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大宴官绅
    潘金莲一听这话倒是有几分道理,可是她也听说这个李师师是个心气高的女子,这样的女子怎么肯抛头露面地出来做事呢?

     她摇了摇头,“你不要胡说八道,人家李姑娘是什么人,听说也是大户人家的出身,怎么能抛头露面得到咱们这里来帮闲呀?”

     李瓶儿马上接口道:“大奶奶这话只说对了一半,我这妹妹虽说也是大户人家出身,可是她家现在败了,还惹上了天大的官司,我那叔叔现在还在大牢里等着我这妹妹筹银子救呢,可是她一个弱女子到哪里去弄这五万两银子呀?如果……我是说如果呀,如果你们家肯借她五万两银子,我想她一定会答应到这里来帮大奶奶做事的。”

     潘金莲一听五万两,连连摇头,“不成,不成,这么一大笔银子,我们家大郎不会答应的。”

     李瓶儿笑了一声,“大奶奶有所不知,我听我们家大奶奶说,就在前几日,你们家武大人听说我这妹妹有难需要五万两银子,主动提出愿意帮忙的,大奶奶不信,可以回家问你们家大人。”

     还没等潘金莲说话,旁边的迎儿接口道:“李奶奶这话是真的,我那天正好也在场,我们家爷的确说愿意拿五万两帮助李姑娘的,可是李姑娘当时婉拒了。”

     潘金莲听迎儿这么说,气得要死,瞪了她一眼,“多嘴多舌的,你什么事都知道!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还不做事去!”

     迎儿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跑了。

     潘金莲听说武植要出钱帮这个李师师,不知他是什么心思,她心里虽说老大的不愿意,但是她不想违逆了武植的心思,于是说道:“李姑娘大家闺秀,真吃得了这个苦?再说了,抛头露面的……”

     李瓶儿马上说:“大奶奶这话说得不对,咱们这清河县比不得东京汴梁,没那么些个讲究,再说了,我这妹妹现在家势也败落了,也不能跟以前那么娇气,再说了,在大奶奶您手底下,大奶奶也不会委屈了她,是不是?”

     潘金莲一时没了主意,叹了口气,“那这样吧,等晚上回去,我跟我们家大郎商量一下,他要是同意,就让她来吧。”

     晚上,潘金莲把白天的事儿说给武植听,武植哪会不答应,当即满口答应。

     第二天,潘金莲让迎儿去捎信儿说同意李师师去。

     昨天,李瓶儿回家也跟李师师前前后后把事情说了一遍,说人家不愿意纳妾,只想找个帮闲帮潘金莲料理布铺,问李师师愿不愿意。

     李师师先是不愿意,她想着去当个妾已经够委屈自己了,从来没想到还要抛头露面地出去做事。

     可是她转念又一想,这样反倒好,这样可以更多机会接近武植,她不相信凭着自己的姿色那武植会不动心。

     只要他动了心,什么事都好说了,于是就勉强答应了。

     就这样,李师师和潘金莲签了契约,武家借李师师五万两银子,每月给李师师十两的薪水,这五万两的利息每月从薪水里扣除,五年后还本,潘金莲和莺儿也从西门庆家搬出来,搬到布铺里和迎儿同住。

     西门庆听说李师师去了武大郎的布铺里帮闲,又气得大病了一场。

     这李师师家里原来也是做买卖的,耳濡目染也懂得些做生意的门道,她来了之后,不但成了潘金莲的得力帮手,还因为她长得天姿国色,引得那些官绅富户经常带着女眷以买布为理由来看李师师。

     布铺里的生意,尤其是女儿喜的生意,慢慢好了起来。

     那李师师要博得武植欢心,仅做这些是不够的,总想着再做些业绩让武植瞧出自己的本事,以后就算嫁进武家,也不能小看了自己。

     这一天是七夕节的前一天,李师师跟潘金莲建议,在武植的家里摆一场大宴,宴请清河县所有的官绅富户到家里吃酒过节,而且一定要带女眷。

     男人们在前厅吃酒,女人们在后花院开席,边吃酒玩乐边向她们介绍女儿喜的各种好处。

     潘金莲是个没有主意的人,事事听武植的。

     回到家后,她把李师师这个建议跟武植说了。

     武植听了拍案叫绝,“这个产品展示会,好,好,好!”

     潘金莲一时没听懂,问:“大郎,你说什么,什么叫产品展示会?”

     武植这才意识到,这一千年以后的词儿,潘金莲哪里会懂,于是笑道:“借着这个酒席把咱们的那些‘女儿喜’让更多的女人看见,试戴,见她们喜欢的会呀。”

     潘金莲这才大致明白了一点,想了想说:“这么多人得喝不少酒,可能要到酒库里买呀。”

     武植不解地问:“为什么要到酒库买呀?去街边的杂货铺买不就行了吗,反正咱们有银子。”

     潘金莲嗔了他一眼,笑道:“大郎呀,你是怎么了,又糊涂了不是,杂铺里哪有那么多酒呀,他们一个月也不过是十几坛的供应,像这样大批地买是一定要到官府经常的酒库里去买才行呀。”

     武植心头一动,“等等,你说什么,你说咱们这里的酒是由官府控制经营买卖?”

