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苏禾套路深
    “少爷,今天这药……”。丫鬟端着药站在苏禾床前,一脸为难的问道。

     苏禾道:“照例,倒掉”。

     丫鬟闻言一张俏脸都快愁成苦瓜脸了。自打被苏禾拉上贼船之后,就在这条无节操的路上越陷越深。

     看着丫鬟一脸纠结的把药倒掉,苏禾安慰道:“别担心,刘管家再怎么专横跋扈,终究只是个奴才,这苏府迟早是少爷我的,只要你乖乖听话,将来少不了你的好处”。

     打一棒槌,赏一个甜枣,是最简单的御下之道。再许以厚报,加之洗脑,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有见过世面的小丫头,三言两语便被苏禾调教的服服帖帖。

     “奴婢当然知道,少爷才是苏府的主人,奴婢自当遵从少爷吩咐”。丫鬟表忠心道。

     苏禾点头道:“恩。让你打听的事情怎么样了”。

     丫鬟道:“回禀少爷,自打老爷和夫人遇难之后,府里上上下下全有刘管家一手把持,他借口称少爷病重,无暇打理生意,把染布坊、绸缎庄全都变卖了,而变卖所得也不知被他藏到了哪里,府中两名老人对此颇有言辞,结果被刘管家一顿毒打赶出了府邸,其他家仆见状亦是敢怒不敢言,都盼着少爷早日康复,执掌家权”。

     苏禾道:“多行不义必自毙,且让他再嚣张几日。轮椅制作的怎么样了”。

     丫鬟道:“木匠王师傅按照少爷的吩咐正在制作,应该这一两日就好”。

     苏禾道:“恩,知道了。你去把刘管家叫来,就说我有要事找他”。

     丫鬟闻言担心道:“少爷,你今天没有喝药,万一刘管家过来看出端倪……”。

     苏禾笑道:“他又不是孙悟空,没有火眼金睛,焉能看出我肚子里的东西。去吧”。

     丫鬟闻言楞了一下,问道:“少爷,孙悟空和火眼金睛是什么东西”。

     苏禾这才想起,现在是洪武三十年。而西游记是弘治年间吴承恩所著,前后差着近百年呢,难怪丫鬟没有听过。随口说道:“一个神话传说而已,回头有时间再慢慢给你讲。先去帮我把管家叫来”。

     管家如今像是脱缰的马儿,越来越放纵了,见到苏禾也不问好,硬生生问道:“找我来什么事,说吧”。

     苏禾道:“我这病始终不见好转,恐怕时日无多,待我死后,有一件事情想要摆脱管家”。

     管家闻言心中暗喜:“死了好,死了这苏府万贯家财就是我的了”。说道:“少爷有事但请吩咐,老奴定不负少爷所托”。

     苏禾道:“我苏家三代单传,到我这里却要断了香火,我愧对苏家列祖列宗,有何面目入祖坟面见家父家祖,所以想另择一地葬身。幼时听家父讲述,爷爷当年受高人指点,耗费黄金万两、宝玉千斤,打造了一枚金玉琉璃转运珠埋在府中后院,所以我苏家才能世代荣华富贵,我想死后埋在此风水宝地,保我来世投胎到富贵人家。但是那风水眼金锐之气茂盛,恐伤了我肉身魂魄,不利于转世投胎,所以想请管家帮我打造一副铁棺,以抵消其中金锐之气,好让我安心投胎”。

     苏禾半真半假说了一堆,把管家说的云山雾里,只记的黄金万两、宝玉千金的转运宝珠。心中惊叹道:“难怪苏家能富甲一方,原来是受过高人指点,有此宝物。若是将其据为己有埋在自家院中,定然能为我刘家带来财源,保子孙后代荣福富贵”。当即问道:“少爷,那金玉琉璃转运珠埋在府中何处”。苏府太大了,四进的大院落,亭台楼榭,假山流水,足足占了上百亩地,如果不知道准确的位置,恐怕把苏府拆了也不一定能挖的出来。

     对付什么样的人,就要用什么样的计。管家贪财,为夺家财不惜弑主,自己就以黄金万两宝玉千金为饵,再用临死绝然授命,不怕他上当。

     苏禾道:“管家莫急,我死之前自然会告诉你。现在请你找一名铁匠过府,为我打造一副铁棺”。

     管家心中本来有些怀疑,但是看到苏禾已经开始为自己准备棺材,料想苏禾将死之人定然不会骗自己。再则,他一个废人能骗子什么?“如果到时候敢跟老夫耍花样,挖不出那金玉琉璃珠,老夫就把你装进棺材活埋进去,哼”。刘管家心里狠狠的想着,领命而去。

     自古下葬,便有木棺、铜棺等多种,全然由家势地位和风水墓穴所定。管家对风水之道一无所知,对苏禾所说没有半点怀疑,很快就请了一位铁匠过府为苏禾打造棺材。只盼着苏禾快死,把金玉琉璃珠的下落告诉自己。

     “少爷,这位是苏州城内最好的铁匠师傅,祖传的手艺,你想打造一副什么样的棺材,吩咐他便是”。管家领着一个身材健硕肤色黝黑的壮年男子来到苏禾床前说道。

     铁匠可以打造棺材,也可以打造兵刃。管家担心苏禾背地里耍花招,所以介绍完后仍不肯离开,留下来监视苏禾和铁匠的一举一动。

     管家心里在想些什么,苏禾自然一清二楚,不过根本不怕管家知道,毫不避讳的说道:“我苏家富甲一方,我死后的陪葬品会有很多,所以这幅铁棺必须要足够大,能放得下我的陪葬品,至少要有一间房屋这么大。为了防止我死后有人盗墓,这幅铁棺必须坚固,棺壁要用半尺后的精铁所制,而且必须雕刻精美,桌椅齐全,和我生前的房屋一模一样……”。

     苏禾说的很认真,很仔细,而且看样子准备死后把所有家财给自己陪葬。然而苏禾越是如此,管家越信以为真。心中冷笑道:“哼,等你死了,苏家的财产全都是我的,想陪葬,哼,门都没有”。对于其他方面的猜疑反而降低了戒心。

     一副和房子一样的大铁棺,而且要求铸造精美,所需钱财不菲。但是对于苏家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但是由于铁棺太过巨大,铸成成型后沉重无法移动,所以按照苏禾的要求,铁匠将火炉搬到府内后院,就地铸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