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8章 狮子大开口
    吴知县回到清河县找到武植,把张都监的话,和看见西门庆到张都监府里的事跟武植说了一遍。

     武植一听,倒吸了口凉气:难道这事是西门庆在暗中做的手脚?

     现在也来不及查是谁在暗中做的手脚了,一旦武松盗取上司的财物案情做实,不但官儿没了,最少还得发配充军。

     武植可不想让武松被发配充军,于是问吴知县怎么能快点救人。

     吴知县想了想说:“现在唯一的办法是打点一下陈知府,让他从中做些手脚,或许可以救二郎出来。”

     武植一拱手,“那就麻烦大人替我走一趟了。”

     吴知县苦笑,“大郎,不是我嫌辛苦推辞,按说呢现在咱们也算是合作的伙伴,你有事我应该帮你,可是,你不知道,这位陈知府,是有名的大狮子,有一张血盆大口,要是这事儿救到他那里,不知要花多少银子。”

     武植一摆手,“不管花多少钱子,也要救我二弟,就麻烦大人走一趟。”

     吴知县只得点头同意,第二天,他又来到陈知府的家里,把武植要救二弟的事说了一遍。

     陈知府早知道这个案情,正琢磨着如何利用这个案子发一大横财,听完了吴知县的话,别有深意地说:“这个案子非同小可,武松一个朝廷命官竟然厚颜无耻地偷盗上司的财物,实在是本朝开国以来没有发生丑事,本官也想替你周全一下,可是……不好办呀。”

     吴知县和陈知府很熟,知道他这是想要钱,于是笑着说道:“陈大人,武松的哥哥武植在清河县上也算得上一个富户,要不然,就让他拿出些银钱来,请大人替上下打点一下,您意下如何?”

     陈知府心里盘算了一下,“我看,还是让这个武植来跟我聊聊吧。”

     吴知县回去把陈知府要见武植的事跟武植说了一遍,武植马上骑着马和吴知县来到陈知府的家。

     武植看到这陈知府,头顶官帽,腰间围上锦织抱肚,系以犀角玉带,慈眉善目,一副富富态态的官老爷模样,心里多少生出些希望出来。

     双方以官场礼仪见了礼,陈知府让两人坐下,屏退左右。

     武植知道官场上送钱也不能直说钱的事,就跟陈知府先说了些闲话。

     双方都知道对方的目的。

     说了些风花雪月的闲话之后,陈知府似乎是不经意地说起了下个月京里有位老恩师要来看他,自己不但得盛情款待,临走时还需要送些程仪,少说也得一万两,可是自己一个清官,俸禄无多,正为这笔钱发愁。

     武植没想到陈知府狮子大开口,竟然张口就要一万两。

     最近,武植开建酒库,把家里所有的银子拿出来了,家里现在剩的银子连一万两都不到,可是他知道陈知府是唯一可以救武松的,也不敢还价。

     他想了想说:“大人有事,下官当鼎力相助,要不这样吧,大人恩师的迎送就由下官帮着操持,一定让大人满意。”

     陈知府淡淡一笑,“这件事倒是小事,”又叹了一声,“本官这个知府已经当了三年多了,一直没有升迁,最近听说京里有个侍郎出了缺,本官正想着凑上个二三万两银子上下打点,了了这桩心事。”

     武植一听这话,心里暗惊,原来这狗官不止要一万两,是要三四万两,这他哪里拿得出来呀。

     可是,现在这个陈知府是唯一可以救武植的人,他咬了咬牙,笑着说:“大人,这件事也由下官替你料理了吧。”

     “哦,你如何替本官料理呀?”

     武植也叹了口气,“大人知道,下官最近建了个酒库,家里的钱全部用上了还不够,一时也没有闲钱,但是下官名下有个布铺,一向生意还不错,现在连货带钱的,也有个二三万两的样子,下官就把这个布铺送与大人了。”

     陈知府冷笑了一下,“本官为官一向清廉自守,怎么会要你的布铺呢?好了,今天这事就这样了,你先回去好好想想,等有了信儿我再让人知会与你。”说着端起了茶杯。

     武植知道这是端茶送官,是官场上撵人的把戏,只得和吴知县起身告辞出了陈知府的家。

     出来后,武植问吴知县,“我说老吴,这位陈大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吴知县淡淡地一笑,“什么意思?意思很明白,是嫌你送的少了。”

     武植惊讶地看着吴知县,“四万两银子还少,他到底想要多少呀?”

     吴知县想了想,伸出一只手,“我看至少得这个数儿。”

     “五万两?”

