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沉寂的院落
    吃饭的心情都被搅和了,姬烟离索性停下筷子不吃了。

     “我饱了,你慢吃。”

     “也好,我还让厨房准备了糕点,我们到御花园一边赏月一边吃吧。”

     “御花园!”姬烟离的眼睛顿时放出精光,那不就是一个很多重头戏发生的地方嘛,好鸡冻,竟然有机会去御花园。

     “怎么,你不想去?”见姬烟离迟迟没有回应,冰遥有些担心地问道。

     “去!现在就走吧。”说完便拖着冰遥往外走。

     “你知道在哪吗?”冰遥一脸好整以暇地问道。

     “额,好像不知道耶。”冰遥早就预料到般地牵起了她的手,走在了前面。

     姬烟离被他这一突然的动作弄得心里“咚咚”直跳。她们左拐右拐终于到了传说中的御花园,不过姬烟离倒是在心里失望了一把,这御花园还没桃阁里的桃花林好看呢,可能这里的花草没有那种灵性吧。

     御花园中间有一个较大的亭子,亭子里的石桌上已经摆满各式糕点。姬烟离没想到这个时代的糕点也可以做到如此精致,看着这些糕点,口水一直止不住地喷涌出来,姬烟离咽了咽口水。

     冰遥看到她这样不禁失笑道:“想吃便吃,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

     见他这么说了,姬烟离忙拿起一块糯米糍放入口中。椰丝的香气在入口的时候就融入了抹茶的香味,舌尖触到红豆的馅心,那馅心便化开来,带来红豆特有的香气,一块糯米糍下去竟觉得月光都变得香甜起来了。

     正在姬烟离陶醉在食物里的时候,一声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

     “妾身参见太子殿下。”

     “免礼。”楚欣抬起头,对冰遥微微一笑道:“太子殿下来这赏月怎么也不知会臣妾一声,我好准备些酒食啊。”

     姬烟离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好看的女人,冰遥假扮女人的那次除外。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这句诗大概描写的就是像她这种女子的吧。

     “无妨,我已备了糕点。”

     “既然如此,那么臣妾就不打扰殿下的雅兴了。”

     “且慢,今晚月色这么美,不如你留下一同赏月吧。”

     楚欣面上一喜,随即莲步轻移,走到了冰遥身边坐下,随手捻起一块糕点,送到了冰遥的嘴边。冰遥自然地张开嘴,吃下了那块糕点。他们这一来一往的动作说明了他们的相处模式,想到这,姬烟离心里居然有些酸酸的。

     一个亭子里三个人,巨大的沉默笼罩着他们。终于,姬烟离受不了了。

     “我有点困了,你们继续赏月吧,我要回去睡觉了。”

     “嗯,那你小心。”冰遥点了点头说道。

     “姬姑娘,你瞧我,一看见殿下就什么都忘了,我明日便差人送些衣裳和用品到你那去,你有什么需要也尽可和我说。”

     “多谢娘娘,那烟离便告辞了。”

     “那姑娘一路小心。”

     姬烟离转身就匆匆往回走,走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她突然意识到,她好像迷路了,这皇宫到处都是差不多的精致,而且又乌漆麻黑的。

     姬烟离无语望苍天,只好原路折回去求救兵了。

     姬烟离又顺着原路回去,好不容易见着了那个亭子,却忽然听到了有人说话的声音。偷听是个不好的习惯,但姬烟离很好奇冰遥平时究竟是怎样和楚欣相处的,于是,她刚想走开的脚又挪回来了。

     “殿下,此事一成,你是不是就会休了她?”

     “那是自然,我的皇后就只有你一人。”姬烟离从花丛的缝隙里看到楚欣坐在冰遥的腿上,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而冰遥则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则抬起她的下巴,说完这句话后便吻了下去。冰遥吻楚欣的样子和吻她一样投入,一样多情。

     姬烟离失魂落魄地走开不想再看到这一幕,原来对于我他也是利用而已。等等,我为什么要伤心,我又不喜欢他,嗯,我不喜欢他。可是我对他又有什么用处呢?皇后?他不是还只是太子么?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姬烟离的脑子里一团糟,根本就理不出头绪来。

     姬烟离一路走一路想,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走到了哪里。

     她抬头一看,前面居然有一个与周围的气场不太相符的院落,这院落相对于这皇宫来说似乎有点过于空寂了。不会是鬼屋吧?姬烟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素来胆小的她看到这种地方一般都会绕道而行。可是,这次她的脚却不由自主地往院落里挪。

     这是一个很搞笑的事情,因为她现在的心里就像看到了贞子一样惊悚,但是却一步一步有节奏地向院子走去,而且她好像还感觉到了自己是面无表情的。姬烟离知道自己什么都改变不了后,心里居然就淡定下来了,心里想着,我倒是要知道你想干嘛。

     进入院子后,姬烟离发现这院子里面没有外面看起来那么恐怖,相反竟还有一丝温馨,这让姬烟离紧绷的神经渐渐松懈了下来。

     她的脚带她径直走入了一间房里,这间房子里有股淡淡的檀木的香味。屋里的光线略暗,但还是可以看出屋内的布置。但坐在椅子上的那个白色人影却将她的全部注意力都吸引走了。他发如墨般倾泻在被月光镀上光晕的白色长袍上,五官如雕琢般精致,整个人就像刚刚从仙境里出来一般。

     “姑娘,你走错地方了吧。”清凉的声音缓缓流入姬烟离的心里。

     “对不起,那个,我梦游,打扰了,我这就出去。”

     “且慢”

     “你有什么事吗?”

     “我从未在宫中见过你。”

     “哦,我是最近才被冰遥拐来的,所以你没见过我很正常。”

     “嗯,你能推我出去赏一下月吗?我的丫鬟不知哪去了。”

     姬烟离这才注意到,原来他坐的是轮椅。一股怜惜之情由心而生。

     “好”说完便走到身后去推他,不过当她推到门口的时候却卡住了,怪不得需要我推,原来这里有个门槛。姬烟离气沉丹田,做好了承受重物的准备。

     “坐稳了。”姬烟离用力一抬就轻松?地抬过了台阶。

     “你怎么这么瘦啊!”

     他笑了笑,没有回答她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