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斗地主赌命
    第二天中午,武植一身华服带着岳飞、茗烟如约来到鸳鸯楼。

     那鸳鸯楼,门首彩画欢门,设红绿杈子,绯绿帘幕,贴金红纱栀子灯,装饰厅院廊庑,花木森茂,端的是一座好楼。

     一个小吏站在楼口,见武植下了马,忙迎上来,深鞠一躬,“武大人,都监大人、西门大官人已经到了,现在楼上雅间呢。”

     说着,躬身引着武植三人上了顶楼,这鸳鸯楼外面雍容绚丽,里面到处是雕梁画栋,到处摆着鲜花,字画,极尽精美奢华。

     小吏把武植三人引到四楼的一个大雅间门口,小吏替武植他们开了门,请他们进去。

     张都监和西门庆坐在里面,雅间非常宽绰,除了一张桌子外,还空着一大块的空场。

     那张都监身材臃肿,穿着一件武官袍服,两肩覆有硬皮铜钉的软式披膊,腰间扎着一条钉着虎头的宽皮带。

     两道浓硬如戟的粗密黑眉之下,闪着冷威的光。

     西门庆身着一件川锦团花袍,戴着一顶软脚幞头,腰间束着一条嵌了三块玉的腰带,显得富贵潇洒。

     后面各站着两个侍候的小厮。

     西门庆见武植来了,站起来拱手寒暄,张都监也大剌剌地打了个招呼,武植回了礼,坐在客座,岳飞和茗烟侍立在后。

     西门庆亲自倒了酒后,轻轻拍了下手,从后面的屏风走出来三个妙龄女子。

     两个执着琵琶和长箫,中间一个垂着燕尾形发髻,穿着半透明质轻料舞伎。

     只见她眼波流转,轻移莲步,无声无息的走入大厅,立在那空地上,看了那两名女子一眼,示意一下。

     丝竹声悠然响起来,那舞伎舞起长袖,翩翩起舞起来,但见她纤足轻点,衣决飘飘,宛若天上的凌波仙子一般。

     宋代的这些勾栏女子,大致有伎与妓之分。

     伎重于艺,轻于色,妓重色而轻艺,这个歌伎是这鸳鸯楼头牌舞伎,名唤香云,冷傲自矜,只卖艺不卖身,张都监一直想收到房里自用,可是她几次婉拒,张都监也无可奈何。

     香云舞到紧要处,后面那女子的箫声骤然转急,香云以右脚足尖为轴。轻舒长袖,娇躯随之旋转,愈转愈快,几乎见不到人影,只能见一片的绚丽光彩。

     几个人正如痴如醉地看着,忽然,那香云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捧鲜花瓣往空中一抛,

     那朵瓣花瓣如同花雨一般漫天飘洒,满屋弥漫着沁人肺腑的花香。

     那香云把长袖一收,身子也稳稳地立住了,亭亭玉立站在那里,脸不红,气不喘,美目流盼,脉脉含情。

     武植不由得带头鼓起掌来。

     西门庆和张都监却没把心思放在观舞上,两人慢慢地饮着酒,不时用眼神交流一下。

     武植叫茗烟拿出一张二十两的交子赏给香云,香云看了武植一眼,道了谢,和另外两名女子躬身退下。

     武植正要和张都监、西门庆评点刚才香云那舞,只见两人一对眼神,那张都监把手中的酒杯往地上一摔,高叫了一声,“来人呐!”

     门被倏地撞开,从外面冲进来十几个带甲执刀的军兵,把武植三个人团团围住。

     岳飞和茗烟一左一右护住武植,武植轻轻地推开他们,笑着问张都监,“大人这是做什么,咱们好好地喝酒,怎么弄出这么多人来呢?”

     还没等张都监说话,那西门庆早就忍不住了,把这段时间以来武植骗他布铺、当铺,让他丢了官,还硬闯他府,打了他的家丁这些事全部气呼呼地说了出来,最后恨恨地说:“武大郎,你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吗?实话跟你说,我早就想结果了你,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武植没有理他,看着张都监,笑着问:“张大人是朝廷命官,怎么也跟西门庆这样的狗贼搅在一起谋害朝廷命官呀?”

     张都监嘴拙,也不想说什么,一挥手,“杀了他们!”

