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竹丝圈圈
    那些竹器个个式样美观,制作精细,造型别致,最关键的它们都是由细如发丝编的,这个是武植最为看重的一点。

     武植迈步走了进去,竹器店前面是店,整齐地摆放着各种编好的竹器,后面是一个大院子,透过后面的一个门可以看见有七八个年轻的女子正在忙活。

     一个掌柜模样的男子迎上来,笑着一鞠躬,“哟,这不是武大人吗,您怎么有闲到我这里来呀?”

     武植笑着指了指后面,“掌柜的,我能到后面看看吗?”

     “当然,您请。”

     掌柜的引着武植来到后院。

     那几个年轻的女子正井然有序地忙活着,她们有的人用匀刀削刮青竹子的,有的人用把削刮好的竹子放进一个大锅里煮,还有的人把煮好竹子进行分丝的,用四个女子正在手脚麻利的编着。

     武植弯下腰拾了几根分丝好了的竹丝子,用手掰了掰,这些竹丝根根细如发丝,韧性十足。

     武植问那掌柜的,“掌柜的,这竹丝怎么卖呀?”

     掌柜的愣了一下,好奇地问:“大人,你要买这竹丝?”

     “是啊。”

     掌柜的笑笑,“这几根丝子值几个钱呀,大人想要,拿些去就是了,不过,大人,你要这东西干什么呀?”

     武植掏出几枚铜钱扔给掌柜的,拿着那几根竹丝回了家。

     武植进了屋,见潘金莲正跪在那张张天师的画像前焚香祷告,嘴里轻轻念叨:“正以驱邪、以一统万;正者不邪,一者不杂。正一之心则万法归一。”

     武植笑着问:“莲儿,你在干什么呀?”

     潘金莲吓了一跳,又拜了拜这才站起来,笑着说:“这是咱们正一教的礼仪,早中晚都要拜一拜的,你以后也要拜一拜,或许你就会记起以前的事。”

     “平白无故的,我拜它干什么?”

     “你不想记起以前的事吗?”

     “不想,我现在挺好,有吃有喝,有钱有房,快活得很呢。”

     潘金莲叹了一声,“师父呀,你以前可是精通法术、可撒豆成兵,点石成金,还可以驱动鬼神为己所有;武功更是了得,剑术拳脚,有万夫不挡之勇……”

     原来,武玄子因为吃了赵幼悟的神药身材、样貌虽然恢复了,但是还是记不起以前的事情。

     潘金莲为了让他能记起以前的事,恢复以前的精妙法力和高深的武功,经常会给武植讲一些他以前的事,有时还拿着正一教的典籍给武植读。

     可是武植是最烦读书的,一直不肯配合潘金莲。

     潘金莲还絮絮叨叨地说着,武植向她摆摆手,“好了,好了,别的事你搁着,你看看这是什么?”他把手中的竹丝递给潘金莲看。

     潘金莲看了看,“这不是竹丝吗?”

     武植笑,“这哪是竹丝,这分明就是钢丝嘛,你看,用这个就可以做我说的那个可以撑起架儿来的罩罩了,你马上拿去试着做一个看看。”

     潘金莲心灵手巧,找出以前做出来的那个罩罩,把那几根竹子按武植画的图样缝了进去。

     做好了之后,潘金莲递给武植看。

     武植看了看,果然撑了两座山峰的模样,和前世的罩罩几乎是一模一样。

     武植看了潘金莲胸部一眼,眨眨眼睛,“你脱了兜肚穿上试试看。”

     潘金莲一听这话,脸上立即浮出一抹绯红,看上去说不出的妩媚。

     她过去把房门拴上,背过身子解开衣服,脱了兜肚,因为不得其法,却怎么也穿不上。

     武植看见过女人穿这东西,知道得把上衣脱光了,才能穿得上,于是对潘金莲说:“你得把上面的衣服全脱光了才能穿得上。”

     潘金莲脸更红了,伸手拉起了两人床之间挂着的一条布帘,把武植挡在布帘外,在里面脱了衣服,穿上那个罩罩,又把上衣穿上。

     这才拉开布帘,低头一看,胸口果然高出了许多。

     武植点了点头,“大了,真大了,你看是不是大了?”

     潘金莲觉得自己的胸部突然高起了这么多,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她忸怩地向下按了按,这一按,她“呀”地轻叫了一声。

     武植忙上前问:“怎么了?”

     潘金莲指了指胸部,“里面扎着了。”

     武植知道应该是里面的竹丝头扎了她的奶,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一下触到上面。

     潘金莲“嘤咛”一声,脸已经红透了,一把推开他的手,嗔了武植一眼,“别毛手毛脚的,让人家看见。”

     武植讪讪地缩回手,“我只是想看看里面出血了没有。”

     潘金莲掀开衣领向里面望了望,“倒是没出血,可是这样穿怎么行呀?”

     武植脱口而出,“怎么不行,我们那边儿的女人每个女人都穿这个。”

     潘金莲抬头看着武植,“你们那边儿?你们那边儿是哪里呀?”

     武植张了张嘴,笑了一下,“莲儿,如果我跟你说,我是从一千年后来的,你信吗?”

     潘金莲抿嘴一笑,“又说疯话了。”钻进布帘后面把那个罩罩摘下来,又出来,把罩罩递给武植。

     武植看了看那罩罩,果然从里面露出了两根小小的竹丝头儿。

     一千年以后的罩罩的钢圈圈是闭合的,而这竹丝没有闭合,所以才扎了潘金莲的奶,得想个办法所这两个小头儿粘起来,不能扎奶。

     要是总扎奶,女人是不会戴这个东西的。

     武植跟潘金莲要了自己画的那张图,拿着那个罩罩,骑着马又回到那个竹器店。

     武植找到掌柜的,把那个罩罩递给他,问:“掌柜的,你看这两个头儿能不能粘在一起,不让它露出来呀?”

     掌柜的好奇地看着那个从来没见过的罩罩,问武植,“大人,这是什么呀?”

     “你先别问这是什么,你先告诉我能不能把这两个头儿给粘上,别让它露出来?”

     掌柜的看了看,“可以的,把两个头儿各削一刀,用胶粘上就行了。”

     “好好好,那你马上弄去。”

     掌柜的拿着那个罩罩去了后院,武植跟了进去。

     掌柜的对一个女孩子说了武植的要求。

     那女孩子把一根竹丝小刀两头一削,用旁边的胶水粘在一起,过了一会儿,递给了掌柜的。

     掌柜的又交给了武植。

     武植看了看,果然粘在一起,可是圆圈儿的圆儿很不规则,有些椭圆形。

     武植又问掌柜的,“能不能圆一些呀,而且要两个一样圆,像十五的月亮那么圆。”

     掌柜的笑,“这个不难,把竹丝固定在一个圆模子上,在热水里煮上一会儿就行了。”

     武植点了点头,“好,这是个好主意。对了,”他掏出那张图递给掌柜的,指着图上的另外几根,问,“还有这几根,也不能扎到……也不能露出头儿,也要做成一模一样,可不可以做?”

     掌柜的看了看那图纸,点了点头,“可以做,大人,你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呀,像个兜子似的,还是两个兜子边在一起,真不知道它能干什么用。”

     武植眨眨眼,坏笑着问:“你看看这个东西像什么呀?”

     掌柜的看了看,“像两个肉粽子。”

     武植哈哈大笑,重重地拍了掌柜的一个,“你说对了,这个东西就是装两个肉粽子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