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转变
    田小七边打边喊青云过来帮忙。眼里满是戾气,和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那群人听见田小七叫喊,知道他有个厉害的帮手,也不管绑没绑好田小八,推着他就往河里扔。田小八被绳子束住了手脚,没扑腾几下就沉底了。

     那些人见任务完成了,也不过多纠缠,拔腿就跑,反倒让田小七有了可乘之机,狠命的往他们身上招呼。但田小八沉在河里,不能多耽搁,发狠打了几下,就跳下河去救田小八了。

     这河岸是个陡坡,田小七一跳下去就没到胸口了,脚下还都是淤泥,走起来特别困难,挣扎到田小八落水的地方,水已经快到脖子了,田小七呼吸都有些困难,心急如焚。

     他是不会游泳的,如今不知道怎么办了,用脚在河里四处探寻着,想看看田小八掉到哪去了。还好青云赶到的比较及时,将他从河里拉出来,

     “快!田小八还在河里,就在刚才那块!”

     青云转身,一个猛子扎进河里,效率却是比田小七高多了,没等田小七喘两口囫囵气,河里就溅起一阵水花,青云提着田小八上了岸。

     把田小八放在地上,这孩子已经没了呼吸。此时田小八就像被水泡囔了的一张纸,脆弱的稍一用力就能扯破。田小七内心很慌张,也很害怕,但还是有条不紊的掰开他的嘴,捏住鼻子,在他肚子上使劲压两下,见他嘴角流出些水,用把人翻过来,顶在他膝盖上,使劲的敲后背。几下子过后,田小八咳嗽了一声,终于开始喘气了。

     青云见田小八没事了,起身准备去追那帮人。田小七拉住了衣摆,一向清亮的眸子却深沉的滴血,

     “斩草就要除根。”

     青云听了他的话,只回了一个好,就离去了。

     这帮人是自从他们出了怀苏就一直紧跟其后的。虽然多番骚扰,但有青云,也没看出他们有多大能耐。如今田小八只是离开一会,他们就动了杀手。看着田小八脖子上紫黑的勒痕,惨白的小脸,田小七第一次动了杀念。

     田小八还在咳嗽,虚弱的靠在田小七怀里,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被打湿了粘在下眼皮上。

     田小七用手给他后背顺气,末了,问,

     “为什么不喊出来?青云一定会听到的。”他看见田小八的时候,就见他就紧闭着嘴,也不呼救,被扔下河,亦是一声不吭。

     田小八躺在那里,默不作声,田小七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说了三个,

     “没有用。”

     因为喊了也没有用,没有人会救他,没有人关心他的死活,甚至连一个眼神都不会给他。他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也不知他死了会埋在哪,或许根本就没人埋他,被野狗吞到肚子里,是不是会更暖和一点…

     田小七听懂了他的话,轻抚着他的额头,将他揽进怀里,“有用的,以后就有用了。”

     田小八一转头,将脸更深的埋在田小七怀里。两人浑身都被河水泡湿了冷飕飕的,相拥的地方却有些暖,很安心。

     找到先生,换了干爽的衣服。看着两人狼狈的模样,先生也什么都没问,就近捡了几根细木条生起火,帮两人烤衣服。

     其实给田小八取名字这事田小七是和先生商量过的。田小八的情况和破庙里的孩子不一样,那些孩子是父母给了贱名的,只是没有大名,先生其实也就是帮忙出个主意。但田小八是自来没名的,所以赐名这便成了一件大事,不是能随便的,尤其是取了一个和田小七如此相似的名字,这相当于一种认定。

     先生是这几日观察这孩子心性实在难得。都饿得两腿颤了,也绝不会在他们都睡着的时候动他们的包袱,平时磕了碰了也觉对不吭声。面对偶尔碰见的小动物,眼里甚至还会闪现温情。就是这样的小举动打动了先生,他才改了以前让他自生自灭的想法,寻思着给这孩子一个大名。

     过一会,青云也回来了,靠着田小七坐下,笑得人畜无害,却因衣袖上有几滴褐色的血迹,整体显得格外不搭。

     田小七看着他袖子上的血迹,心有不忍,看来他让青云去杀人,他真的会啊…是因为自己,他才平白背负了这么多杀业,心里过意不去,心下默念了七遍往生咒,又替青云念了二十一遍大悲咒才算完事。

     几人又走了几天,这才算真正太平。没有阿猫阿狗挡路,顺畅多了。田小七也恢复了皮实欢脱的个性,指使着田小八,

     “你把柴捆的整齐点,这么丑,怎么买好价钱!?”又说青云,“你知道你是怎么死的吗?我告诉你,笨死的!熬个白粥,我都教你几次了?你自己说说,我教你几次了?猪都会了,你还能熬糊了。”说着,一脸我很无奈,我很惆怅的叹着气。

     被数落着,两个人也不还嘴,按照他说的,仔细的码齐柴禾,往锅里加水。

     也是从那日掉到河里,田小七对田小八的态度来一个大转变,处处管着他,每顿都往他饭碗里多加点饭,几乎要跟青云一个饭量了。不过也是从那起,田小七想了一个来钱的路子,让田小八捆了柴禾,攒着,等到了城里去卖,赚来的钱都上交成伙食费。要不这小孩心思重,怎么也不肯多吃饭。

     田小七算计着,今天晚上就能走到金蘭郡。然后休息,再有个七八日,就能到衍都了。一路上抓了些药,先生吃了也不见好,也没见坏,不过田小七觉得这病情没发展就是好,等到了衍都找能治这病的大夫,先生就能痊愈了。

     吃过饭上路,田小七晃荡着双脚坐在车上,青云在前面拉,田小八在后面推。这几日饭量上来了,田小八脸也圆乎了,力气还挺大,板车走的是又快又稳。

     想着当初自己只身一人和先生从济阳出来。自己拉着板车走了一天,肩膀都被勒肿了,脚底也磨起了泡,第二天却要坚持上路,不敢有一点耽搁,觉得时间就是先生的命,面上轻快,心里却是沉重的很。

     而如今,他多出了两个同伴,虽然不知他们会陪伴自己多久,却仍感激上苍,让自己有这样的机缘。虽然仍是风餐露宿,却觉得内心充满力量和希望,充满向前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