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救命神药
    武植以为他们是小偷,掀开帘子冲了出去,大喝了一声,“大胆毛贼,敢来我家偷东西……”

     那两个蒙面人一见有人出来,转身就跑。

     武植在后面紧追,那两个蒙面人因为不熟悉门径,加上四下漆黑一片,跑到一楼时,跑在后面的一个还是让武植给揪住了后面的衣襟。

     这个蒙面人回手一掌“砰”的一声,正打在武植的胸口,武植只觉得腹部像被一柄大锤重重地击了一下似的,一阵的剧痛,晃了晃跌倒在地上,嘴里一股咸腥涌了出来。

     另一个蒙面人低声说了声:“结果了他!”

     刚才打武植的那个蒙面人掏出一柄短刀,上前正要去刺武植。

     “呔!恶贼,休要伤了我哥哥!”武松从他的房里冲了出来,飞起一脚踢掉了那蒙面人手里的短刀,与两个蒙面人打在一起。

     武松的武功十分了得,这两个人也不是很弱,三个人缠斗在一起十几个回合过去了,没分胜负。

     武松见哥哥躺在地上,心中着急,卖了个破绽,胸口露了一个大空档,一个蒙面人一掌向他胸口拍来。

     武松眼疾手快,一伸手抓住那蒙面人的手腕,猛地一扭,只听“咔嚓”一声,那人惨叫了一声,胳膊顿时不能动了,却没有倒在地上。

     另一个蒙面人见状,拔出短刀向武松刺来。

     这一刀又疾又快,武松一闪身,躲过这一刀,那人趁武松躲闪之机,掏出一件东西往地上一摔,一股又辣又浓烟雾腾空而起,瞬间就满屋弥漫。

     等烟雾渐淡,武松再找那两蒙面人,早已是人影不见了。

     武松顾不得去追,冲到武植身边扶起他,大声叫着:“大哥,大哥醒来!”

     这时潘金莲、尤五、茗烟也冲了过来,都叫唤武植,可是武植满嘴流血,已经是奄奄一息。

     潘金莲伸手搭在武植的脉门,过了一会儿,垂泪道:“大郎心脉受损,可能是不行了。”

     武松扒开武植的衣服,见胸口印着一个紫色的掌印,大惊失色,“我哥哥这是中了高手的大力金刚掌。”说着,他抱起武植就往外跑。

     尤五在后面喊道:“你要带他去哪里?”

     “去找郎中救命!”

     “这么晚了,你去哪里找郎中,再说了,他中的大力金刚掌,这个小的清河县,哪有郎中可以治得了这大力金刚掌的伤?”

     听了尤五这话,屋里所有人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她。

     尤五缓缓地说:“我这有一瓶药,给他吃了,或许还有救。”说着掏出一个白玉小瓶子,递给潘金莲,“大师母,你先拿出三颗研了,用温水送下,或许能救得了大师父的命。”

     武松把武植抱到二楼床上,众人也跟了上去。

     但见,此时的武植双眼紧闭,气息全无,手脚冰凉。

     潘金莲拿出药瓶子刚要打开,一旁的茗烟说道:“大奶奶,你怎么知道这药有效呀,要是有毒呢?”

     尤五听了茗烟这话,气得瞪了他一眼,“大师父现在这样,和吃了剧毒有什么分别,只能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潘金莲觉得尤五说得有理,她也顾不了太多了,倒了碗温水,从小瓶子里倒出三颗黑红的米粒大小的药丸研成粉末,放下温水里均散了,让几个人把武植扶起来,撬开嘴送服了下去。

     武植在床上昏睡了三夜两天,除了有些轻微的呼吸之外,没有什么别的动静。

     潘金莲和武松急得坐立不宁,尤其是潘金莲衣不解带地在武植身边看着,一时也不曾离开。

     到了第三天的晚上二更天,潘金莲趴在武植的床边睡着了。

     朦胧中,她就听见一阵咯咯的声响,她起身四下看了看,没有什么异样。

     她又仔细去找那声音的来处,发现是从武植的身上发出来的,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急忙拿起旁边的灯往武植身上照了照。

     这一照可不要紧,她惊得大叫了一声,“不得了了!”

     原来床上的武植不知什么时候长大了许多,身上那被已经不能合盖住他的身体,双腿伸出裤子低一大截,足足长出了半条腿,而且似乎还在长,那“咯咯”的声音正是他骨骼在长时发出的声音。

     潘金莲不知如何是好,也不知道这是好是坏,她拿着灯去楼下敲武松的房门,“二弟快醒醒,二弟快起来,出事了,出事了!”

     武松听到声音,急忙开了门问:“嫂子,出什么事了?”

     潘金莲指着楼上,一时不知该怎么说:“你……你……你快去看看大郎吧。”

     武松三步并做两步上了楼,进了武植的房间,也听到“咯咯”的声音,也看到了武植脚长出来半条有余,不禁也有些呆了。

     尤五和茗烟听到声音,也跑了进来。

     尤五见状,倒也不惊奇,微微笑道:“看来这药是见效了。”又对潘金莲说:“大师母,你再给大师父号号脉,看看是不是好了?”

     潘金莲急忙上前给武植号脉,不由得面露喜色,“好了,好了,真的好了,小五哥儿,你这药可真是神药呀,不仅病好了,这个儿也长了,这是什么药呀?”

     尤五微微一笑,“嫂子,病好了就行了,问药名做什么,我家这药,寻常的药铺,多少钱也买不到的。”

     几个人正说着话,武植悠悠醒来,四下看了看,“怎么,我还没去阴曹地府吗?”

     潘金莲见武植醒了,喜极而泣,坐在床边,“大郎,你当然没去阴曹地府,多亏小五儿的神药救了你。”

     武植转脸看尤五,“小五哥儿,谢谢你呀。”

     尤五脸一红,羞涩地说:“我在你家吃住这么多天,还经常使性子,你也不烦我、赶我,我正要找个机会报答一下,这次就算报答你了,不用谢。”

     潘金莲拿起那个药瓶,问尤五,“小五哥,你这是什么神药呀,怎么有这样的奇效,你还有没有呀,要是有的话,我们……我们愿意高价买几瓶。”

     尤五奇怪地问:“大师母,大师父吃了这一瓶药就会好的,你还要药做什么呀?”

     潘金莲指了指武植长出来的长腿,“小五哥儿,你有所不知,我们家大郎原来是一个翩翩的佳公子,三年前……三年前得过一场大病,身体这才萎缩得这么矮小,可是你看,吃了你的药后,他的身体长出来这么许多,我想着再吃几瓶,或许他就能恢复以前的模样了。”

     众人这才想起武植身体长大的事,纷纷去看他长出来的腿。

     尤五笑着说:“大师母,这药是我偷的,只这一瓶,本来是为我自己闯荡江湖应急之用。”

     潘金莲以为尤五是推脱,连忙说道:“小五哥儿,你说多少钱吧,我们愿意倾家荡产买药,哪怕一瓶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