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剜心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对吧。”

     “这个……”

     “求求你告诉我吧,除了你,我已经没有人可以依靠了。”

     冰尘看着姬烟离急得快哭出来的表情,叹了口气,说道:“也罢,我就告诉你吧。”

     “最重要的一点是将异世人的心投入无涯镜的人将会得到至上的灵力,也就是他会成为这个世界的统治者。”

     “你不想成为统治者吗?”姬烟离不带感情色彩地问道。

     “你待我说完,要想让这颗异世之心能够为得者所用,得到的人必须与心的主人举行祭祀成为他的正妻,这才能提高心的主人的地位从而让心发挥最大的作用,最最重要的一点是,只要与心的主人**了,这颗心便不会为人所用。”

     “那他怎么会知道我是异世人呢?”

     “在这个世界上,能把异世人带过来这里的人只有一个”

     “桃若?”

     “没错,而父王知道自己身患重疾,所以便将希望寄托于二哥,希望他能够完成他未遂的心愿。”“那你父王为何不寄希望于你?”姬烟离这句话脱口而出,说完好像有点不对劲。冰尘眼里的神采顿时褪去了一半,但很快便恢复了。

     “我也是身患疾病啊。”“谁说身患疾病就不能成就大业了?身患疾病的人经历了更多,更经得起风雨啊。古人都说了,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胫骨,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

     冰尘听到这里时眼里放出了异彩。“烟离,你果真是异世之人,你的言语真是令我受益颇多啊。”

     “哪里,扯远了,你还是继续说吧。”

     “父王后来听到了桃若打算去异界的风声,于是便让二哥混进桃阁,希望能够抢先在别人之前,找到异世人。再加上父王的病愈来愈严重了,于是便一直催促二哥加大寻找的力度,找到后便尽快带回来。这不,你就出现了。”

     姬烟离现在回想一下,好像很多事情都可以讲得通了,为什么那天洗澡时她会忍不住吻一个女人呢?大概就是冰遥对她施了媚术术吧,狐狸不是最擅长媚术么?他也终于明白了,那天在她房里出现的蓝色亮片类的东西就是他父王派人来催他的信号,不然他也不会看到那亮片就急匆匆地跑了出去。她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他说要带她出来玩的时候不让她告诉冰遥。等等,冰遥?!

     “你刚刚说你父王收到冰遥要去接异界人来这里的消息对吧。”“没错。”

     “那你知道他带我过来是为了什么吗?”

     “这我倒是不知道,这件事他保密的很好,估计这世上知道的人没有几个。”

     “也是,我在那里待了几天都没有收到一点风声了。”姬烟离此时觉得自己的心好累好累,为什么她第一次爱上的人竟是想要了她命的人呢?呵呵,可笑可笑。

     “我累了,先回去休息了。”

     “可是你刚刚叫了膳食,还没吃呢。”

     “吃不下,你吃吧。”

     说完,姬烟离也不管冰尘的反应,自己拖着沉重的身躯就往回走了。

     姬烟离一路昏昏沉沉,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回房间的,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爬上床的,反正就是一沾到床就睡着了。

     梦中,姬烟离竟然不是看到自己现代的家,而是看到了桃若的过去,正确的是桃若和一个女孩子的过去,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个女孩子贯穿了整个画面的始末。但是,这个梦里,他们发生的事情却并不是连续的,而是一段段的。姬烟离浑浑噩噩地梦了好久好久,久到她都以为这一切都只是个梦,她一醒来就会回到现代的家里,听着妈妈的叨絮,听着爸爸幽默的吐槽。

     好不容易,她终于醒了,她闭着眼睛动了动嘴巴说道:“水,水,我要喝水。”她沙哑难听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这是她的声音吗?

     那人微微扶起了她的头,一个水杯放到了她嘴边,她贪婪地喝着水,但当她下咽的时候,心部传来的剧痛差点让她把水吐了出来。姬烟离将手缓缓地覆上了心的位置,那里包着厚厚的纱布,但姬烟离还是感觉得到,自己的心已经不在了。一滴泪划过脸颊,他竟然这么狠心,连要剜她的心都不和她说一声么?

     姬烟离睁开了眼睛,无表情地看着宫女道:“你们的王现在成为了天下的王了么?”“回娘娘,是的。”

     答案其实已经在她的心中了,只是她不肯相信,想要确认一下罢了。只是,我的心都挖了,他留我还有什么用?

     正在姬烟离想着呢,一个人就走了进来。姬烟离看了一下来人,便直接躺下继续睡觉。宫女看见冰遥进来了便识趣地退下。

     “小梨子,我给你熬了一些粥,这是我第一次熬粥,也不知道怎么样,你喝喝看。”

     姬烟离没有勇气再面对他,也不知道以什么态度面对他,于是便直接装睡。

     “小梨子你莫要装睡,我刚刚都看到你坐起来了。”

     姬烟离见自己被识破了,当下也不再继续装了,坐了起来,一脸决绝地看着他。

     “你娶我不过是为了我的心,如今我的心已经给你了,我们日后便毫无关系了吧。恨一个人是一件很累的事情,我也不怪你了,只求你放我走。”

     “走?你能走去哪里?”

     “去一个没有你的地方。”

     “我会给你用最好的药,你的后位也不会被人撼动……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他的声音有些颤抖地说。

     “是你挖了我的心,我又何曾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这是闹哪出?”

     “我想留的人就算是死也走不掉。”冰遥的表情突然冷硬了起来。

     “我想要走,谁也奈何不了我。”姬烟离反唇相讥。

     “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这一生你都休想逃走。顺便说一句,你不要再期盼桃若能来找你了,他现在也自身难保。”

     姬烟离的心一点点地沉了下去,怎么会这样?

     说完见姬烟离没有再回应他,冰遥翻脸跟翻书一样,唰的一下就又换了一副哄小孩子的嘴脸,“来,小梨子,尝一口,这可是我第一次做东西哩。”

     姬烟离此时心如死灰,她微微地别过了脸说道:“说吧,我还有什么可以利用的地方,你统统和我说吧,我尽快让你达成目的,只是求你到时候放我一马。这交易于你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你可以考虑一下。”

     听到这里,冰遥的脸一沉,重重地将碗放下,说道:“在你眼里,我就如此不堪么?”

     “事实为证我不得不这么想。”“好,好,好,那我便如你所愿。”冰遥怒极连说了三个好字后,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