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奇怪的感觉
    吃饱喝足后,姬烟离用手帕擦了一下嘴,抬头正欲说话。只见桃若抬手正想拿酒喝,她赶忙将他的手拍掉。

     “你还是别喝了吧。”

     “咳,好。”

     “你刚刚的琴弹得真好听,可以再弹一次给我听吗?”姬烟离肚子倒是饱了,但却觉得无聊起来了,想走,但boss没出声是不可以走的,于是便有了以上这个提议。

     “我弹另一首给你听吧。”说罢便径直走到了木桌前坐下,双手抚琴,闭眼沉淀了一下心情后。手指优雅地在琴上移动,轻拢慢捻抹复挑。

     这首曲子让姬烟离莫名地有种熟悉的感觉,随着琴音的扬起,她的脑海里渐渐有了一个画面。夏天的早晨,清新的空气中还带着冷意,一个少女爬上了一棵结满了桃子的树上摘桃子,好不容易爬上树刚要摘的时候,树突然一抖,变成了人,少女被摔到了地下,但在看到那人的脸后少女凶狠的目光渐渐平息了下来,是啊,对着这么一张绝代风华的脸谁还生气的起来呢。这时琴音一转,眼前又出现了新的画面。春天的中午,依旧是那个少女,她坐在溪边观景,身边还坐着一位少年,仔细一看,这少年就是桃树变的那个,少年的手慢慢地移到了少女的肩膀上,少女一吓,并没有把他的手打掉;此时琴音又一变,脑海中的画面又一转。这次是在一个大大的厅里,到处都是红色,少年身着喜服,身边的新娘盖着盖头,他们在证婚人的声声令下拜堂成亲。琴音到这就结束了,留给了听者无限的遐想空间。

     琴声一停,姬烟离的目光不自觉的就投向了桃若。桃若嘴边还残留着一丝温柔的微笑,似乎还未从另一个世界里出来。姬烟离也趁此机会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为什么自己会联想到这么具体真实的画面,就像是——自己经历过一样。

     “你先回去吧。”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说道。

     “好。”姬烟离应了他一声就走出去了,亭子外,冰遥已经在小船上坐着等她了。此时见她出来,冰遥忙站起来对着她福了一下身子,说道:“请姑娘上船吧。”

     姬烟离上了船,一路上两人相对无言。

     他们刚进房间,冰遥就迅速把门关上,然后壁咚她,问道:“他刚刚和你说了什么?”“没说什么啊。”

     “那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姬烟离刚想回答,这时窗子里突然吹来了一阵风,风里还夹杂着几片蓝色的亮片,这些亮片随着风的停止渐渐消失了。

     “我出去一下,晚饭会有人放到院门口,你自己去拿就是。”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怎么?你舍不得我。”

     “我一个人有点害怕而已。”

     “我在你吃完晚饭后便回来。”冰遥笑了笑道。

     他说完便走了出去。姬烟离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撇了撇嘴。刚穿过来的这两天有他陪着,也没有怎么想家的感觉。现在他这么一离开,这种孤单无助的感觉就上来了。人也真是奇怪,只有在脆弱的时候才会如此地想念自己的家和家人。

     姬烟离在房里哀伤了一会儿,想着还是出去走走散散心吧。她出去院子里溜达了几圈后发现自己的肚子有点饿了,看看天色也差不多是晚饭的时候。于是她便走到了院门前,打开门发现门口已经放着一个食盒了,便把食盒提进了屋子。

     打开食盒,里面有四道家常小菜,红烧狮子头,青菜,糖醋里脊,土豆排骨,还有一些米饭,最下一层放着筷子。看到这些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她食指大动,一口红烧狮子头,一口糖醋里脊地吃了起来,而且作为吃货的她在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时都会幸福感爆棚。

     姬烟离认真地把这些菜吃完后,冰遥也走进来了。

     “你怎么这么能吃?他们准备的是两人份的!”

     “太好吃了,没忍住,哈哈哈”

     “罢了,我还是自己去厨房找点吃的吧。”冰遥些无奈地说道。只见他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收进了食盒里,然后提着食盒又走了出去。

     姬烟离肚子有点胀,于是又走到了院子里散步了。今晚的月色真美,配着这满院子的花,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里是仙境呢。

     她在院子里走了一会儿,看见冰遥端着一盘东西向她走来。那东西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姬烟离的眼睛亮了起来,盯着他的盘子向他走了过去。

     “这是什么?”

     冰遥无视她,兀自地走到了她身后的圆桌坐下。

     “是拔丝地瓜耶,看起来好好吃啊!”只见盘子里那一块块黄澄澄的地瓜泛着迷人的光泽诱惑着她。

     “厨娘已经走了,厨房里只有这个了。”

     “我可以吃一块吗?”她说着同时把魔爪伸向了地瓜。

     冰遥眼疾手快地将盘子拿远了,顺便还夹了一块塞进嘴里,嚼啊嚼。

     姬烟离吞了吞口水,“哼,不给我吃便算了,我睡觉去。”说罢便气呼呼地走回了自己的屋里。

     “竟然没有挽留我!太过分了,这个吝啬鬼。”姬烟离气呼呼地躺到了床上。

     她在心里把冰遥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之后终于睡着了。

     第二天,姬烟离天还没亮呢就被吵醒了。她睁开眼睛,刚好看见冰遥走了进来。

     见她醒了,他催促道:“快起来洗漱吧,桃君让人送了黄金过来。”

     “黄金!!”听到这个她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快帮我拿衣服,我先去洗漱。”

     然后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完成了起床后所必须做的事情,整洁地站在冰遥面前。“走吧。”

     冰遥惊讶地看着她,“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潜力。”

     姬烟离不理他,打开了门走了出去。

     院子里,桃若和一位鬓角发白的老者正坐在圆桌边喝茶,而桌子上摆着一堆闪闪发亮的黄金。不过,姬烟离想着反正那个金子也是她的,也没有做出什么把金子拿起来放在嘴上咬的丢脸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