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在宋代玩斗地主
    李师师这话,有暗中打探之意。

     武植想了想,觉得潘金莲也不真的是自己的老婆,自己现在实际上是个单身狗,于是坦然说道:“师师姑娘说笑了,小可至今还未曾婚配,哪来的什么娘子呀?”

     李师师一听这话,心头如同鹿撞,脸上微微有些绯红,“先生青春几何呀,为什么还未曾娶妻婚配呀?”

     武植苦笑了指了指自己的身材,“姑娘你看我这身材、样貌,哪家的好姑娘愿意嫁给我呀?”

     李师师微微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其实,也不是所有的姑娘都在意郎君的样貌的。”

     武植睃了她一眼,笑道:“是吗,小可怎么没遇上这样的姑娘呢,对了,姑娘要是这样的闺中密友,还望替小可撮合撮合,事成之后,小可定有重谢!”

     李师师抿嘴一笑,低了低头,没说话,又去看那布,心底早已经盘旋了几个来回。

     正这时,外边走来三个外乡人模样的人。

     这三人当中的一个三十岁上下,面色庄严矜持,一身华服,一副贵不可言的派头。

     后面跟着两个身着白色纱帽,四十岁上下,却没有胡须的人。

     那个男子一进来就拿眼去上下打量李师师,莺儿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看什么看?”

     男子身后那两个无须男子脸上一怒,正要发作,那男子轻轻地摆摆手,淡然一笑,转身要出去,他无意间瞥了武植一眼,顿时呆了一下,停住了脚步,侧脸看了身边的一个无须男人。

     那无须男人也是一脸诧异,走到武植面前,很倨傲地拱了拱手,用一副鸭子一样的嗓音说道:“先生,有礼了。”

     他说着话,眼睛却盯着武植腰上系着的那块玉佩。

     武植并不认识这三个人,不过还是还了礼,“先生,客气了。”

     无须男人指了指那块玉佩,“先生,咱家无礼了,我家主子也想买先生这样的玉佩,不知先生可否借咱家一观?”

     武植并没把那块白石头当回事,解下来递给他。

     他略看了一眼,脸上露出愕然之色,然后转身递给那华服男子,三个人低声嘀咕了几句。

     华服男子拿着玉佩走了过来,端着架子问道:“足下这玉是哪里得来了?”

     武植最烦那种装逼的人,见这人跟自己打听事还这么端着架子,不由得有些烦,一把夺过玉佩,“我哪里得来的关你什么事?”转身就往外走。

     那华服男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在后面喊了一声,“先生,留步。”

     那两个无须男子快步上前挡住了武植的去路,眼睛死死地盯着他。

     武植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干什么,想抢呀?”

     那华服男子走过来,这回是陪着笑脸,说道:“先生误会了,只是小可非常喜欢这块玉佩,想打听一下先生是在哪里……哪里买的,小可也想去买一块。”

     武植不耐烦地说:“玉器嘛,当然是在玉器店里买的,随便哪个玉器官都可以买到。”

     那两个无须男子听武植这话,同时冷哼了一声。

     华服男子拱了拱手,“先生,小可姓蔡,不知先生贵姓呀?”

     “武。”

     华服男子说:“武先生,小可实在是喜欢这块玉佩,不知先生能否割爱?”

     听说他要买这块玉佩,武植并不想卖他,冷冷地睃了他一眼,“我这玉可贵呀。”

     华服男子淡淡地一笑,“贵也得有个数目,是不是?”

     武植随手伸出一根手指。

     “哦,一万两,那我买了。”向一个无须男子点了下头。

     在武植的心中,这块破石头充其量不过二三百两,所以,他伸出一根手指,意思是一千两,本来是想吓退这个华服男子。

     没想到,这男子竟然以为是一万两,而且连价儿也没还。

     一个无须男子很不情愿地从怀里掏出几张总共是一万两的交子,冷着脸递给了武植。

     武植多少有些吃惊,并没有伸手去接。

     旁边的茗烟伸手接了,揣进怀里。

     那华服男子用眼神示意了一下武植手中的那块玉佩,另一个无须男子上前伸手向武植要。

     人家给了一万两的天价,武植一时也无话可说,只得把那块玉佩递给那个无须男子。

     那个无须男子把玉佩交到华服男子手上,华服男子小心地揣进怀里,向武植拱了拱手,迈着潇洒的方步出去了。

     武植和茗烟跟着出去了,只见那三个男子骑着高头大马走了,在他们三个身后,还跟着五六个锦服劲装,腰上挂着腰刀的大汉,看样子是他们的护卫。

     茗烟看着他们的背影喃喃地说:“这几个大头货是什么来路,怎么这么有钱呀,一万两买一块石头?咱们清河县可没有这么阔气的大财主。”

     武植也意识到这群人非同小可,看那华服男子的穿戴打扮,气质作派,一定是非富即贵,而且不是一般的富贵,是大富大贵之人。

     而且他身边还有两个无须的男人陪侍,难道那两个无须男人是太监?

