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玄灵镜门
    此话说完,无疑便是将两家的脸皮彻底撕破。

     但总的来说,这样的结局,也是如今最好的局面,退不了婚,双方的脸面就都能保得住。

     而至于将来,能不能用实力碾压玉雪颜,就是未知的事情了。

     玉雪颜冷哼一声,唇角微斜,满脸不屑的面对上座秦震天等人:“秦家主,今日是我等唐突,有所叨扰,还请见谅。”又道:“既然该做的事情已做完,多留无益,就此告辞。”

     转眼扫了扫摹耶大主教方向,后者立马起身,带着身后几个神职人员对着秦震天抱胸合礼:“秦家主,再会。”

     “等等。”秦震天阴沉着脸色叫住将要离开的一行人:“东西也带走。”

     摹耶大主教扫了扫,桌子上,留下了两瓶中品神明水,他将要说话,玉雪颜已先开口:“虽然未曾将目的达到,不过,这两瓶神明水,便算作是今日我等叨扰的歉礼。”

     秦震天未说话,而是扫向秦楚,下意识的,秦楚就知道怎么做,抬手玄气凌空一卷,径直飞向摹耶大主教:“劳玉雪小姐费心,我秦家,还不差两瓶神明水。”

     “父亲!”一旁的秦霸海见状,不由脸色微变。

     本来对于秦楚将退婚好处搅黄就有诸多不满,如今连最后两瓶神明水都被带走,他心中更是不岔。

     不只是他,便是一旁的诸位长老,也是满脸阴沉。

     可碍于秦震天家主之威,不得发作,他抬手,止住了秦霸海的话。

     摹耶大主教匆忙接住,为难的看了玉雪颜一眼,后者冷冷的睨着秦楚,呵呵一笑,心中暗嗤:“不知好歹!”转身便朝大厅外离去,摹耶大主教歉意的看了秦震天一眼,跟了上去。

     一行人站在门外,抬手一呼,一声鸣啼,惊天穿云破雾而来。展眼看去,一只约莫三四丈高的白毛鹤傲然立于院中。见此,屋内响起一阵抽气声,这鹤可不是普通的鹤,而是用玄晶饲养的仙鹤,能长成这么大,几乎最低都是守明期,已半开灵智。

     秦楚扫了一眼,见着那仙鹤的眼炯炯有神,看去,似乎满是不屑,和他主人玉雪颜一个模样!摹耶大主教一行人化为一道旭光,稳稳落在仙鹤背部,玉雪颜神色始终冷冷淡淡,摹耶大主教对着秦震天再次颔首:“秦家主,告辞。”

     秦震天沉着脸色,未曾多看一眼,只冷淡道:“恕不远送!”

     外边摹耶大主教眼眸闪过一丝苦笑,无奈摇头,看了玉雪颜一眼。

     玉雪颜微微垂眼,振臂一呼,仙鹤叱咤一声,振翅高飞,转眼,一行人便已消失在天际。

     等到一行人消失不见,大厅内气氛陡然紧张起来。

     秦震天是宝光期的高手,也是整个秦家唯一的一个宝光期五阶,随着他脸色蓦地一沉,整个大厅顿时充斥着一股浓重的威压。

     尚在寻灵期低阶的人,立刻晕死过去,而处于秦楚这类中阶的则是浑身发软,再也招架不住,心头的那口郁气也随之消散,他“砰”的一声跪在地上,脸色隐忍痛苦,冷汗直冒。虽如此,他却清楚,原主的最后一点执念,已在如此威压之下,彻底的烟消云散。

     唯有一些长老尚能抵抗,皆是隐忍着不做声。

     而秦楚也了然,刚刚自己的一番举动,虽然秦震天未曾当面责问,那是为了保全自己在外人跟前的面子,也是全了秦家的面子,而如今摹耶大主教一行人离开,自然是轮到对自己发难的时候了。

     索性,随着这一跪,他立刻‘砰砰’磕头,大声道:“父亲,孩儿有错!请责罚!”

     “哦?”秦震天轻嗤一声,沉声质问:“你错在何处!”

