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美爆的衣服
    “啊?哦,好。”想到昨天的事,她的老脸一红,没想到活了二十年都没把初吻送出去,现在倒好,一来就来了三个。

     “烟离?离离?梨子!!!!”

     “要死啊你,这么大声干嘛!”

     “我叫了你那么多声你都没有反映,还在那里傻笑,我不大点声你能回魂吗?”

     “是吗,哈哈哈。”姬烟离不好意思地笑笑。

     “你刚刚是在想什么想得那么开心?想我还是想桃君?”冰遥用食指轻抬起她的下巴,诱惑地问。

     “都没想”姬烟离拍了一下他的手,没拍掉。

     冰遥将她的下巴捏住强迫她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不准什么都不想,想我。”

     如果他现在身着男装的话她可能还会动心一下,可惜不是,他现在身着女装做这个动作就和她舍友跟她开玩笑一样。

     “我会的。”姬烟离故意用深情款款的眼神看着他,学着用电视上男主经常用来把妹的语调说出这三个字。这招她经常用来反击舍友,而且屡试不爽,当然,她舍友是被她恶心到的。

     果然,见姬烟离这么认真(猥琐)地回答他,他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地松开了手,略有些不自然地说道“你快去洗漱一下吧,等会儿我引你去见桃君。”

     冰遥说罢便走出去帮她打了盆水进来,拧干了毛巾递给她。

     姬烟离接过毛巾胡乱地洗了几下,然后直接自己走到盆前洗了毛巾又擦了几遍脸才作罢。

     “我帮你准备了一套衣服,就放在床上,你去换上吧。”

     姬烟离走到床前一看差点没被气死,他这准备的什么鬼?暗淡的土黄色也就算了,上面偏偏还要绣上红色大朵的不知名的花,这套衣服总结起来就一个字——丑!

     “你要干什么?”见姬烟离没有换上床上的衣服反而向衣橱走去,他不由得出声问道。

     “我自己找衣服穿。”姬烟离打开衣橱,很好,里面空空如也。

     “这里许久没住人了,你又是昨天才进来,一时间有些东西备不全也是合乎常理的。”“那你拿你的衣服给我穿。”

     “姑娘说的话奴婢岂有不从之理?”他的外衫应声而下。

     “停!!”这时冰遥里衫脱到一半,露出胸前的红豆。姬烟离赶忙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把他扑倒。

     “怎么,不需要了吗?”“不用了,我觉得这件衣服挺好看的。你先出去吧,我换一下衣服。”

     这次冰遥倒是没和她作对了,端着水盆走了出去。姬烟离看门一关就三下五除二地换好了衣服,然后走到了铜镜前瞧了一下,果然,她本来就拥有路人甲乙丙丁的气质现在穿上这身衣服这种气质就更加突出了。

     她一脸垂头丧气地打开了房门,道“我们走吧。”

     这时冰遥又回复了碧瑶的状态了,“好,姑娘跟我走吧。”

     姬烟离虽然有些疑惑,但想到他这样更好相处些,便不再说什么,跟了上去。

     碧瑶这时引她走的是她第一次来时的路,不同的是她没有过桥,而是在湖边直接坐着小船到湖心亭去。

     她们刚坐上小船便听见了一阵悠长的筝声从湖心亭里传出来。那乐声里时而嬉戏,时而宠溺,最后都化为了思念。声声都是由心流出,狠狠地撞击着听者的心。

     乐曲停时,她们刚好靠岸。姬烟离跳上了台阶,拾步而上,到亭上时只见一个绝代风华的男子坐在木桌前,双手抚琴,眼底温柔之色尽显。

     “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吗?”姬烟离觉得如果不先开口说话,估计等到明年他都不会发现她。

     听到姬烟离的声音,桃若眼底的温柔尽散。随即挥了挥手,他左右的随从便尽数退下了。

     “你也下去吧。”见碧瑶没动,桃若吩咐道。

     “是。”碧瑶退下前还用威胁的眼光瞪了姬烟离一眼,翻译过来就是,你要是敢做出什么出格的动作看我不收拾你。

     姬烟离直接开启飞机模式,把他的眼神屏蔽了。

     “昨晚我虽然喝醉了,但我还是记得一些片段,我似乎对你做了一些过分的事情。”“恩”“我们是不是接吻了?”“恩”

     “我毁了你的清白,你,要我怎么补偿你?”

     “没多大事,黄金千两就够了。”

     “恩?你不让我娶你?”

     “我虽然有些笨,但还是识相的,听你刚刚的琴声就知道你已经有了深爱的人了,好歹我也是个有尊严的人,怎么会拆散你们这对鸳鸯呢。”一席话说的堂皇富丽,好像要黄金千两就是一个有尊严的人会做的事情似的。

     “恩,你倒是有些眼力,黄金我明日便遣人给你送去。”

     “好”

     “你上次说要学法术,我明日便请人帮你看一下有没有学法术的根基。”

     “好。”

     接下来便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姬烟离欣赏着湖上的风景,但总觉得桃若的目光似乎一直在她的身上停留。终于,姬烟离忍无可忍,突然转过头去与他的目光对上。被抓包了,他竟然还没觉得不好意思,太过分了。

     “你看我干嘛?”姬烟离有些怒气冲冲地说。

     “你太像我的一位故人了,我不知觉间便恍惚了。”

     “是吗?那她现在在哪里啊?”

     “她在一个很近却离我很远的地方。”

     姬烟离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见他神色有些凄伤,于是便把到嘴的话咽了下去。她静静地陪他站着,过了一会儿他好像已经回过神来了。

     “对不起。”

     “干嘛这么说?你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啊。”

     “你先收着就是。”

     “别啊,你不会想做什么对我不利的事吧?我不接受!”

     “你刚刚匆匆出来还没用膳吧,坐下吃点东西吧。”

     不知何时,姬烟离身后的石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类菜肴。看到这满满一桌的菜肴,姬烟离的心里早就把所有的事都扔到了九重天外去了。姬烟离知道桃若不吃这些,显然这些都是为她准备的,当下她也不客气地狼吞虎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