     吴知县点了点头,“这还是我估计的,他真的要多少,我还真说不清。”

     不说武植回家想办法筹钱,再说这陈知府,见武植和吴知县走了,马上叫来几个亲信,让他们马上去暗中调查案情。

     这几个亲信在整个东平府各地各府都安插眼线,没用几天的工夫就查出,这个案子是张都监和西门庆联手陷害武松。

     陈知府一听说有西门庆的份儿,心中一乐,他早就听说西门庆家财万贯,这事是他做的,正好狠狠地敲他一笔。

     他让人拿来笔墨给张都监写了封信,信的内容表面上是问候之意,可是话里话外是点张都监自己已经明了案情,让张都监马上想办法了断此事。

     张都监看了信吓了一身冷汗,他最近正要谋官,按大宋律官员相害可不是小罪,这事儿一旦东窗事发,不但自己升官无望,恐怕连现在这个官但也保不住,弄不好还得叫上官司。

     他马上派人把西门庆叫到府里商量如何了断此事。

     西门庆明白,叫自己来一定是因为钱。

     西门庆本想整一下武松出一口恶气,没想到自己弄到现在这种地步。

     他非常了解张都监这个人,阴险狠辣,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现在这事涉及到他官位的安危,必定是要想办法了断的。

     西门庆问张都监了断此事需要多少钱。

     张都监说陈知府是个有名的大狮子,想要了断此事最少也得五万两。

     西门庆咬着牙拿出五万两,让张都监亲自带着送到陈知府的家里,陈知府收了钱,却没有说明是否了断。

     第二天,他派了个亲信去找吴知县,说了昨天张都监派人送了他家主子五万两银子的事,却对吴知县说,他家主人并没有收这五万两银子。

     吴知县去找武植说了此事。

     武植把布铺给盘了出去,加上家里的一万两银子,又到外面借了一些,凑了六万两,让吴知县送到陈知府的家。

     陈知府又收了,回头故技重演,让那个亲信去找张都监,说武植送了六万两,他家主子没收。

     张都监又去找西门庆,西门庆只能又送了两万两。

     这样一来二去,最后价码加到了十万两。

     武植那边首先叫不错了,因为陈知府几次加价,他把那间当铺都卖了,又借了一大笔钱,现在他连一千两都拿不出来了。

     可是,前面的银子都送了,如果不再拿钱,前面的钱就全打了水漂。

     这一天,武植正在家里烦闷,茗烟说有位叫宋江的爷,带着两个人求见。

     武植一听说是宋江,赶忙把他们三人请了进来。

     原来,宋江自从上了梁山,一直坐着第二把交椅,他想着夺了托塔天王晁盖的第一把交椅。

     想夺这第一把交椅,就得做出件大事情出来。

     前几天,鼓上蚤时迁在祝家庄偷了只鸡,被人给抓住了。

     宋江听说,李应去祝家庄要人,没想到话不投机和祝彪打了起来,被祝彪伤了。

     晁天王得了信儿之后就要亲自下山攻打祝家庄,宋江看出这是个难得的显示自己本领的机会,阻止了晁盖,说祝家庄人多马强,庄墙高厚,不易轻取,提出由自己带着几个人先去探查一下,就带着吴用和花荣下了山。

     他们三人路经清河县时,宋江突然想起这里还有一个正五品的武大郎,所以,就带着吴用和花荣来了。

     寒暄之后,分宾主落座,宋江见武植愁容满面就问他出了什么事。

     武植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花荣一听先炸了,站起来就说要回去带山上的兄弟下来劫大狱,把武松从里面救出来。

     宋江轻喝了一声,让花荣坐下,问武植有什么打算。

     宋江的意思是:就算过来劫大狱也得由武植先提出来,而自己并不能太主动,这样就可以让武家兄弟欠自己一个大大的人情。

     武植不想和这些黑社会分子有什么瓜葛,更不想因此欠了他们的人情,他深知欠了黑社会分子的人情,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所以,婉言谢绝了。

     宋江见武植不肯主动求自己,也就罢了,又闲谈了几句,三人告辞而去。

     武植这边束手无策,西门庆那边也让陈知府敲得肝火直窜,他知道自己这是中了陈知府的计,陈知府这是想利用这件事把自己的万贯家财全部敲去。

     西门庆也不是盏省油的灯,他不想再让陈知府这样欺负、讹诈。

     官场上的事,如果想整一个官员,最好的办法有两条,一、请这个官儿的上司整他;二、向监察部门告状。

     西门庆的儿女亲家陈洪的儿女亲家是当今皇上眼前的红人,彰化军节度使杨戬,与当朝宰相蔡京又是至交,之前西门庆谋的那个副千户就是走的这条关系。

     现如今,他想再利用一下这个关系摆脱陈知府的纠缠,于是暗中给陈洪写了封信,信中讲了一些他所知道的陈知府贪赃枉法的事情,让陈洪走杨戬的路子,把陈知府告到御史台(监察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