     “孩儿错在冲动易怒,莽撞无知,蛮横无理。”他先是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而后又满脸坚毅之色:“可是,孩儿不能忍受家族蒙羞,任人羞辱!所以即便如此做,孩儿也无悔,至少,孩儿保全了家族颜面!”

     秦楚话落,满心颤抖,心中懊悔的很,嘴炮一时爽,后悔死半生啊!当时自己怎么就没忍住呢?都怪原主!都要归西了,还给自己惹下这么大一个麻烦。

     现在,就只能期盼他这番先抑后扬能够起作用了,若是碰的准,那便是安然无恙,可若是稍有不慎,等待自己的,也不知道是些什么。

     可惜,总有程咬金半路突杀。

     “呵呵……”一声冷笑:“是吗?”

     抬头一看,却见的是二哥秦宵意紧紧地盯着自己,唇角微扬,眼眸中看似满是笑意,实则却尽是冷冽:“你可知,自己刚刚那一番冲动而为的保全家族颜面的话,让我们秦家得罪了一个未来的红衣主教?”

     “就是!”秦霸海早就忍不住,此刻见得一向沉稳睿智的二弟都开了口,立刻拍案而起,怒道:“好好的礼物不接,偏要得罪人,秦楚,你是嫌你还不够丢人现眼是吧!”

     秦楚从众人皆知的天才让众人羡慕秦家外,一夕陨落之时又让不少人看了秦家的笑话,当初自己还是天才的时候他们就看自己这个庶子不顺眼了,如今落得这番天地,自然是少不了幸灾乐祸的。

     秦楚闻言,心中为有这样的兄弟而发寒,却止不住冷笑,反问:“那按照大哥和二哥的说法,难道就让我默不作声,等着人家上门羞辱被退婚?”话音一转,又问:“那我就想问问两位哥哥了,如果今日是你们被退婚,你们又会怎么做?”

     “你……”秦霸海一愣,脑子转不过来,气呼呼的喊:“你这是强词夺理!”

     秦宵意眼眸一闪,微勾唇角笑道:“三弟,如果是我,我定然不会这么做,如此莽撞,除了两败俱伤,并没有任何实质的好处,人,总要为自己才是,不是吗?”

     秦楚听得一愣,心中却不由呵笑,是啊,不是为了自己,他今天会这样做吗?

     他沉着脸,没在做声,一旁的长老们也皱眉对秦震天道:“家主,今天的事情,的确是秦楚处理的不够妥当,该罚。”

     秦楚心中一紧,果然……前有狼,后有虎,都在等着自己呢!

     自己对摹耶大主教开出的条件这些人都垂涎不已,如今好处落了空,又无处发作,只能朝自己开火了。

     秦楚再一次在来到这里后,感觉到没有足够实力的窘迫,如果今天,自己还是那个天才,实力强大,那就不会有退婚,也就同样不会有现在这个局面了。

     实力!实力!实力!说起来,就是四个字,强者为尊!

     恰在此时,一直沉默的秦灵妙,突然开了口:“行了,大哥,二哥,诸位长老,父亲,三哥纵是有错,可总是一番好心为家族,一颗炽热,时时刻刻想着家族的心,我想,就算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我们也不应该去万般责怪,更何况,三哥也及时认错,再说,不是也没有出什么问题吗?”

     “所以……”她扫了秦楚一眼,笑吟吟的对着秦震天道:“这一次,就饶过三哥吧?”

     秦楚闻言不由怔然,这个妹妹,他们历来交集并不多,可她却三番两次的帮自己,一时让他心中对这个妹妹越发难以捉摸了。真心还是实意,他脑子懵懵的。

     恰时,上面秦震天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罢了,这一次的事情,秦楚虽大罪可饶,小罪却不可免,就罚你禁足一个月,可认?”

     秦楚一愣,心中大喜,立刻大声应下:“孩儿遵命!”

     一旁的秦霸海等人还欲再说,秦震天抬手,收回威压,道:“今天的事情就此结束,无须再提,你们回去,须得好生修养,切记,一月之后,玄灵镜门开,你们每个人须得已最完美的状态前去参加。”说着,他目光紧紧地盯着秦楚:“尤其是你,这是你最后一次参加玄灵镜之争的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