     太监陪侍之人必是皇家贵族,武植联想到昨天晚上武松说要去接的微服私访的钦差,难不成就是他?

     皇家贵族到这小小的清河县干什么?还花那么大的价钱买了一块石头。

     这块石头是尤五给他的,这尤五又是什么人呢?随随便便就把一块价值一万两银子的石头给人?

     武植边想边和茗烟往当铺走,跟在后面的茗烟小声地说:“爷,我怎么觉得后面有人探头舒脑的一直跟着咱们呀?”

     武植回头看,果然见两个劲装大汉跟在后面,见他看他们,马上装作四下看别处的样子,看来是在跟踪自己。

     不用说,这是刚才那个姓蔡安排的。

     武植也没在意,当作不知道,继续往前走,来到当铺。

     武植刚坐下一个小伙计过来给他斟了碗茶,武植慢悠悠地喝着茶,见那两个劲装大汉在当铺外来回逡巡,似乎还向路人打听什么。

     晚上回了家,吃了饭,武植还在想白天的事情,不仅想那姓蔡的,还想这尤五到底是何方神圣。

     潘金莲收拾停当,见武植坐在桌子旁发愣,以为他无聊烦闷,于是笑着说道:“大郎是不是闲了,要不然我陪你玩牌吧。”

     武植一听,连说好好好。

     潘金莲从柜子里拿出一副牌。

     武植一看,不是扑克,于是笑道:“玩这种牌有什么意思,我们玩斗地主吧?”

     潘金莲怔了一下,笑问:“什么是斗地主呀,奴家可从来没听说过?”

     武植这才想起,现在自己身在宋代,宋代的人怎么知道斗地主呢。

     于是她让潘金莲找来几张硬一点的大纸和笔,叫来茗烟和尤五,教他们画扑克。

     四人个足足画了一个时辰才画好了一副扑克牌,武植又跟他们讲了斗地主的玩法规则。

     等他们都明白之后,武植让潘金莲给他们二人一人拿了一百文铜钱。

     茗烟见白得了一百文,乐不可支。

     尤五却是不以为意,一副见过大钱的模样,鄙夷地瞟了茗烟一眼。

     武植、茗烟、尤五三个开始玩牌。

     茗烟是个好赌的小子,这斗地主的玩法,对他来说又十分的新奇,所以十分踊跃。

     尤五也觉得好玩,潘金莲坐在一旁边做针线活儿,看看着他们玩。

     武植是玩斗地主的行家,在前世没事儿时经常找人赌,大多是九赢一输,也赢过不少钱。

     但是,他为了培养他们的兴趣,前几局故意放水。

     茗烟是赌场的好手,尤五却一时不得门径,所以,只一会儿的工夫,茗烟就赢了两人一大堆铜钱,乐得眉飞色舞,时不时地讽刺尤五几句。

     尤五是个好胜的人,被茗烟说得有些恼火,要求提高赌注,三个人继续赌。

     可是几局之后,她就算没有抓到好牌,也频频当地主,也不会记牌,算牌,没一会儿工夫就几乎全部输光了。

     武植见她气得急赤白脸的,笑道:“小五哥儿,赌钱不是赌气,玩这个是有法门的,我倒是知道一些法门儿,你要不要听呀?”

     尤五看了他一眼,“什么法门,说说看。”

     “这第一呀,记牌与算牌是斗地主的基本功。一是要根据自己手里的牌,记住没有的牌,时刻关注别人的出牌情况,记住是否出过这些牌,最关键的是要通过自己手中的牌算出对手有没有炸儿。”

     尤五点了点头,“第二呢?”

     “第二、要记住别人手里还有几张“王“、“二“、“?A“,并要根据各人的出牌情况推算出这些牌分别在哪一家的手里,准决率要达到九成以上才行。”

     尤五沉思默想,茗烟急着问:“那第三呢?”

     “第三,如果是地主的上家,出牌一定有讲究的,要做到“压多攻少“,如果地主单牌多,就要坚决顶住,要不惜破开大牌,不让他顺利地走单张小牌……”

     武植正要教他们玩斗地主的绝招儿,武松从外面进来了,武植把手中的牌一扔,“不玩了,不玩了,二弟,你过来,我有事问你。”

     还没等武植再说话,尤五抢着问武松,“师父,你什么时候教我武功呀?”

     武松笑道:“你这小哥儿,我什么时候答应你做你师父?”

     尤五凤眼一瞪,“你不做不行,你必须得做,不然我让……”说到一半,她把后半句话咽了下去。

     武松笑着问:“不然你怎么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