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无用的道歉
    当白浅浅看到大厅之中的背影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被雷劈过的一样,动弹不得。

     白苏轻轻推了白浅浅几下都没有反应,白苏顺着她的眼神看过去,眼底满是不解,这不是定国公府的人么?怎么上门来了?虽说浅浅病时他们也上门看过好多次,不是都被父亲回绝了么?怎么这次……

     原本坐在位置上喝茶的一对夫妻,看到白浅浅后,眼底都闪过一丝惊艳,又很快的回过神来,那位夫人放下手中的茶杯,对白浅浅慈祥的招招手“浅浅,来,过来。”

     白浅浅向前走几步,又猛的退了两步,她怎么能过去,上一世她害得他们夫妻不睦,子亡家散,哪怕在她亲手送他们上战场的时候,他们最后一句话依旧是女孩子,手中不该有血腥,上战场这种事情是爷们的事,却不知那场有去无回的战争不过是她自导自演,为的就是给白丘荣以及谷氏报仇,如今认清了恶狼面目的她怎么有脸过去!

     白浅浅眼眶微红,对着他们措不及防的对他们跪下,那力道惊得她旁边的白苏吓了一跳,而那对夫妻更是直接站了起来,心疼不已“孩子,你这是在做什么,快起来。”

     白浅浅不由分说的就对战氏夫妇磕头,把战夫人惊得连忙向前就要去拉着白浅浅起身,“浅浅,你的病还未好,这是做什么,快起来。”白浅浅看着战夫人眼底不自觉流露出来的关心,白浅浅轻轻摇头说道“夫人,浅浅想心安。”

     这第一个头,是为了救赎当年灵魂被假象蒙蔽的白浅浅。

     这第二个头,是给前世定国公府上上下下六百七十二个人迟来的道歉。

     这第三个,是给你们夫妻,最沉重,也是最无用的道歉。

     三个头磕完,白浅浅的额头上已经渗出血迹,看得战夫人是心疼不已,扶着白浅浅起来到自己身旁坐着,拿着手帕给白浅浅轻轻擦拭,直说“你这傻孩子,非得心疼死我们。”白丘荣看着白浅浅的额头,也担心以后被留下疤痕,连忙叫白启源去叫郎中过来看看。

     白浅浅的头有些沉重,声音轻柔却清晰理智“浅浅谢谢战老爷战夫人的关心,素日里常听府里的人说,我病着的时候,您们多次上门询问情况,本来病愈是该上门拜谢,只是未及笄,私自出家门对名声多少有些影响,就算浅浅有心前去,怕也是无力,还劳烦您们惦记着浅浅的病,是浅浅的不是。”

     战夫人心疼的查看白浅浅的额头,语气半是心疼半是气恼“你这孩子,对自己也狠了些,这额头上的伤,可不容易去,你怎么谢不好,非要磕头,是让我们好不能过个安稳是吗?”

     白浅浅轻轻摇头“浅浅不碍事的。”白苏这时候拿出一盒香蜜,走到白浅浅身边,打开香蜜就抹在了白浅浅的额头上“战夫人别怪浅浅,浅浅可是白府最重规矩的了。”

     白浅浅不得不说白苏这话真的合对上白丘荣的心坎上去了,刚刚白浅浅一进来就是对战氏夫妇下跪磕头,而对他视而不见,更是连一句招呼都没有打过,把他与白苏晾在一边,他们三人都是像成了一家似的。