     那些人举着刀就往前走。

     只见那岳飞的那只小眼睛一下瞪圆了,暴喝了一声,抄起两把椅子就向那十几个军兵冲了过去。

     他这两把椅子在他的手里就像两柄大锤,上下翻飞,那些军兵哪是他的对手,沾上就倒,碰上就伤,只一会儿的工夫,这十几个军兵全被岳飞打倒在地,哭爹叫娘。

     武植这次来会张都监和西门庆本来是想着跟他们说了陈知府想要他们命的实情,让他们拿出银子打点陈知府,求得陈知府的原谅,以求无事。

     没想到,他们俩从竟然真的动了杀机,要在这里结果了自己,不由得气往上撞,也动了杀机。

     他慢慢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岳飞,又扫了一眼伤了满地的军兵。

     岳飞从地上捡起一把刀,把他们逐一全部结果了。

     张都监和西门庆全吓傻了,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

     武植在他们身边绕了一圈,冷冷一笑,道:“两位,不瞒你们说,这次我请你们喝酒是有人要我结果了你们,可是我并不是想害了你们的性命,想着从中斡旋调停,留下你们两条狗命,没想到你们竟然要害我,真是好人难做呀。”

     张都监和西门庆万没想到这十几个军兵就这么被岳飞一个人这么轻松就给收拾了,形势一下起了反转,两人见武植眼里闪着隐隐的杀气,不由得浑身瑟瑟发抖。

     武植从地上捡了一把刀,看了看,“我本可以杀了你们,自全有人替我料理善后,可是呢,我这个人最不愿意动枪动枪的,太有辱斯文,所以呢,我想给你们俩个人一个机会,咱们玩一个游戏,斗地主,你们赢了我,我就绕了你们,但……要是你们输了,那你们俩个可都得死。”

     张都监和西门庆本以为自己小命难保,没想到还有一线生机,可是他们从来没听说过“斗地主”这个游戏,惶然地看着武植。

     武植给茗烟使了个眼色,“茗烟儿呀,拿一副扑克出来,教他们俩个玩法规则。”

     茗烟从身上的公文袋里拿出他天天拿着那副扑克,摆在桌子上,教西门庆和张都监两人怎么个玩法。

     张都监和西门庆为求活命,都竖着耳朵听着。

     茗烟讲了一遍,西门庆懂了,张都监却是似懂非懂,武植又让茗烟再讲一遍,张都监终于懂了。

     三人坐定,武植坐在张都监的上家,张都监的下家是西门庆,三人开始抓牌。

     武植当了地主,他的手里抓了一个小王,一张2,整理了几条龙之后,剩下三张单儿,一张2一张是9、一张是3.

     三个人斗了起来,张都监手中有一个大王,用大王管了武植一个小王,接着打了三个8,武植三个K管上他,又出了一对7,西门庆出了一对Q……

     最后,两个王,三个2全出去了,西门庆手中只剩一张10,手把一了。

     他紧紧地攥着那张牌,手上的汗水把那张牌都洇湿了。

     武植打完了几条龙后,剩一个2,一个9,一个3,张都监比较笨,不怎么会打,手里还剩一把牌,而且武植算到他手里应该有个2.

     现在的牌局,武植非常凶险,因为武植的推测西门庆手中的那张牌一定大过10,而他手中3和9两张小牌,一旦武植打了个其中的一张牌,让西门庆顺了出去,武植就输了。

     可是武植看见张都监非常得紧张,一头的汗,心生一计。

     他嘿嘿一笑,意味深长地说:“都监大人,你可得小心些,要是我赢了,你们俩个都得死!”说着把那张9打了出去。

     如果,这时张都监让过这张酒,西门庆手中的10正好可以顺出去,武植就输了,可是张都监刚才被武植的话吓得六神无主,加上他也不怎么会玩,心里一昆张,一下用一个A管上了武植的那张9。

     西门庆一看武植出的是9,心中狂喜,刚要出牌,没想到张都监中间打出一张A,这一下把他给拦住了,西门庆的脸一下黑了,气得七窍生烟,恶狠狠地盯着张都监,骂道:“你个夯货,你是猪脑子吗,你抬我干什么?”

     张都监手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错,他希望武植手中没有大过A的牌,但是武植有一张2,正好可以管上他的A,他用那张2管上了那张A,因没再没有2了,他手中拿着那张3,扫了张都监和西门庆一眼,“你们俩能管上我这个2吗?”

     两个全部是汗如雨下,呆呆的不说话。

     武植很潇洒地把那张3扔在桌上,“对不起,两位,我赢了。”接着他向后面的岳飞喊了一声,“岳飞,给这两位拿把刀过来,让他们自行了断!”

     岳飞从地上捡起一把刀,当啷一声扔在桌子上,虎视眈眈地盯着张都监和西门庆。

     张都监和西门庆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知道以他们两个想动武,根本就不是岳飞的对手,可是如果不动武,他们两的小命儿就没了。

     西门庆眼睛一转,突然说道:“大人,我有话说。”

     武植笑着看了他一眼,“你有什么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