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偷溜
    “姬姑娘,这位是季长老。”桃若见她过来了便介绍道。

     她朝季长老福了一下身子。“季长老,这位就是姬烟离。”季长老看了她一下,点了点头,算是回礼了。

     “季长老,你为她看一下有没有习法术的根基吧。”

     “姑娘,你把手给我一下。”

     姬烟离乖乖地把手伸了出来,季长老一把握住她的手腕。顿时,姬烟离感觉到了一股暖流顺着手腕流遍了全身,而且这股暖流有点让人想挠痒痒的感觉,只是她不会去挠,因为她感到这种痒比骨头的痒还难挠到,就像是灵魂的痒痒。

     “姬姑娘,很遗憾,你丝毫没有学习法术的条件。”

     “啊……那算了。”姬烟离有些失望地说。

     “既然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我们就告辞了。季长老,请。”桃若有些迫不及待地跟姬烟离告辞。

     姬烟离看着二人远去的背影觉得有点莫名其妙,这两个人有些奇奇怪怪的,但又说不出哪里奇怪。算了,不理他们,我的黄金啊!!除了金铺,在其他地方她还没见过这么多黄金耶,更别说这些黄金是自己的了。

     冰遥看着她开心地左一块右一块地咬着黄金的样子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肤浅。”

     “我村里人,没见过世面,原谅我一次吧。”姬烟离头也不回地说道。

     “你说你住在这里又不用花钱,这些有再多也没用。”

     “我又不是不出去,桃若还答应过我出去不过问的。”

     “那你想去哪里呢?”

     “我想去有的吃有的玩的地方,唉,你不是这里的人嘛,你有没有什么好地方引荐一下啊?”

     “我倒是知道一个地方,只是要一两天的路程,就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什么地方?”

     “你想吃的想玩的都有。”

     姬烟离想了想,应该没有地方比这里还无聊吧,去就去。

     “那我们明天就出发吧。”

     “你不觉得今天晚上出去更有趣吗?”

     “听起来挺刺激的,那我现在去和桃若说一声吧。”

     “晚上出去的乐趣就在这里啊,你去说了就没神秘感了,再说,你认为像桃君这样的身家会不知道你的一举一动?”

     “有道理。”

     “那我收拾行囊去了。”

     “恩。”

     姬烟离在那堆金子里拿出了三条,其余的用布包了一下埋到了花园的杏树下。然后拍拍身上的尘土,心满意足地走到房间里去收拾东西了。

     事实上,好像并没有什么好收拾的,一套换洗衣服和三块金条,没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有一个人影偷偷地潜入她的房间。就在姬烟离再考虑要装死还是拿板凳拍死他的时候,他出声了。

     “我们快走吧。”

     “原来是你,你搞的这么猥琐干嘛?吓死人。”

     “走吧。”说完他便拉起姬烟离往大门狂奔,到了湖边的时候他并没有施法让桥降下来,相反却让它飞的更高。

     “抱紧我。”在姬烟离还没放映过来的时候便用手勾住她的腰,然后以过山车的速度贴着水面飞到了对岸。不过他们到了对岸之后没有走大门的方向,而是向右侧的墙走去。

     “门在那边。”“别说话。”说完又拉起她的手从墙直接穿了过去。

     墙外已经有一辆马车在等着了,冰遥朝着车夫点了一下头,然后拉着姬烟离直接钻进了马车里。

     马车里面比外面看起来要宽很多,最神奇的是里面比较亮堂,然而外面却看不到一丝光亮。只听见驾的一声,马车就非也似地奔跑了起来。

     借着车里的光,姬烟离惊讶地发现,冰遥已经换下了女装。玄色的宽袍,袍上还绣着一些暗纹,玄色的衣带随意地垂落在两边,俊秀的脸庞丝毫没有一丝碧瑶的女气,长发全部冠起,几丝被遗忘的发丝让他徒添了几分风流。

     姬烟离看着这样的他竟有些不好意思,她咬了咬牙,坚定地移开了目光。

     冰遥看着她不好意思的样子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说道:“亲都亲了,现在还会不好意思吗?”说完还用一只手把她禁锢在了马车的墙上,还故意将气喷在了她的耳朵边上。

     姬烟离抖了抖,用力地把他推开。

     “你别靠近我。”

     “我记得可是你先轻薄我的,现在你想赖账吗?”

     “……”姬烟离一时语塞,毕竟是自己理亏,于是便直接装死不理他。

     这时马车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突然狠狠地颠了一下。这一颠直接把姬烟离颠进了冰遥的怀抱了,她抬起头尴尬地对他笑笑,正要坐起身来,没想到却被裙子绊了一下又跌了回去。

     “原来娘子这么迫不及待想要投怀送抱啊,那为夫便隧了娘子的意吧。”说完便作势要去扯自己的腰带。

     姬烟离急忙摁住了他的手,说道:“别想太多,这只是个意外。”

     “可是这个意外可是让为夫有些忍不住呢。”

     “没事,你忍不住就自己解决吧,我不看就是了。”

     冰遥“噗呲”笑了出来,“小梨子,你可真是个活宝啊。刚刚带你飞了那么远,我现在可没有精力做这种事情。快睡觉吧。”说完便把姬烟离的头搭到了他的大腿上。

     姬烟离也感觉到了有些倦了,便没有推脱,当下便不客气地睡了过去。

     刚睡了不久,姬烟离便感觉到马车停了下来,车外还模糊地传进来兵器交碰的声音。她有些迷糊地睁开了眼睛,问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冰遥摸了一下她的头说道:“车夫解手去了,你安心睡吧。”说完还安抚性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她的头。

     姬烟离和眼皮斗争了一下,最终还是架不住沉重的眼皮,沉沉地睡去了。

     梦里,姬烟离见到了那次桃若弹琴时浮现在脑海里的女子。只见那个女子正坐在树下喝着一碗糖水,但是明明那碗糖水看起来很美味,但姬烟离内心里就是想阻止那个女子喝那碗糖水,正在她纠结要不要阻止她的时候,冰遥的声音传了进来。“起床拉,小梨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