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斩杀风狼
    秦信挥剑砍在了风刃之上,剑与风刃相交并没有向上次那般一剑劈碎风刃,反倒是被风刃带着向后飞去。

     双手紧紧的握住不断颤抖的青锋剑,一颗大树从身后出现,秦信一脚登在了树干上,整个人向上方跃起,又突然反手一剑劈向风刃,这次秦信可没收力,风刃瞬间炸裂,借着这冲击力,向着树顶飞去。

     随手抓住一只粗壮的树枝,秦信就这么吊在了上面,这一切发生不过瞬间,其它的风刃失去了秦信这个目标,将所有的愤怒都发泄在这颗树上,树干瞬间被分成了七八段,秦信收起了金乌随着失去支撑的树冠向着地面落去。

     ‘砰’巨大的树冠落在地上发出了一声巨响,大量的树叶将风狼的视线遮挡,使它找不到自己的目标,于是开始围着树冠转起了圈。

     果然绝境能让人最快速的成长,就刚刚的表现来看,足够秦信吹几年了,不过此时的秦信哪有一点自豪的样子,躲在树冠中的他死死的盯着风狼,左手虚点一颗小回气散出现在手中,立刻吞了下去。

     几番争斗下来秦信的消耗很大,而一颗小回气散下去,快要枯竭的灵力快速回复着。

     “我消耗了这么多,那只风狼估计也不差,我有药物回复,它可没有这东西,这下倒是看到了一丝希望。”秦信看着风狼思考到。

     也不知转了几圈,风狼失去了耐心,那个人类明明就在里面,居然躲着不出来,自己贸然进去的话肯定会被偷袭,想着秦信刚刚那一剑,风狼可不愿意挨一下,于是又凝聚了一道风刃,击向了眼前的树冠。

     ‘刷拉拉’风刃从秦信身边划过,若是再偏左个十厘米,秦信就不得不躲闪,那样的话必定会暴露,可惜就差那么一点点。

     风刃划过,大量的树枝和树叶被切开散落开来,可就算这样庞大的树冠也只是被削薄了一点点。

     见秦信没有现出身形,风狼不断的发出风刃,除了刚开始的那一道以外,起它的都离秦信很远,不过是在浪费力气罢了。

     “让你再多消耗点,到时候小爷弄不死你。”秦信看着大发神威的风狼,心中恶狠狠的想到,自己此时灵力早已回满。

     风狼停了下来,显然是不想在做无用功,虽然树冠现在只有开始时的一半,但是很难在消耗完灵力前,找出秦信,于是开始在原地长嚎‘嗷呜,嗷呜......”

     看着嚎叫的风狼,秦信大惊:“这是在呼叫同伴吗?该死,我怎么忘了狼是群居动物。”

     这下秦信不能等了,到时候哪怕再来一只,自己都要玩完:“拼了,它的消耗肯定很大,我反而灵力全满。”

     秦信重新召唤出金乌越出树冠,向着风狼冲去,手中青锋剑直劈风狼的脑袋,风狼望着劈来的长剑,立马停止了嚎叫,向着一旁躲去,秦信这一剑劈在了空处,看样子风狼早就防着自己了。

     见秦信主动出来,风狼又怎会放过,于是快速的扑了过去,一双锋利的利爪在阳光下闪动着刺眼的光芒。

     刚刚那几声嚎叫,也不知会不会招来其它的风狼,但是秦信赌不起,自己此时只有尽快的干掉眼前的风狼,万一来了哪怕一只,自己也得完蛋。

     秦信没有躲闪,直接抬剑劈向了风狼,看来是打算硬拼了。

     看着打算硬拼的秦信,风狼露出些许不屑,并未躲闪。可是当青锋剑劈在了自己的利爪上时,引以为傲的利爪在于青锋剑接触的瞬间,全都应声而断,这完全超出了它的预料,它不知自己坚固锋利的爪子怎么变得这般脆弱。

     这一幕让秦信都有些意外,不过手中的青锋剑乘机划下,在风狼的胸腹部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口。

     风狼吃痛之下,居然变得疯狂起来,根本不顾自己的伤口,在落地的瞬间又扑向了秦信,鲜血随着它的动作从伤口中流出,洒落一地。

     秦信此时来不急反应,便被风狼一头装进了怀里,连带着自己不断的向后退去,

     挣扎着抬起青锋剑,砍向风狼,却被风狼抬头咬住了胳膊,大量的鲜血从手腕流出,刺激着风狼的同时,也在刺激着秦信,

     ‘烈火拳’秦信大吼一声,左手聚集起全部的灵力,金色的火焰在升腾,当力量达到顶峰之时,秦信一拳击中了风狼的腹部,手中凝聚的火焰化为了一束金色的火焰光柱,直接穿过了风狼的腹部从后背透出,直射天际,这一瞬间风狼失去了全部的力气,咬住秦信手腕的嘴松了开来,身体被冲击着飞向半空。

     烈火拳与爆炎剑正好相反,爆炎剑是凝聚后爆炸,照成大面积的伤害,而烈火拳却是对于击中的一点照成穿透伤害。

     ‘叮,击杀风狼,获得经验7点。’

     风狼砰的一声砸在了地上,系统的提示信息也接踵而至,秦信此时虽然极度的疲劳,但并未休息,也没有处理自己的战利品和伤口,而是快速的离去,毕竟接下来会不会再有风狼过来,自己也无法预料,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也不知走了多久,一条小溪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秦信上前清洗伤口,右手手臂被风狼咬住,四个巨大的血洞几乎将秦信的胳膊穿透,周围还有一些浅些的咬痕,在清洗干净伤口的血迹后,又拿出小伤药洒在伤口上,这系统出品就是好,刚撒上药物鲜血就不再流出,而且伤口开始渐渐发痒,秦信知道这是在长肉芽的征兆,于是从身上撕扯下一块布条,将伤口包裹住。

     有水源的地方常有妖兽出没,这是高习一路上传授的经验之一,不过如果身上带有血腥味的话,那更是黑暗中的灯塔,所以秦信处理好伤口后,不敢多留,快速离去。

     秦信在山脉中避开了所有遇见的妖兽,找寻着可以躲藏的地方,直到一个小时后,一个直径一米的树洞出现在了秦信的眼中,那个树洞在一颗十人才能抱住的大树上,一条粗壮的树枝从树洞的下方长出,密密麻麻的树叶正好挡住了树洞,如果不是秦信偶然看到的话,估计根本不会发现。

     不过秦信并没有着急上去,反而捡起一块石头,在躲藏好后扔进了树洞,要知道但凡树洞几乎都会有生物居住,自己如果贸然的进去,很可能会遇到妖兽,以自己现在的状况只能是送死。

     在一刻钟后,什么也没有发生,秦信才从躲藏的地方出来,艰难的爬到了树洞下的树枝上,秦信站在树枝上,往洞里瞧了瞧,并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后,钻了进去。

     树洞里面足有两米多高,秦信站在里面都没有任何的问题,树洞中有一些干草,显然是有生物居住过,但是树洞中并没有一丝异味,这表明很久都没有妖兽住过了,看样子原来住这的家伙,早就已经进了别人的肚子,这下倒是便宜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