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可怜之人
    谷氏把一旁温着的苦药端了起来“浅浅若是嫌弃我烦,但若你能每日按时吃药,我也不必日日来你眼前逛,如何?”

     白浅浅睁开眼睛,接过谷氏手中的苦药,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喝下,丫头接过白浅浅递给她的碗,退了下去。

     谷氏看着已经躺下转身背对着她的白浅浅,好声好气的说道“也不知随了谁的性子,竟这样难伺候。”

     谷氏给白浅浅压了一下被角,带着白苏离开。

     往后两日,谷氏真的就没有来过白浅浅的院子,白苏偶尔过来,也被拦在门外,并未能看见白浅浅,就算是白丘荣下了朝,想过来看看也是见不到白浅浅人。

     “浅浅,别闹小性子了,都多大的人了。”

     “浅浅病还未痊愈,怕过了病气给父亲,请父亲不要来看望浅浅了。”

     不管白丘荣说了什么话,白浅浅就是不愿见他们,白丘荣也只得吩咐下人多加注意白浅浅的身体后离开。

     白浅浅此时正在屋里摆弄着自己面前的一株深蓝色的花苞,身旁还摆着一株已经开了花的,花瓣层层叠叠,绽放着如梦如幻花心点点,细看之下,纤细的白色花蕊的顶上均带着一缕红。

     白浅浅一身素白,低头轻弄花枝的样子让进来端送汤药的丫头一时间看呆了眼,只得在心里暗叹,若不是二小姐久病至今,十几年尚未出过府门,这第一绝色,怕是要落在了二小姐的身上了。

     白浅浅放下手中刚剪的花枝,拿起苦药便一口饮毕,在丫鬟要退出去的时候,白浅浅看着放在桌子上的花,说道“今日的药苦了些,拿些蜜饯来罢。”

     丫头轻笑应是而去。

     刚刚清净几日,不想谷氏却病倒了,也同了白浅浅一样,高烧不断,白府里的郎中是来来往往。

     白浅浅待气色好了些,带着她房里的两个丫头,春莲春婉,逛起了白府的院子来。

     白府内的风景依旧是她前世最为喜欢的模样,假山石子路,流水小娇亭,都是按着她的喜好而来,这般对她好,一切以她为先,是块石头,都会温热起来。

     白浅浅走在前头,忆起往事,她与白苏同岁,白丘荣也一直对外说白府千金是一对双胎,原本她也怀疑过,为什么她与白苏长的丝毫不像,白苏更像谷氏,而她不像谷氏亦不似白丘荣。

     每次问起的时候,白丘荣都是沉默以对,要不就是很忧郁的样子,那一脸的悲痛让她以为白苏是从哪家外亲抱来的,而她那胞姐一出生就夭折了,白丘荣为了不让谷氏伤心,包养了外亲中的一个孩子。

     再加上平日里,白丘荣与谷氏对待白苏很是严厉,白苏平日里女诗女戒,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弹的不对就要挨打,背的不全就要罚站。

     白浅浅那时候还觉得白苏可怜,想不到最可怜的不是白苏,是那个信错恶狼,亲手把至亲之人送上黄泉路的白浅浅。

     谷氏病了,院子里的下人来来往往,白府里也多了些郎中来给谷氏把脉,白浅浅带着面帕,悠悠逛了起来,从东院都北门,从小厨房到大堂,再回自己院子的半路上,白浅浅回头仔细的看了跟了自己一路的两个丫头,春莲春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