     “那当然啦,不仅卖酒要官府专职经营,就连造酒也得官付的酒坊专卖,民间是不许私自酿酒和大批量买卖的。”

     武植听了这话,不由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兴奋地说:“太好了,太好了!”

     潘金莲迷惑地问:“大郎,你是怎么了,什么太好了?”

     原来,女儿喜的买卖一直打不开局面,而且就算打开局面,毕竟数量不多,想发大财非常困难,这些天武植又在琢磨什么别的发大财的生意,却一直没有找到。

     现在他听说这大宋朝的酒要官府专营,一想到不说州府,光清河县和临近的几个县一年喝的酒不知有多少,要是能搞到酒类专营权,那还是不躺着赚钱呀。

     武植兴奋地围着桌子转了几圈儿,潘金莲跟在他后面,不知他为什么高兴成这样。

     武植转过脸,亲昵地伸手捏了潘金莲屁股一下,“我的儿,你说要是咱们能替官付造酒卖酒,是不是能发大财呀?”

     潘金莲一下红了脸,含羞带涩嗔了武植一眼。

     自从武植这次醒了之后,潘金莲觉得这个武植与以前的武玄子大为不同,以前的武玄子一心向道,从来不近女色,天天就是念经练法术,虽是天天在他身边却从来不正眼看她一眼。

     可是,现在的这个武植从来就不念经,也不练法术,整个介喝酒吃肉,交朋会友,两个人单独在一起时,经常对自己摸摸索索。

     两人虽有夫妻名份,可是这类事以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开始时潘金莲非常不适应,都是尽量躲避。

     可是对方是自己的师父,又是自己的相公,而且潘金莲也从来没有想过这辈子要嫁给别的男人。

     她知道,寻常的夫妻这样夫妻间的调笑,亲昵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所以,时间长了,她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躲避。

     她心里的话:自己这躯女儿身早晚是他的,要怎么样,自然是随他了。

     可是武植捏了她屁股,她还是觉得那里像被火烫了一下似的,瞬间是又麻又热,心里也热了起来。

     武植见不像以前那么躲避,一起兴起,又要抱她。

     潘金莲轻巧地一躲,笑着问:“大郎,能专卖官府的酒自然能发大财,可是毕竟是官府专营,怎么会让咱家卖呢?”

     “那自然是要想办法了,对了,这次酒会你务必记着叫茗烟要把请柬送到吴知县的府上,一定要他来。”

     “大郎,这你不想吩咐,吴知县是咱们清河县的父母官,落下谁也不能落下他呀,只不过,我听说这官儿好贪心,经常会寻机敲诈别人,咱们这样去兜揽他,弄不好会惹火烧身,给自己惹下麻烦。”

     武植淡淡一笑,“他贪心是最好的,我还怕他不贪呢。”

     七夕节那天晚上,武府门口车水马龙,整个清河县上上下下知县、提刑、团练、千户等官员富绅几乎全到了,门前的车马摆了整条街。

     武植身着正五品的官袍服色站在门口迎接宾客。

     这些宾客都带着三四个女眷来了,男宾官在前堂大厅,女眷去到后花园落坐。

     潘金莲、李师师都是一身华服,佩戴的珠宝首饰应酬那些女客人,大家吃酒行令,好不快活。

     潘金莲见大家吃得高兴,正在兴头儿上,给李师师递了个眼色,李师师立即和迎儿、莺儿把早准备好的女儿喜的各色样品拿给这些女客看,有想试穿试戴的,迎儿引着去后堂试用。

     有的女客以前知道女儿喜,有的并不知道,她们试戴后果然见自己的奶变大的,都非常喜欢这个从来没见过的稀罕物,尤其听潘金莲说今天来吃酒的每一位女宾送一下,更是欢喜得不得了。

     后花园这边欢欢笑笑,前堂大厅也是热热闹闹,武植请了个戏班子唱戏,这些官绅们吃着酒,听着戏,从来没有这么快活过。

     武植和吴知县同坐一桌,见吴知县的酒喝得差不多了,武植向他使了个眼色,“吴大人,借一步说话。”

     吴知县会意,站起来跟着武植来到旁边的一个侧室,两人落座。

     武植叫茗烟端了两杯茶进来,就让他出去了,房里只有武植和吴知县两人。

     武植向吴知县凑了凑,低声道:“吴大人,本官有一宗一本万利的大买卖想和吴大人合伙,不知吴大人是否有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