个人的领子,“你们不是最好的阵法师吗?!这点小事你们都干不了啊?!”

     “队长!你冷静点!空间系能力者发动的阵法和普通的阵法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除非比对方强,不然就算知道是什么阵法也解不开!”

     “次奥!”队长只感觉到有一团火不断的烧着自己,“该死的!”

     队长狠狠地踹了栏杆一脚,栏杆发出晃动声。

     “林队长,情况怎么样了?”岳凌云看着呆滞在原地的搜救队,心里一阵接一阵的不安。

     “对不起……”队长明白阵法师们说的道理,但还是有些无法接受,那个应该在战场上绽放自己光彩的人难道要就这样窝囊的折在这里?

     无法接受。

     顿时,现场陷入沉默。

     “什么声音?”队伍里突然有人开口。

     队长瞪了那个人一眼,但他也反应过来,听到了声音。

     “队长那一脚真么厉害?这栏杆现在还在晃……”

     “不对……”队长也听出了是什么声音,可是不应该啊……

     现场再次沉默,所有人都在努力的感知这周围环境。

     “不好!快趴下!”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所有人立刻迅速的卧倒,绵延的栏杆朝着他们这边瞬间倒了下来。

     “轰!”一阵灵力波迅速的在离地一米左右的高度扫过去,停在后方的车辆立刻被掀翻,就连地面的植被都被波及倒连根掀起。

     紧接着就被随后而来的风刃绞成齑粉。

     不过一分钟,灵力波又迅速收拢回来,本来因为扩散开而减小了威力的风刃又随着聚集越发的锋利。

     确定安全的人们慢慢的站了起来,惊讶的看着瞬间干净了的庭院,不该有什么反应。

     “报告队长!阵法解除,安全。”

     “所有人听令!前进!”

     “是!”

     “水遥……”岳镇山撑着最后的力气,看着被光球包围着缓缓下落的小家伙,眼睁睁的看着变成人形的野兽把她抱在了怀里。

     “少将!”没有任何阻碍后,搜救队迅速的找到了岳镇山,戒备的将抱着水遥的男人包围了起来。

     “救她……”男人把自己怀里的小家伙小心翼翼的放在铺开的兽皮上,把她包好后边举起手,边后退,包围圈随之边收缩边移动,知道将水遥纳入保护圈,男人蹲下,表示顺从。

     岳镇山看着暖黄色的天花板,有些反应不过来。

     发生了什么……

     “镇山……”刑雅看着清醒过来的儿子,已经干涸的眼眶又变得通红,“你吓到妈妈了……”

     “对不起,妈妈……”岳镇山看着她,宽大的手掌轻轻的抚摸她的脸颊,“我现在是什么情况。”

     “没什么大问题,灵力消耗过大加上有点失血过多,昏睡3天两夜而已。”岳麓山把水杯递给他。

     “水遥呢?”

     “……”岳麓山选择不回答,“哥你饿了没?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说完就一溜烟的跑了。

     “我去叫医生。”刑雅看岳麓山溜了,也找了个借口离开。

     岳镇山冷冷的看着房门,他当然没有错过两人脸上的慌乱。

     水遥出事了。

     “给我准备套衣服,送到我病房。”摸到自己的通讯器,立刻给自己的助手打了个电话。

     “是!”

     岳镇山立刻掀开被子下床,却不曾想所有的力气都消耗在这个动作上,一腿软朝着地面扑了过去。

     还好有地毯,不然这一摔可不轻。

     “长官!”小护士一推门就看见岳镇山脸色苍白的趴在地上,立马慌慌忙忙的把他扶回床上,“您身体的消耗过大,现在!必须!好好休息!”

     小护士十分负责的碎碎念着各种注意事项。

     “哥……我买饭回来了……”岳麓山探头探脑的小心翼翼的把饭拿进来。

     “给我。”岳镇山冷着脸看他放下桌子,迅速摆好饭菜后,岳镇山闷声不吭的迅速吃完。

     感觉自己的力气恢复了一些后,助手也刚好把衣服送过来。

     岳镇山接过来,看了眼还在的护士,直接进了卫生间,隔着道门问话。

     “水遥在哪。”

     “水遥小姐现在在郊区的基地里。”

     “给我办出院手续,我要过去一趟。”

     “是。”

     助手办事效率很高,岳镇山换好衣服时,他已经开着车在医院门口等待。

     “她为什么会被带进去?”岳镇山靠着车座慢慢调节。

     “涉嫌谋害高级军官。”

     岳镇山皱眉,他记得当时父亲也在场。

     “什么时候的事。”

     自己这次……真的是太狼狈了。

     “您昏迷的第二天她就清醒了,醒来后立刻就被人带走了。伯父有拦着,但是他们说是上面的命令。”

     难道是爷爷?可是爷爷不是已经同意了么?

     车子停在基地门口,站岗的士兵立刻过来检查。

     一道门,五个关卡口。

     原因无他,这里是整个帝国最机密的特殊部队的训练基地。

     没有任何资料,甚至在这里的学员都是黑户,仅有代号和编码。

     这是一群真正的行走在刀刃上的军人。

     进入这里的首要条件,一是进入过维和部队并立有军功或是成功从国际特种兵训练营――野狼训练营成功毕业。

     由此可见,在这里的,无异于是精英中的精英。

     岳镇山熟门熟路的找到了基地的监狱,因为有岳凌云和岳老爷子同时许可,岳镇山轻松进入。

     当他看见在这小小的房间里安静的坐着,仰着头看从通风口照进来的阳光的水遥时,心里堵的难受。

     “水遥……”岳镇山声音有些嘶哑,毕竟刚清醒过来,昏迷的后遗症还在。

     “哥哥?!”水遥听到陌生的声音叫自己的名字,扭头却看到岳镇山时,心里一阵欢喜,却又瞬间担心起来,“你这是怎么了?声音怎么这么哑?”

     “没什么事,喉咙干而已,乖乖等哥哥带你出去。”

     “嗯。”

     “岳镇山少将?”监狱的负责人突然过来,两人互相见礼,“您是来带走司徒小姐的吗?”

     “是的,顺便问一下为什么带她来这。”岳镇山释放自己的威压,表达自己的不满。

     “上面给的原因是谋害高级军官,而且……她还跟商家大少的失踪有关。不过现在没事了,商家大少出面解释了一下,商家承认失误,而且您的事将军和上将也给出了证明。”负责人强撑着解释。

     “希望以后你们办事能走点心。”岳镇山甩了个脸子,负责人立马把门打开。

     没办法,虽然两个人军衔一样,但是人家官比自己大,权利也大。

     “没事吧?”岳镇山收了气势,温柔的关心。

     “岳镇山,你能把双生也放出来吗?”水遥有些小心翼翼的提要求。

     “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