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微服私访
    岳飞指了指里面,小声地说:“我听着咱们爷要里面打二姨娘,我想进去劝劝。”

     茗烟是经过人事的,听岳飞说这样的蠢话,差点笑出声来,低声说:“你这个呆子,二姨娘不知多愿意让咱们爷这么打她呢。”

     岳飞半懂不懂,“二姨娘也是好人,可别让爷给打死了。”

     “你放心吧,打不死,二姨娘快活着呢,不信明天你看,保准比今天还鲜活。”

     “都叫这样了,还快活?”岳飞完全不能理解茗烟的逻辑。

     第二天早上,岳飞特地暗中观察了李师师,果然见她身上一点伤也没有,正像茗烟说的那样,比昨日更加满面含春,鲜丽夺目,美艳动人。

     岳飞心头不知冒出多少个难解的疑团——怎么二姨娘昨天晚上让爷打那样,身上一点伤也没有,还好像非常欢喜似的,真是搞不懂。”

     不提李师师欢欢喜喜做了武植的大妾,夜夜和武植百般恩爱,使尽手段竭力讨武植的欢心。

     再说京里的大理寺(最高法院)接到东平府报上来的张都监和西门庆的案子。

     东平府的判词是:西门庆和张都监因为某事闹了起来,西门庆动手杀了张都监,最后畏罪自杀跳了楼。

     大理寺卿觉得这个案子案情蹊跷,就把卷宗转送到刑部,让刑部再查。

     刑部尚书夏士林看了卷宗也觉得案情蹊跷,好像里面隐着什么事情,是个葫芦提的糊涂案,就派了自己的亲信刑部侍郎胡禄信去东平府再查此案。

     胡禄信带着亲信侯三,韩世忠并带着十几个随从护卫来到东平府,为了怕东平府的官员有所准备,胡禄信并没有和谁打招呼,只是和随从位住在一家客栈里各处微服私访。

     这一天,胡禄信偶染风寒,他本人略懂些医术,就开了个方子带着亲随侯三去街上的一家生药铺抓药。

     生药铺的伙计正给他称药,他无意间一扭头看见一个貌若天仙的少妇在一个小丫鬟的陪同下从外面进来抓药。

     胡禄信在当刑部侍郎多年,一直没有得到升迁,他就攀附上了蔡京,想让蔡京提携自己。

     蔡京虽说年过六旬,可是好色之心一点也没减,家里已经是妻妾成群,可是他还是心有不足,经常会暗示别人替自己找几个美艳的女子给自己享用。

     胡禄信听人说东平府美人多,这次来查案也想着寻几个绝色的女子带回去献给蔡京,他一见这少妇,一时惊为天人,觉得要是能把这个少妇送给蔡京,蔡京一定喜欢。

     等那个美艳的少妇拿着药走了,胡禄信听生药铺的两个伙计私聊。

     一个伙计问别一个伙计:“二哥,这武家二娘子抓的什么药呀?”

     “哦,是个补肾的方子。”

     那伙计猥琐地笑了一下,“看来武大人是让这个小妖精给淘腾空了。”

     另一个伙计也跟着笑,“那还用说,就是铁打的汉子旁边睡着这个一个大美人,也禁不住她淘腾呀。”

     前面那伙计叹了一声,“如果我能和这小妖精睡上一晚,就是明天死了也甘心情愿。”

     另一个伙计白了他一眼,笑骂道:“你也配,人家武大人可是正五品的朝奉大夫,还是咱们清河县的酒务官,有钱有势,你是什么东西?”

     “是啊,我只能想想,不过,我听说原来西门庆也想纳她为妾,没想到丢了性命。”

     “哎,我说二哥,我怎么听人说那西门庆是让武植给害死的。”

     小伙计瞪了他一眼,“不许乱讲,你不要命了。”

     胡禄信听了两个伙计的对话,一下想起:他看的卷宗里并没有提到这个武植,更没有说西门庆是武植杀的,而是说西门庆是杀了张都监畏罪自杀。

     小伙计把称好的药递给胡禄信,胡禄信装作随口问道:“小哥儿,刚才这位美貌的少妇,是哪家的娘子呀,没想到咱们这清河县还有这样的一个国色天香的美人儿。”

     小伙计看了胡禄信一眼,看他是个陌生人,并没有答话。

     胡禄信摸出一钱碎银子放到小伙计的手里。

     小伙计马上变了笑脸,对胡禄信说:“客官应该是外乡人吧,不知道咱们这清河县第一大富户武植武大郎的名气,刚才这位娘子是武植的妾,名叫李师师,刚刚嫁进武府的。”

     胡禄信自言自语地说:“没想到这样一个天仙似的女子竟然甘心当人家的小妾。”

     小伙计笑着说:“客官,你有所不知,我们这位武大人不但有李师师这个美若天仙的小妾,他那正妻潘金莲原来也是我们这东平府里第一美人呀,那西门庆原来还想勾引人家,没想到中了人家的毒手。”

     胡禄信一听这话,觉得话里有话,又要细问。

     那小伙计怕事不敢多说,看了他一眼说:“客官想知道详情,可以到瓦肆里听一个叫高鹏举的说书先生说书,可以知道详情。”

     胡禄信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来,就带着侯三出了药铺,一路打听着来到那个瓦肆高鹏举的书场听书。

     高鹏举自从那次见西门庆从鸳鸯楼上掉下来摔死了,马上想到这是个不错的说书话本,又因为他深恨武植以前打他,就把这个故意进行了改编,在书场上说书。

     宋代,这种说书先生把身边发生的大事、奇书、传闻胡乱改编,再加上些香艳的内容写成话本的事非常得多,人们也不以为怪,只图听个开心热闹。

     胡禄信进了书场,找了个座儿坐下,听台上高鹏举说书。

     高鹏举正说道:潘金莲见武松相貌英俊,即露爱慕之情。

     某日,武松将进京公干,回家来跟哥嫂告别。潘金莲乘机向武松挑逗,武松严辞呵斥,潘金莲恼羞成怒。

     又一日,潘金莲楼上挑帘失手,将竹竿打在西门庆头上。西门庆见潘金莲娇娆动人,就与邻剧王婆定计勾引毒死武大郎。

     武松公干回来,看出破绽,特备水酒邀请众亲邻追问出了真情。

     武松义愤填膺,赶至鸳鸯楼见西门庆正和张都监两人在一起喝酒,就把一怒之下两人杀死,回家又杀了潘金莲,报了兄仇。

     高鹏举在上面讲得绘声绘色,台下的观众也听得如醉如痴,胡禄信却不以为然,因为他看过卷宗,知道案发当时,武松还在大牢里,不可能出来杀人。

     他觉得这完全就是说书先生为了吸引观从胡扯淡,一时没了兴致,带着侯三出了书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