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刚出场就狗带的王
    姬烟离默默地将他推到了院子里。

     “你的腿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的?”

     “生下来就会了。”

     “那你叫什么名字啊?”

     “冰尘”

     “你是冰遥的兄弟吗?”

     “嗯,我是他的二弟。”

     “那你为何住在这么僻静的地方?”

     “我喜静。”

     ……

     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没有说话。姬烟离闭上眼睛感受着徐徐的清风,感受着空气里传来的温馨的香味。不过她等一下还不知道怎么回去呢。

     “出了这院子门左拐直走然后遇到路口时拐进去就好了”

     “啊?”“回你住的屋里的路。”

     “哦,多谢。”“我们进去吧,天色也不早了,你还是快些回去的好。”

     姬烟离将他推进了屋子里,与他道别之后,她才匆匆离去。

     回到自己的房间前她还故意望了一眼冰遥的房间,结果里面是暗的,估计在楚欣那里留宿了吧。姬烟离酸溜溜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爬上床盖上被子就蒙头大睡了起来。

     第二天天还没亮,姬烟离就直接从床上被拽了起来。沐浴、更衣、化妆,整个过程姬烟离都是睡眠模式,就那样任由她们摆布。终于,她们折腾完了,姬烟离起身就往床边走,不料手却被一只温暖的大掌握住了。

     “小梨子,今天我要带你去见我父皇,你还是快清醒一下吧。”

     姬烟离听到他的声音就立刻醒来了,什么?见父皇?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她又淡定了下来,她倒要看看他想做什么。

     “好,那你放开我吧,我自己能走。”想起昨晚的事情,姬烟离心里生出了几分厌恶,于是便语气冷漠地说道。

     “我不放,你也休想放开我的手。”冰遥神色有些受伤地说道。

     看着他楚楚可怜的样子,如果没有昨晚的事情,也许她还会心软吧。

     姬烟离不想和他说话,一路沉默地跟在他后头左拐右拐。

     走了那么就,终于他们来到了一个富丽堂皇的宫殿前,门前还有一个很大的牌匾写着休心殿。

     他们举步走了进去,殿内的床上卧着一位中年人,中年人的五官也是十分俊美的,还可以依稀看出他年轻时的风采。

     “皇儿拜见父皇。”冰遥朝着他行了个大礼,姬烟离看他这样也不敢站着,依葫芦画样地行了个礼。“民女拜见王上”

     “平身吧。”威严的声音缓缓响起。

     冰遥走到了狐王床边坐下,姬烟离则站在一边。

     “遥儿,你是父皇最疼爱的孩子,父皇这身子不行了,但父皇要亲眼看见你立太子妃才安心啊。”狐王一脸无奈道。

     “父皇,今天儿臣来就是想和你说这件事的,儿臣想立姬烟离为太子妃,请父皇降旨。”姬烟离一脸震惊地看着他,这么大件事情他也不和她商量一下的!

     “嗯,朕准了,就这几日择个几日便完婚吧。”

     “烟离还不过来给父皇瞧瞧。”冰遥一把拉过在一旁发呆的姬烟离,她僵硬地挤出了一个十分难看的微笑。

     狐王看了一眼便点了点头,“不错”

     “好,人也看了,婚也定了,我有些乏了,你们退下吧。”

     “是”他们又行了一礼就下去了。

     “你先回屋吧,我处理完事情便去找你一起用晚膳。”说完便留下一脸懵的姬烟离匆匆离开了。

     这一早上的都什么跟什么啊!我这是被自愿地订婚了?这皇家就是不一样,要别人跟你结婚都不用对方同意的,直接默认你很荣幸成为他们家的媳妇。不过她也只能在心里发发牢骚而已,毕竟命比较重要一点。

     但是话又说回来了,她接下来这天要干什么呢?自从来了这里后,她不用上班,而且又是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都有点手足无措了。

     要找谁玩呢?可是我在这里也不认识什么人……等等,好像倒是有一个——冰尘!回去做一些鸡蛋卷去找他玩。

     “你们的厨……御膳房在哪?”她转身问随行的侍女道,自从上次玉琴顶撞了冰遥之后,现在他们的丫鬟几乎是每天换一批了。

     “姑娘跟我走吧。”这个看起来只有十六七的小丫鬟说道。

     到了御膳房后,姬烟离便大干了一场。过程太美就不直播了。

     几个小时后,姬烟离提着食盒蹦蹦跳跳地来到了冰尘的院子里。人未到,声便先到了。“冰尘,我来看你拉。”

     那个坐在树影下的人影听到声响微微一动,转过身来,对姬烟离一笑,绝代风华。尽管昨天已经见了一面,但姬烟离还是被惊艳到了。

     “我自己做了蛋卷和一些烙饼,你尝尝。”

     冰尘拿起一块蛋卷,咬了一口。忽然,他的眉毛有些皱起。

     “怎么了?很难吃吗?”姬烟离焦急地说道“难吃就别吃吧,不要勉强自己啊。”

     “不是,只是母亲去世后已经很久没有人做这些小食给我吃了。我一时感怀而已,你做的很好吃。”他一个谪仙般的男子竟然一改优雅的吃东西的方式,反而像小孩子一样吃了起来。

     “那我以后可以经常做给你吃啊。”姬烟离看着他,心底不由地升起了怜惜之意。“一言为定。”

     “嗯,一言为定。”

     “咚。”

     “丧钟!”冰尘有些激动地说道。

     “谁逝世了?”

     “这钟声是君主驾崩的钟声。”

     “狐王去世了?!我早上见他还好好的啊。”

     “他已卧床多日,情况一直不稳定,现在应该也算是解脱了吧。”姬烟离脑子里有一个疑问快速闪过,快的连她都抓不住。他这里平日也无人来往,加上他行动不便,怎么会知道这些的?可是另一个更紧急的问题却将她的所有念头都挤了出去。冰遥会不会很伤心?

     “我先走了,过几日再来看你。”姬烟离说完就匆匆离去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冰尘眼里闪过了一丝复杂的神色。

     姬烟离匆匆地赶到了休心殿。休心殿里已经是人来人往了,殿的中间摆放着一张紫晶床,上面躺着一只巨大的狐狸。根据多年观剧和看小说的经历姬烟离想,这就是他的真身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