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灌酒
    落霞镇外,秦信背着一个大麻布口袋,这麻袋被里面的东西撑得很大,秦信背在身上,就像背了座小山丘,没有理会周围人奇怪的眼神,一步一个脚印的走进了小镇,直接来到了一家材料商店,一把将口袋丢在了地上:“老板,这些我都卖了。”

     材料商看着地上那个巨大的麻袋,疑惑的看了看秦信,自己收妖兽材料也有几十年了,在这落下山脉的狩猎小队,自己几乎都打过照面,但是眼前这小子自己没有见过,如果是哪个狩猎队的新人的话,也会有老队员带着过来出售材料,免得被无良奸商给坑了,毕竟是用命换来的东西。

     可是眼前这小子分明就是一个人,那巨大的麻袋里不会是装了什么石头来巡自己的开心吧?材料商不由想到,不过本着职业的精神,还是打开了口袋。

     “这是风狼的利爪,还有獠牙!”

     “这是地熊的皮毛,和熊胆熊掌!。”

     材料商惊叫起来,袋子中满满的都是妖兽材料,这才明白眼前这年轻的小子并不是来巡自己的开心。

     “老板多少钱收了?”秦信在一旁问道。

     “这......先等我清算一下,我们小店在这小镇绝对是最公道的,你就放心吧。”老板热情的说道。

     既然老板这么说了,秦信只好在一旁等待着,好在老板也是个会办事的人,命人搬来了椅子,让秦信先歇歇,又吩咐数个伙计一起整理起来。

     很快所有的材料都整理完毕,老板看着摆放整齐的材料,满脸笑容的说道:“这位公子,你看100金币可以吗?”

     “没问题。”秦信听到老板报出的价格后,没有犹豫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其实秦信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能卖多少钱,左右不过是清理下背包的垃圾,这些东西自己留着也没有用,能有100金币倒也不错。

     见秦信一口答应,正做好准备,据理力争的老板错愕了,他显然没有想到秦信居然如此好说话,不过当想到这一单自己所赚的利润,老板满脸笑容的命店员拿来了一个胀鼓鼓的钱袋,将他交到了秦信的手中。

     秦信接过钱袋,拿在手上抖了抖,这一百枚金币分量很足。没有心思去一枚一枚的去数,直接收进了怀里,手中白光一闪,钱袋悄然的收进了系统背包中。

     既然交易已经完成,秦信起身离开了小店,自己背包里还有不少从凶狼哪里搜刮来的武器装备,自己留着无用,一股脑都丢给了武器铺,又得到了20多枚金币。

     此时刚好到了吃午饭的时间,秦信随便找了家酒楼,刚走进大门,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那魁梧的身材,和那把门板一样的巨剑,可不就是高习吗?

     没有理会身边询问的店小二,秦信直径走向了高习所在的餐桌:“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来坐这里。”

     由于高习是背对着秦信,并不知晓身后是谁,正觉着身后的声音有些熟悉,准备回头看去时,和他同桌的余温等人,见到来人是秦信后,热情的给秦信让开了一个位置。

     当秦信坐下后,高习才看到来人居然是秦信,于是热情的说道:“你小子在山脉里一呆就呆了一个多月,如今总算是舍得出来了,来我们干一碗。”

     高习说着说着,不知从哪里摸来了一个大碗,倒上了满满一碗酒,推到了秦信的面前,也不等秦信有所反应,一仰头咕咚咕咚干掉了自己身前的一大碗酒。

     “这......。”秦信无奈的看着这魁梧的汉子,人家先干为敬了,自己也不好扭扭捏捏的,拿起身前那口大碗,估摸着有小半斤吧,以自己的酒量怕是扛不住。

     仰头咕咚喝了个干净,将酒碗忘桌上一放,立马感觉自己像被火烧一样,这酒极其辛辣,看样子度数怕是不小。

     “痛快,不愧是我兄弟。”

     这豪爽的汉子大笑着,拍了拍秦信的肩旁,此时有些酒劲上头的秦信,被高习这一拍,差点没一头撞在桌子上。

     “靠”秦信只觉头晕目眩,看东西都有几道重影,怕是下一秒就会昏睡过去。

     “这太丢人了,一碗酒就让自己快要钻桌子底了,不行我不能睡过去。”

     秦信看着没事一样的高习,心中大呼牲口,如果自己就这么钻了桌子底,怕是在没有抬头的机会了,于是悄悄的运行起混沌武魂技吞噬,想要将体内的酒精吞噬个干净。

     果然不过一会,秦信只觉头脑清醒了许多,再看高习等人时再也没有重影,由于混沌武魂技是向内吞噬,不像大多数武魂向外释放,所以高习等人也无法察觉到秦信的暗动作。

     这发生不过片刻,在高习等人看来,秦信一口气干了一大碗酒,身子只不过摆了摆又和没事人一样,不由佩服起来。

     要知道饶是高习这昂藏大汉,虽然看着像没事人一样,但是自己知道自己有些上头了,可是看着面不红气不喘的秦信,有些怀疑他是不是酒坛子泡大的。

     “秦兄弟,我要敬你一碗,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怕是早已烂在那落霞山脉中了。”一旁的何峰突然站起,端着一大碗酒,说完后,一口干了下去。

     “这是?”秦信疑惑起来,不知道这又是演哪一出。

     一旁的高习明白秦信并不知晓此事,于是和秦信说了说事情的经过,这下秦信才知道,原来是自己送给高习的小伤药,救了何峰一命。

     “这本就是我送给高大哥的,如果你要感谢的话,就谢高大哥吧,这一碗我作陪。”

     说完秦信添了满满一碗酒,仰头就喝了下去,这回酒水还没有到达胃部,就被混沌吞噬了个干净。

     “可是......”何峰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秦信打断,只见秦信把酒碗往桌上一放,又倒了满满一碗酒,颇为豪气的说道:“上次进山脉,承蒙大家照顾,这话都在酒里,如果你真要谢我的话,那就在干几碗吧。”

     话落仰头又是一碗,这下惊呆了高习等人,尼玛,这才不过过久,就下去三大碗了,哪怕是高习那个酒罐子,也不能这么喝吧。

     “来来来,兄弟好酒量,我作陪,大家也都别愣着了,这次好不容易见到秦兄弟,都喝起来。”高习见秦信如此能喝,双眼放出一丝亮光,看样子有种终于碰到对手的感觉,丝毫不怕事大的说道。

     这顿酒喝了不过半刻钟,由于有高习这个内奸在小队内怂恿,包括余温在内的所有人都钻进了桌子底,其中何峰由于感激秦信的救命之恩,喝起来毫不扭捏,在高习的大笑中第一个钻进了桌子底。

     此时酒桌上还剩下高习与秦信两人,当看到还是没有一丝酒意的秦信又端起一碗酒来,饶是这昂藏大汉也有些扛不住,颤抖的双手将酒碗颤颤巍巍的送到嘴边,酒碗倾斜,大量的酒水顺着脖子浸湿了衣襟,是一口都没有喝进去。

     正打算取笑高习作弊,这汉子一翻白眼也倒了下去,秦信满意的看着倒了一地的众人,恶狠狠地说道:“让你们灌我酒,不喝的你们下回见我就躲,还没天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